读书者小说网 > 白袍踏雪 > 第三百零三章 玉碎

第三百零三章 玉碎

        相传很多年前,神州中原的大地上,有一处蜿蜒连绵千里的山脉,此山东西而走,流入无际的东海;此山高耸挺拔,峰如刀、壁似剑,直直地没入云海之中。 https://又有传言称曰,此山之巅,与星辰交辉、与日月齐平,乃是凡间登入仙界的通天之道。

        虽千年来从未有人曾攀临过此境,但凭借着凡人对那传说中的仙境的向往,也令无数人为其甘之若饴、趋之若鹜。

        为此,凡人们用尽了一切手段,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妄图一窥那天人之境、追求那无上的不二法门。

        然而,此举终究是触怒了高高在上的仙人,仙人们引来一道天雷,向愚蠢的凡人们降下了他们的怒火。

        那一日,风云变色,日月无光,整个中原大地笼罩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之中。汹涌的黑色云海之中滚动着一声又一声的惊雷,无数的电光一道又一道地向地面劈去;目及之处,天崩地裂;耳听之所,海鸣山摇。

        那一日,走兽伏尽,飞鸟溃逃。

        那一日,凡人们匍匐于地,哀嚎、恸哭,向天祈求着那微薄的怜悯。

        但那道天雷还是落下来了。

        一雷而下,直直地将那处山脉劈开,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而在那裂口之中,竟向上涌起了涛涛河水;与此同时,山巅处那入云的山峰受此异动,峰角随之崩落,一部分落在山外,将这片山脉与外界隔断;一部分落入水中,将那不断涌起似乎没有尽头的河水之底堵住。

        尔后,云上仙人拂袖而去,中原之地至此再无窥探天机的可能。

        但凡人们对仙人的不杀之举感恩戴德,从此再不敢踏足那片山脉。

        其后,那片山脉便被称之为敬仙山,那山脉所在之地,便被称之为雷州,那裂缝中涌起的大河,便被称之为怒涛河。

        随着敬仙山的崩裂,中原大地也随之分崩出一块,此地便被称之为北地。

        而这个传说终被保留了下来,流传至今。

        后来,有一人踏入了敬仙山,他冒着极大的禁忌,在敬仙山外层层包裹的乱壁之中开辟出一条百尺高的石阶,又在那石阶之上,建立起一方新的洞天。

        在那方小天地之中,虽不及远古传说中那般伸手可摘星辰,但其中之景,亦绝非常言可以描绘。故而此人便为这方天地提下一词,唤为明月清风。

        其词曰:入我室者,但有清风;对我饮者,唯当明月。

        后来,此方圆间慕名者众多,投奔者亦不计其数,故而那人开宗立派,广罗天下英豪,最终雄踞一方。

        此宗,便为清风阁。

        此事虽距今已有百年,但不乏为当地者津津乐道:中原四海之英豪,无人可出清风之右。

        而如今的清风阁,却不知该说是鼎盛,还是没落。

        是夜,怒涛以南,敬仙山上,清风阁。

        斑驳的月影之中,依稀可见一名清瘦的女子背负着一名昏迷的男子,一步一步地登上那百尺的石阶,向着更高峰走去。

        她走的每

        一步都很慢、很缓,每一步落下,皆是那般颤抖、摇摇欲坠。但这名女子紧咬着牙关,死死地坚持着、倔强着向上走去。

        每走出十几步,女子便停下来喘几口气,接着便重新将那男子背起,如此反复。

        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背,滴落在长长的青石板阶上,划出一道痕迹。

        那足底落地的声音,亦是那般铿锵有力,咚咚作响。

        终于,女子攀完了这段石阶。

        她的身子随即一软,绵绵地瘫坐在地。尔后,女子将背上的男子托起,轻轻地放置在青石板上;随后她脱下自己的长衫,平铺与地,扶着男子平躺于其上。

        做完了这一切后,女子方才长舒了一口气。浑身疲敝的她本想就此躺在一块休息下,但内心的某种理性终还是抑制住了她这种冲动。她狠狠地瞪了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子一眼,便抱着膝盖席地而坐,将脑袋托在两臂上,望着前方出神。

        石阶的尽头,是一条长长的青石路,而在那路的尽头,峰峦层叠的山林间,便才是清风阁。

        “啊……好远呐……”

        女子望着这条深不见底的清幽小路,发自内心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她仰起头,冲着此间山峰的最高处像是发泄般地吼了一声。

        “该死的孔温!”

        “咦?大小姐,您喊我?”

        听得有人回应,女子顿时吓得浑身一颤,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将视线下移,便见那一眼看不见尽头的青石路另一侧的黑暗之中,有一人缓步向她走来。

        来人是一名身材高挑、面容极为儒雅俊秀的男子。男子穿着一袭淡青色的宽大长衫,腰间挂着一只小巧的酒葫芦,随着男子的步伐轻轻地摇晃;他衣不系带,就这般半露这健硕的胸膛,却不会令人产生放荡的厌恶感。

        此刻,男子正微微眯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带着略有醉意的微笑,对着女子打趣道。

        “你……”女子像是被人揭穿了什么羞愧之事般慌张起来,方才的气焰顿时散去,小声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我的地盘,又有哪个进来的人,我会不知?”孔温笑道:“倒是大小姐您是怎么察觉到我来了的。”

        “我就随便一喊,没有别的意思。”女子心虚地回答一声,随后她盯着孔温那慢条斯理的步伐,一时怒从心头起,方才逝去的底气骤然间再度聚集。

        女子怒道:“知道本小姐来了你还不快点来迎!慢吞吞地是想累死我吗!”

        孔温像是见惯了女子这等蛮不讲理的样子,也不计较,而是继续调侃道:“我只是想看看,大小姐背上之人于大小姐心中的地位在这百尺的石阶之中究竟能到哪一层。”

        说罢,孔温脚下一轻,翩然飘来,与这名女子擦身而过。

        他背着双手,低头打量着那躺在地上的男子片刻,又笑了一声。

        “啧啧,不得了。”

        而那女子早已羞红了脸。

        在这清风阁最高的一处

        背崖上,有一间孤楼伫立于此,此楼,称之为明月轩。

        明月轩上,远可眺望北地河岸、瞻仰皓月星辰;近可一览怒涛奔涌、俯瞰清风众生。此处,乃是清风阁历代阁主的居所,但现任清风阁阁主孟子度却将明月轩赐予了孔温,此举足以见孟子度对孔温的重视,亦可预见清风阁下任阁主之位落于谁手。

        明月轩外,是一片火红的茶花花海,花香飘扬,引来无数丹鹤驻足,好似人间仙境。

        孔温将那男子跨在自己一侧肩上,单手扶着,就这般引着女子来到了明月轩。

        那女子跟在孔温身后,望着他像是喝醉了般东倒西歪的步伐,心疼地不住地喊着“小心点、轻点……”

        孔温听着女子这般絮絮叨叨,脸上笑意更甚,脚下也更加不留情面,急的那女子跑上来欲要将肩上之人抢走。

        “大小姐放心,摔不了,摔了我便赔一个给你。”

        女子瞪眼,没好气道:“你到哪去赔一个给我!”

        孔温调笑道:“若是摔了,我便把小茶交给你,你背着她也来这走一遭,然后趁机给她来两下……”

        女子登时一脸凶神恶煞,怒斥道:“男人都是没良心的,你舍得,本小姐还舍不得呢!”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孔温见她如此反应,连忙告饶。

        “哼!有些玩笑可开不得!”女子仍不解气,但想要踹他两脚,又不敢,只得放下狠话威胁孔温今后给本小姐放机灵点。

        两人就这般一路走进了明月轩中。

        而那女子在踏入明月轩时,对着那牌匾下的题词多看了一眼。

        “对我饮者,唯当明月。”

        女子在嘴里轻轻地念了一遍,随后目光复杂地看向前方的孔温,遂不再多言。

        明月轩一楼堂中,不知为何布满了灯台,将这一方照的恍若白昼。

        女子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她抬手遮在眉间,嘟囔道:“弄这么亮干嘛,真是刺眼。”

        “越亮,便越显眼。”孔温笑了笑,说道:“想必大小姐您在山下时,也能依稀看到这里的火光吧?”

        随即他抬手一挥,堂内烛火顿时熄去大半。

        “看到又有啥用。”

        女子有些不解,但也没打算在这件事上过多计较,她一眼相中了堂中一个巨大的软垫,当即便扑上去抱着翻滚,以此释放她疲惫的身体。

        孔温将肩上的男子放下,仔细打量片刻,然后开口道:“唔……伤的不轻啊,好在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这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就让他先在我这待着吧。不过……轩中没有下人,小茶现在也已经睡去了,本公子嘛,实在是不愿亲自照顾一个男人。”

        他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促狭的坏笑:“大小姐,您也是在这待过的,就劳烦您自己处理一下吧。”

        女子一惊,随即脸红到了脖子根,她支支吾吾道:“我、我可是天心宗的大小姐,这、这种事……”

  http://www.dushuzhe.com/book/10107/115228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