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余庆年五竹 > 第四卷北海雾 第六十九章 雨夜见沈重

第四卷北海雾 第六十九章 雨夜见沈重

        第六十九章 雨夜见沈重

        雨点打在马车顶上,发出卟卟的闷响,范闲闭目养神,不知道行了多久,发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一双手将马车的车门打开,范闲微微一笑,抬步走入车外的雨中,却发现头顶早有一柄伞遮住了头顶,蔽去了风雨,只有四周雨巷里的春中寒意,往伞下渗了进来。

        王启年一身黑衣,撑着伞护住范闲的头顶,身后七位虎卫背负长刀,沉默地列在范闲两侧。

        范闲今日穿着件深色薄氅,里面一层素色长衫,再里面却暗藏着离京前准备的那件夜行衣,这身素净里透着厉杀的打扮,再配上他那张英气勃勃的面容,看上去精神无比。

        “范提司,这面请。”负责领路的锦衣卫,面无表情一伸手,将众人引入一个院子里面。这院子在侧巷之中,范闲微微偏头,隐隐能听清前方的热闹,笑了笑问道:“看来是青楼的后院。”

        领路的锦衣卫官面部表情僵了僵,旋即笑着回答道:“提司大人耳力惊人,这处便是畔山林的后院,沈大人一向喜欢在这里招待贵客。”

        范闲知道畔山林这个地方,传说是北齐最高级的声色场所,北齐第一任开国皇帝,便曾经是这里的常客,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路踏着石板上的积水,走进了后院。只见院中竹影重重,假山层层,四处可以见到锦衣卫探子,这些人明显是护卫,也没有刻意隐去身形。

        一路上,王启年撑伞,七名虎卫沉默在后,以范闲为箭头,冷漠而自信地往小院深处行去。

        一路上。看见这行来自南方敌国的同行,那些锦衣卫们都不免有些讶异,讶异于对方的胆量,讶异于对方头前那位大人物的年轻。

        唰的一声,王启年收了伞,沉默地退到范闲身后。范闲负手于后,眯眼看着庭院,此处居室颇大。一个大花圆桌摆在当中,四周还空出一大截地方来,各式摆设极为精巧。圆桌极阔足以坐下十五六个人,但此时却只坐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的穿着像极一般的富翁,戴着个绸帽,手指间戴着个玉扳指。此人看见范闲进来之后,那对平常至极地眼眸中,便开始绽出两道不同寻常的寒光。直视着范闲的面目,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

        “范提司?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范闲没有马上回答这句客套话。却在心里品咂着,这一路上北齐锦衣卫都是以提司的官名称呼自己,看来今次谈话,是监察院对锦衣卫。而不是朝廷之间的外交谈判。他抬起右手,用两根手指极巧妙地解开颈间的带扣,身上的薄氅沿着后背滑了下去。

        王启年早在他身后接着。

        范闲坐到了大圆桌的另一边,看着对面这个富家翁,发现此人眉毛极粗,粗到像是被画出来地一样,不由微笑说道:“沈大人横眉冷对天下人,何以对在下如此客气?”

        原来这位便是北齐锦衣卫镇抚司指挥使沈重大人。沈重手控北方无数锦衣卫,实是天下数得出来的厉害人物,料不到却是如此平常的一个富翁模样。若不是在监察院的档案中,对于此人的记载实在是详尽至极,范闲肯定无法认出对方的身份。

        “不是客气啊。”沈指挥使叹息道,望着范闲那张清秀的面容,忍不住摇了摇头,“范大人以诗文名扬天下。我这个大老粗本就极为佩服。没想着上两个月忽然得了消息。范闲范诗仙,居然成南朝监察院的提司大人……这……这本官就实在弄不明白了。陈老先生究竟在想什么?似范大人这等人物,怎么能像咱们这些地沟里地老鼠一般过活?”

        范闲呵呵笑了起来,应道:“沈大人自谦了,千里为官只为财,不论做什么,一是求于朝廷有利,二嘛……不外乎就是为自家求个安身立命之所。”

        这话说的有些白,沈重在心底里叹息了一声,对于这位初见面的南朝同行,不免看低了几分,毕竟是年轻人,说话做事都有些毛糙,真不知道陈萍萍究竟是怎样想的,也不知道南方那位恐怖的皇帝,为什么会同意监察院这项看似有些荒唐地人事安排。

        其实沈重身为北齐锦衣卫镇抚司指挥使,一向对于南方的同行们有种说不出来的艳羡之意,对于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跛子,更是敬中带畏。他始终闹不明白,南方地同行,怎么能够获得南庆皇帝完全的信任,而不像自己,颤颤巍巍地在朝廷中站着,都不知道哪一天,会被宫里的人像双破鞋一样扔掉。

        略一走神,沈重便马上醒了过来,他知道对方身为正使,冒险通过长宁侯要求与自己见面为的是什么,那椿交易之中蕴藏着的巨大利益,由不得沈重不动心,由不得宫中不动心。

        “对于黄金白银这种东西,没有人会嫌多。”沈重忽然微笑说道:“只是老夫看不清楚,我们镇抚司在这件事情里能够得什么好处。”

        范闲挥挥手,王启年与那七位虎卫都退了下去。沈重也点了点头,厅内其余的闲杂人等也都退开。范闲有些诧异地看了坐在沈重旁边的那人一眼,那人一身衣着华贵,但眉眼间却没有范闲熟悉的皇家感觉,想来不是北齐皇宫派来旁听地人物,那为什么他能够有资格继续坐在这里?

        “这位是崔公子。”沈重介绍道。

        崔公子站起身来,对范闲行了一礼,面上却有些自矜之色。范闲皱眉问道:“庆国人?”

        沈重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两位原本就认识。好教范提司知晓,这位崔公子便是南庆崔氏大族的二公子,崔氏与范氏向来并称,都是世家子弟。”

        范闲皱了皱眉,说道:“沈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沈重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淡淡道:“范大人不是要谈买卖吗?好教大人知晓,其实……这买卖,本官已经做了许多年了,所以想知道,范大人有没有更多的好处给我。”

        范闲微微偏头,看着那位崔公子,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东西来,忽然间他开口问道:“崔公子。今日这宴,是你自己要来的,还是你家中长辈要你来地?”

        “如此盛会,在下岂可错过?”崔公子似乎并不怎么害怕范闲。

        其实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这位崔公子明显是代表了崔氏大族地利益,而崔氏大族地背后……自然是那位远在信阳的长公主。范闲不是没有想过,长公主能从内库里攫取大量地利益,靠的就是走私这个途径。但他没有料到,面前这位锦衣卫镇抚司指挥使,竟然会将长公主的代言人拉到了桌旁!

        而更让范闲怒火大作的是,这个姓崔地小混俅,居然还敢真地坐到桌上。充作对方谈判的筹码,长公主目前有求于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来出手破坏自己的事情,肯定是这个姓崔的公子哥儿自作主张!

        范闲主动与沈重联络。一方面是想搭条路子,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想打击一下信阳方面的金钱来源,没有想到这北齐朝廷竟然玩了这么一手,将所有本来应该是暗中出价的游戏,全摆到了明面上来。

        似乎看出了他的不高兴,沈重微笑说道:“范大人,其实这事不妨明说了,大家都是想发财的人。这位崔公子与您打算做地买卖有些重合,我总不能两边都吃,自然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范闲回复了平静,望着那位崔公子淡淡说道:“没想到崔公子竟然有胆量做这么大的买卖。”

        “哪里有范大人的胆量大。”崔公子微微一笑,回答道。

        沈重见场面有些尴尬,笑了笑说道:“崔公子也是世家子弟,家中在南方朝廷也有数位大员,只是眼下在外游历。将来总有一日也会入朝为官。二位要多多亲近。”

        听着这话,范闲心里一声冷笑。看着沈重说道:“沈大人,您或许忘了我的身份,什么世家之类,还真放不到我地眼里。”

        说完这话,范闲长身而起,竟是招呼也不打一个,直接出了厅,早有王启年撑伞接着,七名虎卫手中握着长刀之柄,护持着大人往院外行去,一路肃杀,那些锦衣卫竟是无人敢拦。

        只听着院外马车轻响,范闲竟就这般毫不客气地走了。

        似乎料不到范闲竟然会表现出如此激烈的反应,沈重怔在了原地。他浸淫官场数十年,各式各样的利益谈判见过不少,但却从来没遇见过此等情况,这位姓范的年轻提司,行事风格实在是太出乎所有人地意料。

        他眼珠一转,转过头温和笑着说道:“崔公子,这位范大人倒真是个性情中人。”

        崔公子面上青一阵红一阵,先前范闲说的话,真是极大的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什么世家之类的,范闲居然说不放在眼里!他恨恨想着,你范家又算什么?他喝了杯闷酒,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沈重看着他,也不发一言一语。

        忽然间,崔公子的手抖了起来,这才想到范闲的监察院身份,想到对方毕竟是长公主的女婿,吓得脸都白了,再望向沈重地眼神,变得无比怨毒,咒骂道:“沈大人,您骗我来这里,难道是想我死?”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9859/13131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