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民国大间谍 > 第九十章 提前一步

第九十章 提前一步

        耿朝忠来到隔壁房间,锁好门,又把耳朵贴在了墙壁上。

        刘一班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可以窃听到他的对话!

        电话接通了,果然是张好古!

        两人开始寒暄了几句,刘一班的声音很是平静,似乎对张好古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耳边传来了刘一班的声音:

        “张兄啊!这段时间去济南,好久没跟您促膝长谈了,要不我们约个时间好好聊一聊?”

        “好好好,我们一会儿见,就在山东路上雅茗轩,我一会儿就到。”

        耿朝忠叹息,看来跟张好古提前见面的计划已经不可行了,那么,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选择.......

        在这个雅茗轩干掉张好古!

        但是,如果刘一班让自己开车送他去呢?

        总不能当面开枪把张好古和刘一班同时干掉,然后亡命天涯吧!

        两人商谈好了见面地点,刘一班放下了电话。

        耿朝忠赶紧合衣躺在床上假寐。

        不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

        耿朝忠赶紧过去开门,居然是丁唯尊!

        “耿队长,打搅你休息了,科长要出去,你把车钥匙给我下。”

        丁唯尊的脸上有点得意。

        看来这还是刘一班第一次让丁唯尊开车。

        耿朝忠把车钥匙递给了丁唯尊,打了个哈欠,嘱咐道:

        “这车被我昨天开了一天,可能没油了,丁兄记得先加点油,我就不下去了,我先睡会儿。”

        丁唯尊连连点头,拿了钥匙走了下去。

        刘一班这是体谅下属想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呢,还是有意识的避开自己?

        耿朝忠清楚,刘一班对自己只是有点怀疑,毕竟自己抢夺债券从逻辑上说不通,可能这只是刘一班一种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耿朝忠回忆着山东路上的那间雅茗轩茶楼,似乎是一座二层中式建筑,视野非常开阔,附近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制高点,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对街的二层建筑平射了。

        只是大白天的,也没有提前准备,想要找到一个无人打扰的,并且容易逃脱的狙击点实在太难!

        更何况,即使自己现在就下去,两条腿也赶不上四个轮子啊!

        当时不该那么贪心就好了!

        拿到债券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自己当时想太多,还想在张好古和刘一班之间来个挑拨离间,但是现在才发现,自己低估了人性的复杂程度和刘一班的智商!

        不过这也是不得已为之,因为黄政是必须要杀的,否则他把假债券交给刘一班,自己照样还是要露馅!

        虽说任何计划都不可能完全没有破绽,但自己没考虑到这点依然不可接受!

        还是考虑不周啊!

        现在自己只剩下这几个选择,要么干掉刘一班,要么干掉张好古,要么把他们都干掉,但是无论哪种选择,自己都必须逃之夭夭,离开岛城!

        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至少,现在不是!

        耿朝忠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冥思苦想。

        等等,如果可以赶在刘一班前面和张好古会面,那事情就还有转机!

        耿朝忠一骨碌翻身爬起来,探头向窗外望。

        丁唯尊提着一桶油从机关大楼里出来,看样子是要给汽车加油。

        如果让汽车坏了,自己是不是就有可能提前赶到雅茗轩和张好古会面?

        耿朝忠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他脱下自己的内衣,猛地一撕,然后套上外套,推开门,快步走下楼去。

        几步走到一楼的行动队,看到吴泽成正呆在里面没事干,耿朝忠使了个眼色,吴泽成马上走了出来。

        “一会儿你缠住卫兵聊天,别让他注意我的动作。”

        吴泽成点点头,两人在今天早上已经见过一面。

        丁唯尊刚给汽车加完油,正拎着油桶往上走。看到耿朝忠从机关楼出来,抬头笑吟吟打了个招呼道:

        “耿队长,不睡了?这是要出去啊?”

        耿朝忠打了个哈欠,满脸疲倦的说道:

        “机关楼哪能睡得着,杂七杂八的事儿太多,一会儿这个找一会儿哪个找的,我回去睡!”

        丁唯尊一愣,这是在说自己哪!

        不就是上去拿了个钥匙嘛!至于不?

        丁唯尊笑了笑没说话,拎着油桶与耿朝忠擦肩而过。

        与此同时,吴泽成也走到了机关大楼门口,一把拉住了值班的哨兵,挡在他的前面问道:

        “大哥,我新来的,烟快抽完了。来的时候绕了一圈都没看到卖烟的地方,您给指条明路?”

        边说边掏出一盒烟,抖擞着要给卫兵,瞥眼看见耿朝忠已经走到了汽车尾部,手一松,烟盒掉在地上,剩下的几根烟落了一地。

        卫兵的视线顿时也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耿朝忠飞快的往汽车的排气管塞了一大团东西,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回头看看二楼科长办公室的窗户——希望刘一班没有闲着没事看窗外的习惯吧!

        耿朝忠出了门,叫了辆黄包车,直接让他把自己拉到中山路的新盛泰鞋店附近。

        然后瞅了个没人的当,翻墙钻了进去。

        天天翻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房子在自己名下,但是自己绝不可能堂而皇之的搬进来住。

        也就是这个时候房产没有联网这回事,一般都是私对私通过地契交接,要不就算这个房契自己都不敢留在手中。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有漏洞的,得找个机会把新盛泰出手——毕竟中山路繁华地带的商铺可是很少有闲置好几个月的,时间长了肯定会惹人注意。

        走进灶房,换了长衫,把撕碎的内衫一把火烧了,耿朝忠拎起雨伞,戴上礼貌,简单给自己的面部做了个变形,眉毛也多画了几笔,然后又贴上了一撇黑色的小八字胡。

        总的来说,不仔细看还是认不出来的。

        出了新盛泰的大门,耿朝忠叫了辆黄包车,开始往雅茗轩赶去,到了山东路,附近已经是人声鼎沸。

        此时尚属早晨7点多钟,恰逢周日,雅茗轩附近有一个花鸟鱼虫兼古玩市场,正是热闹的时候。

        花鸟市场很大,大大小小的店铺大概有几十家。平时也不出摊,但是到了周日则不一样,店铺门前一水儿的地摊,几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或靠着摇椅捣鼓手串,或吹着口哨逗鸟,有客人来问,眼皮都不抬一下,逍遥自在。

        耿朝忠走到一个挂着一堆鸟笼的地摊前面,随手拿起一张鸟笼,瞅了一眼里面歪头楞眼的虎皮鹦鹉,对着店家说道:

        “一块大洋,我要了。”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3743/8618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