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绝天武帝 > 第1170章 关你屁事

第1170章 关你屁事

        吴雄强忍怒意,抱拳道:“大人,当年的事还未调查清楚,请勿要相信他们一面之词。”

        当初,遭到埋伏之后,吴雄就着手彻查。

        结果刚刚查到一点蛛丝马迹,身为吴坤父亲的大族长,便伙同二族长,强行将他们赶走。

        随后,吴坤单枪匹马深入楼南境,抢回了吴家失去的财物。

        叛狼盗是何等凶残的悍匪,里面尽是刀尖舔血的亡命之徒,吴坤凭什么一个人闯入里面抢回财宝?

        若说里面没有问题,打死吴雄都不信。

        他本想壮大城南吴家,夺回本家的大权后彻查当年之事,可没想到出现如此一幕。

        更未想到,吴坤竟还恬不知耻的登门反咬一口。

        蝉道子闻言不悦,绷着老脸:“你的意思是,贫道糊涂,连是非善恶都分辨不出来?”

        “那倒不是。”吴雄道。

        他是分辨得出来善恶,可正因如此才知道该如何颠倒是非!

        “那你什么意思?”蝉道子一脸质问。

        吴雄道:“我的意思是,就算是凉王判一个人是否有错,都要先清楚事实吧?”

        言外之意,蝉道子还没资格随意断定对错。

        蝉道子眼睛眯起来:“哼!贫道向来公正,既然我说当年之错在你,那便错不了!”

        闻言,吴雄全家,乃至一旁的邱万金都倍觉气愤。

        难不成蝉道子还是法不成,他说谁错就是谁错!

        “今天我好心为你们搭桥牵线,乃是你求之不得的机会,可千万别错过!”蝉道子淡淡道。

        求之不得?

        吴雄心中怒笑,他宁愿蝉道子滚得越远越好!

        谁要他的搭桥牵线?

        “话就这么定了,你们呢,把当年丢失的财物全都赔偿给吴家,另外还要郑重道歉,明白吗?”蝉道子不由分说道。

        吴雄再难压制心头怒意,沉声道:“你是谁?”

        蝉道子愣了愣,随即脸色阴沉的反问:“你想说什么?”

        吴雄站起身来,昂扬着脖子,以蔑视的眼光质问:“我的意思是,我吴家的事,关你屁事!给我滚!”

        仗着自己是凉王特使,就自以为是的当和事老,不,是公然偏袒他!

        当着在场无数人的面,这样被呵斥,蝉道子脸面挂不住,腮帮子肌肉蠕动,怒意喷:“好大的胆子!我乃凉王特使,你竟敢这样……”

        “特使怎么了?”吴雄怒喷:“特使就好好穿你的旨,不关你的事就闭上嘴,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他倒不怕特使向凉王告状,到了凉王面前,他怎么告?

        告诉凉王,他无端插手人家家族内部事?

        之前一直隐忍,是给蝉道子面子,后者却变本加厉,令他忍无可忍。

        “来人,送特使回去,另外,吴家的狗父子乱棍打走!”吴雄沉喝一声,自府邸内涌出大批精锐,全都是第十军区的士兵。

        士兵们杀气腾腾,将不请自来的一众人全都围住。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呐?”蝉道子勃然大怒。

        他可是特使,胆敢围住他,那岂不是在打凉王的脸面吗?

        吴雄冷笑不已:“听说你在北疆也是呵斥云岚战团造反,最终逼得云岚战团解散,现在跑到南疆来,又呵斥南疆军团造反!”

        “蝉道子,我倒是真想知道,我们南疆军团也造反的话,你怎么跟凉王交代?”

        他去北疆,云岚战团就造反,可以说是夏轻尘管教队伍不言。

        但他跑到南疆,南疆军团的士兵也造反,难不成是白战天也管教不严?

        凉王再重用蝉道子,都要因此对其信任打折扣吧!

        去哪哪造反,这样的人,凉王再昏庸都不敢用吧?

        蝉道子面庞一窒,手指颤抖的指着吴雄:“你……你……”

        “你什么你?当这里是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凉州啊?滚!”吴雄骂道。

        蝉道子气得颤,看向其余士兵:“吴雄已经被革职,你们怎么还能继续听从其命令?”

        熟料,几位万晓骑异口同声道:“未得到统帅通知前,吴大人依旧是吾等将军。”

        南疆可不是其余地方。

        其余军团必须听从凉王的旨意,可南疆不同,任何命令都要先问过白战天的意思才行。

        当初,凉王连下数道金令,都没有保住自己的子嗣,区区一道任免诏书,白战天只要愿意,还是能够视若空气。

        “你们都诚心和我为敌是吧?”蝉道子只觉颜面尽失,自己堂堂凉王近臣,竟然连一群士兵都镇不住。

        吴雄不咸不淡道:“大人,还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我和我的士兵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和你为敌,你是想多了!”

        “你放肆!!”蝉道子羞怒交加,竟含怒动手!

        他可是小月位后期的存在,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动手间如风卷动,瞬息就拍了吴雄胸膛一掌。

        虽然吴雄反应过来,及时以涅器长刀挡在胸前,可蝉道子一掌下,长刀碎裂,蛮横的力道涌入其体内横冲直撞。

        数根肋骨断裂,腑脏亦遭受重创,一口合着碎肉的鲜血如箭自嘴中喷出。

        身后的万晓骑,勃然震怒,纷纷扬刀:“杀害南疆将军,视若仇敌,杀!”

        他们是真未想到,第十军区高层在场,众多士兵围住的情况下,蝉道子竟然还敢仗着修为动手。

        他修为再高,难道还能挡住人数众多的士兵不成?

        还是说,他自以为身份高贵,无人敢动他?

        若是如此,那他可就错了!

        南疆的人,只认白战天,不认凉王!

        士兵们无不愤怒,纷纷拔出涅器,毫不犹豫的杀向蝉道子。

        蝉道子冷着脸,自空间涅器里抽出一个剑匣,将其震碎后,一柄灵气逼人的长剑映入众人眼帘。

        王权龙剑——凉王亲临的象征!

        杀来的万晓骑们,立刻神色骇然的挥了挥手,止住士兵们的攻击。

        他们可以不认凉王的命令,因为白战天会为他们顶住压力,但,绝不代表,他们不认凉王的地位!

        否则,岂不是成为叛军?

        “就知道你们这群野蛮人不听话,所以,凉王赐我王权龙剑!”蝉道子脸色铁青。(一点前第二更)

  http://www.dushuzhe.com/book/8233/91050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