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岁月寥落 > 第3章 母亲下跪

第3章 母亲下跪

        其中一个是同级普通班的,曾经跑来窗外向晴放过纸心机情书,被她当众撕烂扔他脸上,他又羞又生气,听人说泽宽和悦晴最亲密,便趁放学来截他。

        他当胸一推泽宽,骂道:“你给我识相点,离悦晴远点。”

        泽宽一向胆小怕事,不敢还手,害怕的低声说:“我们是同学,是同桌。”

        那人说:“那又怎样,她是我的。”

        泽宽听到这话很不舒服,鼓起勇气说:“她不是你的,她不会喜欢你的。”

        那人火了,用力将他推倒进沙池里,说:“她现在不喜欢我那也是我的,打他。”几个人跳进沙池打他。

        泽宽还从没跟人打过架,只是笨手笨脚的招架,不敢还手打回去。

        这时,伍毅看到飞奔而来,跳进沙池,先后将3个人拉开,并拉起泽宽,指着为那人质问:“赵文呈,你干嘛打他?”他们不同班,但一起打蓝球认识名字。

        那叫赵文呈的人挺起胸膛说:“他抢我喜欢的人,我打他又怎么啦!伍毅,你想罩他?”

        伍毅昂起头说:“我就是罩他又怎样!”

        赵文呈说:“你要有种,下午放学到文化广场。”

        泽宽不想伍毅为了自己跟别人打架,而且他们人多,劝他说:“伍毅,不要去。”

        伍毅不以为然的说:“不用怕。”他从小跟村里醒狮队的师父学拳脚,不把他们放眼里。

        下午4点4o分放学,伍毅赴约,泽宽虽然害怕,但朋友是为了自己跟别人打,他也硬着头皮跟着去。

        到了镇上的文化广场,双方在舞台上对站,有十多个学生闻讯来观战,受到港台武侠黑帮影视作品的影响,个别中学生热衷这种约架。

        赵文呈问:“想一对一打还是两对两打?”

        伍毅将泽宽轻轻推开,不屑的说:“他是来看的,就我,你们三个一起上,先说明了,你们打输了,以后就别找他麻烦。”

        赵文呈见他这么嚣张,生气的说:“打蓝球厉害不代表你能打,敢一个打我们三个,你输了怎办?”

        伍毅还是不屑的说:“我打蓝球就是打架时学的,我输不了,别废话,快点,打完我还得去打街头霸王。”

        赵文呈那边一人说:“看他嚣张,将他打趴了看他怎样。”

        三个人便上前三面夹击,伍毅身形向其中一个人虚晃,却一脚扫向另一个人,将他打倒,反手抓住赵文呈打来的拳头,拉过来用他手臂挡住第一个人的拳头,然后接连出脚将他们扫倒在地。

        泽宽第一次见识到他的身手,佩服又高兴。

        赵文呈他们不甘心,起来再打,伍毅再次将他们先后放倒,第三次放倒两个,剩下赵文呈,伍毅笑着问他:“怎样,还想躺下吗?”

        赵文呈算是被他打服了,说:“不打了,我服你,我认输。”

        三个人就要离开,伍毅说:“哎,我请你们吃云吞去。”

        三个人对望一下,然后点头,不打不相识,伍毅和赵文呈又成了朋友。

        初中毕业,虽然泽宽考了全镇第五名的好成绩,但家里没钱,父亲还欠下赌债,他沒机会继续读书了。

        伍毅父母本想让他继续读书,但他不想读,跟村里人远赴广东广州打工去了。

        悦晴也听从父亲的安排,将要去广州一所技术学校上学,她有亲戚在广州。

        泽宽是很想继续读书的,他不甘心,打算自己去打工挣到钱再去读。

        他也想去广州打工,但是那年出去打工也不容易,到广州的车费还有工资前的生活费,至少得好几百块,母亲没钱,要去借也没什么亲戚肯再借给他们家了。

        村里有几户人装了固定电话,伍毅打电话来告诉他,自己在广州的工厂里干得挺开心,包住不包吃有五六百块一个月,厂里随时招人。

        悦晴也跟他说在家里闷得慌,要提前到广州亲戚家里,先熟悉广州的环境,泽宽在家里度日如年,便决定自己想办法赚路费去打工。

        以前他就利用学校放假的时间上山采草药,到田里挖泥鳅黄鳝,卖了的钱一毛一块的攒起来交给母亲。

        自从他上初中以后,他父亲就基本上没再像以前那样打他了,也没再打他母亲了,但还是好赌和嗜酒,他在采石场干活,收入本不算低,但工资不是还赌债就是赌和喝酒,家里的开销和他的学费基本上母亲平时种点菜来卖或者跟同村人去工地干些泥水活散工挣来的。

        母亲很支持泽宽,不用他去干家里的农活。

        他先是到山上去采草药,采回来得晒干才能卖。

        他爷爷放牛时看到草药也采回来给他。

        爷爷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为人宽厚,泽宽的性格就有点像他。泽宽四岁那年,奶奶就去世了,爷爷变得更加沉默,有时一天也不说一句话,但他还是疼他这个唯一的孙子的。

        采了几天的草药,又去田野河沟挖了两天泥鳅黄鳝,因为农药化肥用多了,而且经常有人抓,泥鳅黄鳝都少了,连草药一起才卖了二三十块钱。

        他把钱买了老鼠笼,山上和田野里老鼠多,在镇上能卖几块钱一斤,比采草药和挖泥鳅黄鳝来钱快一些。

        每天傍晚去把老鼠笼放好,第二天一早去收,运气好的一天能抓到几只。

        大的老鼠能卖,小的没人要,只能弄死。

        通常是放水里淹死,或者烧死,拿煤油淋在老鼠身上点火,看着它在笼子里挣扎而死,或者在空旷的地方点火后放它出来,让它带着火跑,这是很多农村小孩爱看的把戏。

        泽宽不想看到任何淹死在水里的东西,家里也没有可以浪费的煤油,通常就用稻草来烧死。

        他心性善良,但在家里憋屈得难受,看到老鼠这样的祸害被烧死也是一种宣泄。

        那一次,有一只不大不小的老鼠没卖掉,邻居家的小孩想看烧老鼠,便从家里偷来了煤油,引来了一大群孩子围观。

        那老鼠个头不小,点火后在笼子里挣扎得很厉害,可能因为火把笼子的弹簧烧软了,那老鼠一头撞开笼门冲了出来,带着一团火焰吱吱声惨叫着飞蹿。

        孩子们都看得开心的又笑又叫。

        泽宽在孩子们天真的笑声感染下也笑了,但笑着就突然神色大变。

        那老鼠逃向一座旧房子,从破旧的门缝下跑了进去,那是邻居的柴草房。

        他拼命冲过去,但门上了锁,里面已经烧了起来。

        他疯了般撞门踹门,但都无济于事,火很快便冒顶了。

        整座房子只烧剩四面土墙,在血红的夕阳中突兀地冒着青烟。

        邻居扯着嗓门指着他鼻子臭骂,要他赔钱。

        父亲二话不说,抄起扁担当头就打。

        他呆若木鸡的瘫坐地上,无动于衷的看着父亲血红的双眼和当头砸下的扁担,内心竟然沒有了恐惧。

        母亲扑了过来,挡在他身上,扁担重重地打在她背上。

        他看到了母亲痛苦的表情,一下子从地上弹起,像头狮子般扑向父亲,将他重重地推倒在地,对着他怒吼:“不许你打我妈,再打我跟你拼了!”

        父亲坐在地上吃惊的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他这个儿子。

        夜里,他看见母亲出门,他偷偷跟了去,看着她在草房被烧的邻居家门口跪下。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9138/12631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