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恐怖悍刀行 > 【087】半截缸

【087】半截缸

        半截缸,半截缸。

        此物出世,百姓遭殃。

        传说半截缸乃是无头人形象,行动以蹦跳为主,代表灾厄,但凡是半截缸出现的地方,一定会出现难以描述的灾难。

        秦月生将内力催,尽数护于周身,他的内力盾虽不及白豪那种五指厚度,但也有个一两指左右,主要别碰到太强大的鬼祟妖异,用来护身还是绰绰有余的。

        铿铿!

        半截缸的两爪与镇邪刀硬生生碰撞到了一起,而剩余两爪则中了秦月生的身子。

        秦月生虎鹤折梅手一出,单手擒住对方一条手腕,用力就往逆方向狂暴一折。

        咔!

        半截缸的手臂于瞬间就被秦月生扭断,但这似乎对于它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铃铃铃!

        随着秦月生的动弹,被他挂在手上的荡魂铃不断出响声,五个荡魂铃驱邪威力倍增。

        便见半截缸距离荡魂铃最近的一条手臂瞬间表面皮开肉绽,有些地方还暴露出了其深处的白骨。

        嗡!

        秦月生一用力,便有一股震荡劲沿着刀身往半截缸身上传荡而去,震的它双臂纷纷响起炸裂爆音。

        说时迟那时快,秦月生持刀一个绕圈,将半截缸双臂都给拨到了一旁,随即一刀笔直刺出,正中半截缸胸口。

        嘶嘶嘶!!!

        镇邪刀的驱邪之力何等强大,这一刀入体,半截缸的身体顿时就滋滋滋的开始融化消散。

        秦月生一鼓作气,猛地持刀往下一按,瞬间镇邪刀便从半截缸的胸口一路划到了小腹位置,所过之处,伤口无不开始散黑烟。

        半截缸四臂红芒顿现,隐隐有鬼哭狼嚎之音,女泣婴啼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扰人神识,惑人神智。

        秦月生顿感眉心一凉,便知此招危险至极,不可小瞧。

        念头浮现之间,他已是抽出镇邪刀,将崩山霸刀给挥砍到了极致。

        刀光残影。

        有如匹练卷横,铺天盖地。

        又如白驹过隙,难以捕捉。

        而与此同时,半截塔也是四掌尽出,携带着无数幽魂祟影接踵而来。

        一时间,半截缸背后的黑暗当中就像是开启了一扇阴曹地府,大量的鬼影重重叠叠,如山呼海啸般朝着秦月生扑了过来。

        刷刷刷!

        刀光所到之处,魑魅魍魉皆于刀下破灭消散,秦月生此刻宛若一块立于泄洪大江中的礁石。

        任尔来势汹汹,我自扎根稳如泰山,难以撼动。

        当鬼影重重有了衰减之势,秦月生猛地将内力附于镇邪刀之上,直接就一刀狂斩而出,

        顿时便见自镇邪刀上瞬间浮现出一道足有五尺长的白色刀气,以着汹涌澎湃之势,一刀破开无数鬼影,精准斩中了隐藏于其中的半截缸本体。

        嘶啦!

        刀气自半截缸颈部断口一路斩下,眨眼间便已被一分为二,当着秦月生的面,两半身体各自向左右倾倒,无声无息的栽到了地上。

        随之一切鬼影尽散尽空,此地顿时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寂静。

        就在秦月生收刀准备松口气时,突见一道黑团从半截缸体内疾飞而出,径直就往朝着胡同尽头逃去。

        其度之快,简直乎想象。

        咻!

        秦月生反应极快,瞬间便将手中镇邪刀一甩而出,就见一道黑光如流光闪电般划出,眨眼间已精准刺中那道黑团。

        镇邪刀便与它齐齐掉落在地,一刀插进了石板当中。

        “这飞刀术真是没白加,还怪好用的,以后可以考虑将其提升到圆满境界。”秦月生拍了拍手笑道。

        朝着镇邪刀所在走了过去,当看清楚被镇邪刀扎中的那个东西时,秦月生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诧异。

        “这是?”

        ……

        青阳城外,山岗上。

        一个由石头和竹板临时搭建出来的祭坛当中,一撮秀莫名自动焚燃起来,在夜里散出一道刺目的火光。

        “怎么了?”

        “召不回来,半截缸已经死了。”

        “没想到竟然会生这种事情,赶紧回去告诉领。”

        很快,二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山岗之上。

        ……

        秦月生看着被镇邪刀插中的那个东西,一时间陷入了深思。

        只见这是一团还在蠕动的肉色胶状物,即使被镇邪刀插住,它的身体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

        从这点可以判断出来,这东西应该不是邪物。

        秦月生一拳打在地上,拿起一块碎石头去顶了顶这个玩意,但是碎石头根本就插不进此物的体内。

        没有办法,秦月生只好先拔出镇邪刀,打算将这东西给一并带回去。

        然而就在这瞬间。

        那东西突然一跃而起,直接黏在了秦月生的右臂之上。

        咕噜噜!

        瞬间,秦月生整条右臂都被此物包裹,直到蔓延至了肩膀处才开始停止住趋势。

        “该死!”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着,秦月生连忙将左掌按在右臂之上,就打算将此物分解消灭。

        但与此同时,那东西的蠕动趋势戛然而止,凝固成了一层晶状质形成于秦月生右臂皮肤表面。

        一根手指头点在这东西身上。

        【是/否——分解‘摄魂魔’】

        【分解成功率o.88%】

        “活的?”看着如此低的成功率,秦月生不禁皱眉,越是活的生物,分解成功率便会降低。

        想要提高成功率,只有将这个东西打成重伤,或者取其性命。

        秦月生用镇邪刀往自己的手臂上一砍,这摄魂魔所化的晶状壳竟出奇的坚硬,镇邪刀连一道印子都没能砍出来。

        捏了捏手掌,此物依附在自己身上,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并且手部的灵活程度也没有受到影响。

        “下来。”秦月生用指关节敲了敲摄魂魔的身体,喝道。

        话音刚落,摄魂魔便重新化为膏状物,从秦月生的手臂上流淌到了地面。

        见此情景,他却是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玩意竟然还能听懂自己的话。

        咻!

        没等秦月生松完这口气,摄魂魔瞬间又跳上了他的右臂,重新化为之前的晶状壳。

        秦月生:“……”

        你妈的你这是赖上我了?

        “下来。”

        摄魂魔掉落。

        “不许再黏着我了。”

        摄魂魔缠上秦月生的脚踝,像是脚环一样在他的腿上形成了一个圆圈。

        这东西似乎得依附着什么才会感到舒服。

        经多番试验测试,秦月生可以确定自己目前没有太好的手段能够对付它。

        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明明是个魔,但是镇邪刀却对它没有驱邪的反应,再加上此物目前表现的还算是正常,秦月生便只能任由它栖息在自己的脚上。

        毕竟没办法啊,打又打不死,分解又分解不掉,这么耍赖皮的东西秦月生至今还是第一次见。

        走回到刚刚斩杀半截缸的地方,就这么一小会工夫,半截缸的身体已经腐烂成了一滩黑泥,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东西一死,福安胡同应该就不会再生像以前那样的怪事了吧。”秦月生抬头看了看胡同两侧的高墙。

        “这地形若一直存在,依旧对青阳城不利,赶明儿去跟荀生提提意见,让他派人过来把这条胡同给拆了,永绝后患。”

        看了眼四周,再次摇晃一顿荡魂铃以确保此地已经恢复正常,见没什么反应,秦月生这才转身走出了福安胡同。

        ……

        自从秦家货船上价值四千两黄金的玉料被毁这档子事情生以后,秦枫心情一直都有些闷闷不乐,久了难免滋生心病。

        段红锦便提议去青阳城外寒山寺散散心,寒山寺一直以风景优雅闻名,乃是青阳城附近的一处避暑之地。

        秦枫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答应了下来,同时还欲带秦月生和秦还同去。

        但直接就被秦月生给当场拒绝了。

        秦府门口。

        “爹,二娘,这两个铃铛送给你们,是我亲手做的,你们一定要随身携带,千万别弄丢了。”秦月生将两个荡魂铃递给秦枫和段红锦说道。

        秦月生长到这么大,还从未送过父母什么东西,秦枫一时间不免有些激动:“这是爹活了这么久以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秦月生慎重道:“真是我亲手做的,你一定要随身携带啊。”

        “一定一定。”秦枫笑着接过,眼中充满了欣慰。

        “二娘,你也是。”

        段红锦拿过铃铛,直接就别在了自己的香包上,“二娘知道了。”

        看着二人坐上马车,缓缓消失在街道尽头,秦还问道:“月生堂弟,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寒山寺游玩呢?”

        “因为要赚钱啊。”秦月生看了他一眼:“之前让你抄录的那些东西,你完成的怎么样了?”

        “早上就抄好了,这可比我背书要来的简单多了。”秦还叉腰骄傲道。

        “行,效率不错。”秦月生点点头。

        那日中堂部分建筑被王猛打塌,最近秦管家都在负责招工来进行重建,以及对于建筑周边地面的重新铺盖。

        秦月生也没在秦府里逗留,直接就坐上马车前往衙门准备拜访白豪,顺便跟荀生说一下自己已经摆平了福安胡同的情况。

        来到衙门,如今青阳城衙门里佐官大多都认识秦月生了,你想要进入衙门自然是畅通无阻,很快便在官差的带领下,见到了正在审批公文的荀生。

        “荀大人。”秦月生进屋后率先行了个礼。

        “来啦,这次你们跟白大人去处理那处诡秘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干的不错,我青阳城能有你这等后起之秀,本官真是非常欣慰啊。”荀生笑道。

        “大人说笑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最主要的是这次功劳大多在白大人身上,没他在,我们多半已经死在那处诡秘里了。”

        “不管怎么说,你都为青阳城清除掉了一大威胁,我得好好奖励你,你有什么缺的吗?”

        “呃……”秦月生一愣,“倒没什么缺的,不过我最近打算在全城各大书店售卖连载刊物,希望大人有空的话,可以帮忙宣传宣传。”

        “好说,好说。”荀生连连点头。

        “对了大人,我有事禀报。”

        “但说无妨。”

        “昨晚我去了福安胡同一趟,把寄居于那里面的鬼祟给清除了。”

        荀生顿时眼前一亮:“还有这种事情!情况具体如何?”

        秦月生便将昨晚自己遇到的事情给叙述了一遍。

        “半截缸?”荀生虽然身为一城太守,但对于鬼祟妖异这方面的知识却是没有秦月生多。

        毕竟术业有专攻,他并未看过七星监编制的《七星宝典》。

        “那人彘很明显是有人恶意炼尸,意图在青阳城暗中炼出一大灾祸,以炼成之后造成本地的生灵涂炭,大人,福安胡同最早出事的案例是什么时候生的?”秦月生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不过可以找来案监官问问。”荀生随即对门外衙役喊道,让他把本城案监张迅找过来。

        不多时后,一名黑脸男子便从屋外走了进来。

        “大人,您找我?”张迅问道。

        荀生:“张迅,福安胡同那个地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事的?”

        “大概是三个多月前吧。”张迅应道。

        秦月生道:“大人,看来早在三个月前,端倪就已经初现了,我很怀疑此事会不会是异客所为。”

        荀生一脸严肃:“我会加派人手彻查此事的,青阳城这么多年的平安,绝对不能让什么异客给毁了去。”

        秦月生点点头:“那我先去白豪大人那边看看。”

        “哦对了,说到这个。”荀生从桌上一堆书籍当中抽出一本册子:“这是长安加急送过来的急件,七星监的,你一并带去给白大人。”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6518/11190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