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岁月寥落 > 第4章 初出茅庐

第4章 初出茅庐

        那一刻,他的心在淌血,他哭着跑到井台那里,自从妹妹出事后,村里用水泥板把井口封住了,他趴在冰凉的水泥板上哭泣。

        母亲来了,将他的头揽入怀中,说:“明天,我去借钱回来,让你去打工。”

        母亲真的把钱借回来了,怎么借到的,他也不敢问。

        他到邻居家打长途电话到伍毅厂里,问清楚他怎么坐车,用笔仔细的记录下来。

        长途话费贵,邻居的脸色有点难看,打完电话,他谢过邻居,放下两块钱。

        他誓,打工赚到钱,一定要给家里装上电话,想跟母亲聊天时就不用求别人看别人脸色了。

        母亲连夜给他收拾好了行李,家里没人出过远门,没有行李包,只有一个红白蓝拉链蛇皮袋。

        要到镇上坐中巴到市里再坐火车去广州,天刚亮就出门,母亲送他去坐车,他踩着单车载着母亲,母亲背着他的行李。

        一路上泪水不停地流,他在心里誓,一定要多赚钱,回去读书,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将来,最好能将她接到城里享福,远离他父亲。

        到了镇上,上中巴前,母亲一再叮嘱他一路小心,到了要打电话回来报平安,他一个劲的点头,他也想跟母亲说些贴心的话,但说不出口。

        上了车,他特地坐后排,母亲扶着单车站在原地,身影渐渐地远去模糊,泪水便又忍不住下来。

        到了火车站,他到售票厅买票,这里的火车站不大,人却很多,窗口只有几个,排了不少人,他看到一个窗口没人,便走过去。

        里面的女售票员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问:“你是军人吗?”

        他有点懵懂的摇头说:“我、、、我不是。”

        女售票员有点不耐烦的说:“这里是军人优先窗,上面有写的,你没看吗?到别的窗口排队去吧!”

        他抬头看看,果然有“军人优先”的字样,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这些规矩根本不懂。

        他到别的窗口前排队,买了火车票,总算顺利坐上了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心里挺兴奋。

        想着很快就能见到自己的好朋友,有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有收入,可以去见到悦晴,看着窗外飞闪过的风景,他心里激动而期待。

        在下午时到达广州火车站,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人山人海;第一次亲眼看到外国人。

        他本想先上个厕所,但随着人流走着走着就出了车站,站外广场上也是人如潮涌。

        他又渴又饿,但听伍毅说火车站周边的东西都贵得要死,他不敢乱花钱,伍毅还说这里的小偷特别多,他也不敢到处走。

        按照指示牌去找公交站,看见路边有人在卖哈密瓜,写着1块钱一根,想着既能解渴又能止饿,也刚好换零钱坐公交,便要了一块。

        给了张5块钱,咬了一口,觉得又香又甜,就等着卖瓜的找钱,但卖瓜的把钱放口袋就不理他了。

        他说:“老板,找我钱呀!”

        卖瓜的反问:“找什么钱,刚好呀!”

        他说:“你这写着1块钱,我给的是5块。”

        卖瓜的指着瓜说:“没错,是1块一根,上面五根竹签,你自己数一下。”

        他顿时哑了,卖瓜的将切瓜的刀在手上把玩着,表情挑衅的问他:“怎样?还想吃吗?”

        泽宽只好自认倒霉,看来伍毅说漏了一点,这里的骗子也多,不,是强盗也多。

        他来到公交站,有人在喊:“零钱,硬币,换零钱硬币。”

        他跟那人说:“我想换5块钱。”

        那人说:“可以,5块换4块。”

        他很心疼,但不想再跑别的地方了,便用5块钱换了4个硬币。

        找到要坐的公交车,还得转另一趟公交才能到。

        看着车窗外繁华的街道,林立的高楼,那是他以前连想象都想象不出的景像,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和惊奇。

        但他的开心很快被内急取代,他本以为一块钱的公交车很快便到,但车子走走停停,离他要下车的站点还远着,他还得再坐一趟车才到伍毅干活的工厂,只怕这趟车没到站他就憋不住了。

        在这么多人的公交上尿裤子,还不如叫他一头撞死!

        他只好在心里祈求司机能开快点,希望下站的地方能找到厕所。

        好不容易到了站,但车站旁边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的围墙,到哪找厕所,如果转车到目的地再解决,他估计自己憋不了这一程,怎么办?

        有辆摩托车开到他面前,摩的司机问他:“靓仔,要去哪里?要坐车吗?”

        他说:“不用了,我要坐公交。”然后他又问:“你好,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厕所?”

        摩的司机说:“我知道哪里有,可是挺远的,我拉你去吧!5块钱。”

        刚才坐公交这么远才1块钱,他要收5块,他心疼,说:“5块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

        摩的司机说:“这里都是这个价,你嫌贵,那就拉路边吧!抓到了得罚5oo元。”

        泽宽只好说:“那就去吧!”

        摩的司机说:“先给钱。”

        他便付钱,可是开车不到一百米就停下了,摩的司机一指小区旁边一条小巷说:“就里面,下车。”

        他看着巷口的公共厕所指示牌,愣了一下,问:“你不是说挺远的吗?”

        摩的司机说:“我知道的所以不远,你不知道的,所以就远嘛,快去吧,可别尿我车座上了。”

        他只好再认倒霉,走到厕所门口,一位八岁左右穿着校服的小女孩指指前面桌子上一块牌子,说:“先交钱。”

        牌子上写着:收费5毛,纸巾1块。

        没想到在城市里上个厕所还得交钱,他内急如焚,偏偏身上没五毛的零钱,说:“我先去了,出来再给。”

        小女孩用警惕而厌恶的目光盯着他,说:“不行。”然后扯开嗓门喊:“妈妈!”

        从旁边小屋传出女人的声音:“什么事?我洗衣服呢!”

        泽宽可不想被人家误以为是上霸王厕的人,连忙说:“好,我先给。”

        心里在惊叹,城市里就是不一样,连小孩子都这么精明,匆匆交了钱进去,撒了人生第一泡交费的尿。

        回到公交站,坐上到目的地的公交,到站下了车,在旁边的小卖部花钱打电话到伍毅厂里,让他出来接,然后打长途电话到邻居家,向母亲报平安,母亲又一再叮嘱他小心身体,好好上班,人生地不熟的别到处跑。

        没多久,伍毅便兴冲冲的来了。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9138/12631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