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有龙有田有点闲 > 156章 人格解离候群症

156章 人格解离候群症

        在侍女们围观下,领主府庭院里上演着一场精采对决。

        对决一方轻装上阵的瓦林兹公女,另一方则是全副武装的司登侍卫。虽然后者无论装备或人数都占据着绝对优势,然而战况却是截然相反的局面。只见克洛耶在战阵中纵横驰骋,那宛如疾风怒涛般一记比一记重的斩击,让持盾防御的侍卫们苦不堪言。

        目睹女剑士以一己之力压制住五名膀大腰圆的男侍卫,侍女们纷纷对瓦林兹公女报以热烈喝彩。艾瑟儿也是喝彩者之一。这位伯爵千金俨然无视自家侍卫们几乎快哭出来的神情,满脸愉悦地为克洛耶鼓掌助威。

        无论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优势的侍卫们,很快败下阵来。只见着被克洛耶指出缺点的侍卫们,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钦佩神情。艾瑟儿好奇地凑过去,随即又变成克洛耶指导艾瑟儿挥剑的练习。

        看来那两人相处得不错。

        透过窗户窥望着下方庭院的光景,二楼的李察微微松了口气。

        不久前克洛耶和艾瑟儿间明显存在的隔阂,此刻已然消失无踪,就这点意义来说或许还得感谢连吉亚的蠢少爷。李察斜靠着窗户悠然注目着眷族之长与伯爵千金的亲密互动,心里泛起一股近乎酥麻般的痒感。

        克洛耶为他奉上忠诚的剑。

        艾瑟儿视他为仰慕学长而紧紧跟随。

        除此以外,还有阿德蕾和肖恩,还有海勒和莫顿,还有玛丽娅和梅尔等众多家臣眷族,纷纷聚集在他身边,聚集在夏尔菲家麾下。魂穿以前李察从未被人如此仰慕爱戴过,也未曾拥有何等珍贵的羁绊。相比起那时候孤寂得无以复加的生活来,此刻家臣眷族围绕的光景,简直就像做梦般的。

        搞不好真的是在做梦呢……

        心里俄然蹦出来的想法让李察打个寒颤,随即铠剑士举剑斩向艾瑟儿的光景骤然自脑海里浮现。假如那时候没能阻止亚安的话,那此刻夏尔菲家恐怕会被哀惨愁云所笼罩,眼前梦般的美景将不复存在。

        虽然这次确实救下了克洛耶,但下次呢?

        倘若与黑钢领正式开战,绿穗领势必面临更加险峻的形势,他能保证每次都那么恰好赶上吗?假如失去克洛耶,假如失去艾瑟儿,又或者阿德蕾、肖恩他们因此牺牲,那自己还能露出此刻的嘴脸吗?

        不不,现在想这些太早了……

        根本是没开始的事……

        李察猛然摇头,试图截断脑海里涌出的不祥想象,然而其努力却像被水草缠住的泳者般越挣扎越紧。结果直到底下的人群徐徐散去,李察也未曾从那骤然浮上的纷乱纠葛中整理出个究竟来。

        ……………………

        当晚李察做梦了。

        梦里李察来到某处似曾相识的廊道,沿着廊道迷迷糊糊地往前走。廊道尽头有是某个不甚敞亮的房间,踏进房间可看到四处丢着的凌乱衣服,床上还有收拾到半途的行李箱。

        一位浅灰色头发的少年,趴在房间角落的写字台上,正呜咽痛哭着。

        少年原本就体格孱弱,伏案恸哭的模样更显得格外脆弱。

        不知为何会梦到这幕,李察困惑着稍稍靠过去,随即看到少年手里捏着一封书信。信封上印着夏尔菲家的纹章,信纸却已被少年捏皱,李察目光落到写字台前的肖像画处,俄然间理解了此刻的光景——

        肖像画是感情很好的家族三人。

        画面左侧留着胡须扮威严的老爹,画面右侧端坐木椅的恬静贵妇人,以及在两者中露出不耐烦神情的少年。这是前往帝都格兰特学院修学前紧急绘制的家族肖像画,自那以后便被当成思念家族的凭物挂在寝室中。

        这里是格兰特学院的研修生寝室。

        伏案哭泣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夏尔菲公子的李察尔。

        那封戳着家徽的信里报告了不久前男爵夫妇双双罹难的消息。因浮空艇沉没云海,故而连尸骸都没能找到。在那封信里老管家以沉痛笔触告诉了李察尔此项事实,并督促少爷返回领地主持大局。

        双亲罹难的噩耗,如晴天霹雳般摧毁了李察尔的精神,因而才有此刻伏案恸哭的情景——继承前身记忆的李察能够理解到这点。然而理解归理解,却无法从情绪上代入进当事人的悲痛中,充其量也只能生出看悲剧电影般的心情。

        伏案恸哭的李察尔,以及只得茫然旁观的李察。

        一股无法和前身建立联系的疏离感,让李察倍感焦灼。然而这样的情形此前从未出现,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结果直到满头大汗地惊醒为止,李察都未能从那股疏离感中摆脱出来。

        ……………………

        穿越到盖缇娅的李察,继承了前身李察尔的记忆,然而其人格应该已消失了才对。既然如此为何会突然梦到格兰特学院的光景?难道是昨日被那堆乱七八糟的想法给纠缠的结果?

        李察无法判断,然而直觉却告诉他这样下去可不妙。

        于是次日李察稍稍中止了领务,转而前往男爵夫妇的墓园参拜。

        男爵夫妇搭乘的浮空艇殒落云海,故而所谓墓园其实也只是仅具备象征意义的衣冠冢。李察让护卫留在幕园门外,独自走到男爵夫妇的墓前。

        男爵查理,末等贵族出身的他,因彪悍战功而被帝国册封为男爵,进而成为绿穗领的初代领主。男爵夫人朱莉,原是帝国六柱之一琉贝克家的千金,却在某社会宴会上与查理相识,其后堕入爱河。男爵查理攻陷琉贝克公女的事情,在当时震动帝都社交界,并被认为是足以与彪悍战功相媲美的功绩。

        虽然琉贝克家当时对此反应相当激烈,然而因朱莉的婚姻生活并无不幸,故而也就是悻悻接受。婚后次年两人间诞生下一子,于是参考习俗用祖父名字“李察尔”来命名。

        确立继承者的夏尔菲家,本来会迎来蒸蒸日上的好光景,然而男爵夫妇的突然罹难给绿穗领的头顶蒙上阴影。匆匆返回来继承爵位的李察尔,又在不久后因思念双亲而莫名衰弱,甚至让人不禁怀疑夏尔菲家血脉是否会因此断绝……

        到此为止的夏尔菲家悲情历史,李察都能清晰回忆起来。

        然而那却没有半点用处。

        站在男爵夫妇的墓碑前,想象中的悲伤情绪并未出现,李察再度感受到和梦境相同的疏离感。无论怎样都无法和梦中恸哭的少年建立联系的焦灼感,让他悔恨得握紧了拳头。

        这时背后传来迟缓脚步声。李察警惕地回头望去,只见着一位弯腰驼背、脸上皱纹像树皮样深刻的小老头,正费力地朝这边走来。

        “向您请安,少爷。”小老头畏畏缩缩地向李察低头致敬。“您、您是来看老爷夫人的吗?”

        “是的。”李察点点头。小老头是墓园的守墓人,记忆里也是从先代起便服侍夏尔菲家的忠诚家臣,因而李察尽量让自己语气客气点。“守墓辛苦了,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说出来。”

        “不……不敢,能替老爷夫人守门是老奴的福气,少爷您要有空多来看看他们就好。”小老头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着李察时却突然愣住了。

        “怎么?”李察皱皱眉。

        “你、你你……”小老头张口结舌瞪着李察半晌,说出匪夷所思的话来。“你不是少爷?你、你到底是谁?”

  http://www.dushuzhe.com/book/14545/10157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