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余庆年五竹 > 第四卷北海雾 第九十一章 何来意闲闲?

第四卷北海雾 第九十一章 何来意闲闲?

        第九十一章 何来意闲闲?

        “不是春宵苦短吗?”

        “太长也是苦处。”

        “你做的牙刷……我要一个。”

        范闲愣住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苦笑道:“据我所知,秀水街上也有卖的。”

        海棠微笑道:“没你做的好。”

        “谢谢夸奖。”

        “没有想到你这位权贵子弟,居然愿意将心思放在这些地方。”海棠看着范闲,似乎是想重新审视这个人。

        范闲缓缓闭上眼睛,说道:“关于我,你了解的显然还不够多。”

        海棠沉默片刻后说道:“不过我只了解太后寿诞之后,你就要回国,你答应我的事情,怎么办?”

        范闲双眼根本懒得抬一下,说道:“等我睡好了,我来找你聊聊。”

        海棠皱眉说道:“如此甚好。”

        范闲忽然睁开双眼,说道:“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不想多聊。”

        “告辞。”海棠第一次见到范闲表现出这种冷淡,却没有丝毫反应,干净利落地离房而去。

        范闲躺在那张大床上,明明已经困极,却是始终无法睡去,他的表情看似平静,脑中却是一片混沌,没有足够的时间,他根本无法消化掉昨夜的所闻所感。他睁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床顶的绣帐,目光似乎是想要穿透房顶而去,直破九天层云,投射到最遥远的天空上。

        既然确认了范闲是留在使团之中,那么北齐方面自然会想到,在燕山绝壁之上想救走肖恩的。究竟又是谁呢?这个疑问自然而然地被提了出来。

        狼桃、何道人、沈重坐在三把椅子上,眉头都皱的老紧。这三人中自然是沈重的官位最高,但狼桃是苦荷地首徒,而且又是少年天子的武道老师,所以身份最高,何道人却显得有些沉默。

        昨天白天,他们二人联手将范闲与肖恩逼下悬崖之后,锦衣卫就开始在上京城外进行秘密的搜索。不料一日一夜的功夫过去,竟是没有半点成效,而晨间,当众人终于忍不住,请宫中帮助强行闯入使团,却赫然发现范闲好好坐在床上!

        “难道不是范闲?”何道人苍白的脸愈的白了,他大腿上染着的毒虽已清除,但也损耗了不少真气。

        狼桃闭目道:“那个人一定是范闲。擅长用毒,用针,小手段,除了他还有谁?”

        何道人皱眉道:“可是那个人长的与范闲不一样。”

        狼桃睁开双眼说道:“人是可以伪装地。”

        狼桃的身份特殊,所以他说出话来。众人也不好多加置疑,但事实上是,范闲此时好端端地在使团里,如果摔下悬崖的是他。他怎么可能保持身体的完好?除非他是神仙。

        此时沈重不免有些开始怀疑起狼桃的判断,但表面上依然像个富家老翁般慈眉善目着:“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范闲,因为与上杉虎勾结的就是南人,只有南人才会对这件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不可能是东夷城地那些高手。”

        看见何道人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沈重呵呵笑了起来:“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人。”

        “除了范闲还能有谁?”狼桃沉声说道,他本来就不喜欢与这些特务头子打交道。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牵涉到肖恩,他根本就不会出宫来帮助锦衣卫。

        沈重看了狼桃一眼,满脸微笑说道:“狼桃大人,南庆也是有很多高手的,至于手法问题……我想大人也应该听说过,陈萍萍的身边,一直有个叫影子地刺客,只是没有人看见过他。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手法与行事风格。范闲既然是监察院的提司。那他与那位影子的手法应该有些关联……如此说来,在绝壁旁出手地不是范闲。也有可能是那位影子。”

        影子是陈萍萍的贴身护卫,虽然没有谁看见过,但是身为北齐特务头领,沈重自然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是谁都无所谓。”何道人吐了一口浊气,“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确认肖恩死了没有。”

        “肖恩死了。”

        狼桃很平淡地说道。当全身黑衣的范闲攻出来救人时,他回首一弯刀已经戮入了肖恩的胸腹,他很自信,挟在刀尖上的劲气在那一瞬间就断绝了肖恩的生机。

        沈重微笑说道:“如此就好,国师与太后一定会很满意,沈某在此处谢过二位大人。”

        太阳又一次快要沉下上京西面城墙,就像上千年来的每一天一样,微有暑意地风儿绕着有些发蔫的树叶,往上京城里的各处宅院里冲撞着,打着旋从人们的身体上飘过,从那些沉默的树干旁掠过。

        入夜后,风会渐渐地凉下来。

        范闲披着件单衣,站在使团后院的一棵树旁,双眼微眯,看着天边出现的第一颗星。在这个天时里,本不用再加单衣,但他身体过于疲乏,所以有些畏寒。

        他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信纸折好,没有像往日一般用掌力震成碎雪一片。因为这封信并不是院里来地密信,只是一封有些普通地家书。

        信是婉儿写的,虽然家中地消息一直源源不断地传到北方,但这是范闲第一次收到妻子的信。想来她在家中也等的有些心焦了,宰相岳父已经下台,大宝已经接到了范府,若若一如往常般清淡,似乎没有被婚事的传闻所扰,父亲忙于朝政,这都是家书里的内容。

        信末没有写什么相思,没有催促某人的行程,只是写了几个散句:“夏夜风亦止,辗转梦偏伤。知君不日归,青丝复添长。小别才几时,念君如三日。何来意闲闲?埋首书中去。”

        念君如三日,昨日,今日,明日。

        范闲微微一笑,感受到信中的淡淡记挂,与那女子难得的疏朗心情,略感安慰。这些日子他忙于诸多阴谋事,不免有些淡了对家中女子的思念,偶尔想起,也会有些愧疚。

        他与海棠约好了后日相见,不知为何,此时的他,对于这次相见有些期盼。

        这绝对不是男女间的问题,只是一种很纯粹的期盼。范闲想找个人说说话,更准确地说,在经历了与肖恩的对话之后,他需要倾述……却无处倾述。

        这种很古怪很奇妙的感觉,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在庆国京都那个雨夜,在那个箱子被打开之后,范闲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世上不会再寂寞了,毕竟这个世界上有那个女子无处不在的气息与痕迹。但是此时他才真切地感觉到,自己依然寂寞,因为那个女子毕竟已经沓然无踪。

        “肖恩说的对,我确实是个无情的人。”范闲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摇了摇头,往厢房里走去。

        室中只有范闲、言冰云、王启年三个人,这是监察院内部在上京的最后一次会议。言冰云静静望着范闲,说道:“范大人,问出来了吗?”

        这是范闲早就已经想到的局面,自己利用了监察院与信阳方面的所有力量,才得到了那般绝巧的“死境”,身为庆国官员,众人自然十分迫切想知道肖恩嘴里的秘密是什么。

        他皱了皱眉头:“我出手晚了,肖恩死了。”

        言冰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马上回复了平常,摇头叹道:“谋划日久,却始终没有成果,实在可惜。”

        范闲微讽笑道:“老跛子搞了二十年都没有问出来,你以为我是神仙?”

        他时常在与言冰云的交谈中,刻意称呼陈萍萍为老跛子,这是一种很莽撞,甚至是手法很拙劣的威吓,但对付言冰云这种冰雪聪明的人物,往往这种很鲁莽的手法比较管用。

        他回过头对王启年说道:“准备回程事宜。”

        王启年沉声应道:“是。”略顿了顿后,皱眉问道:“大人,昨日留在房里的那个冒牌货怎么处理?”

        范闲知道他这是杀人灭口的意思,心里有些不适,说道:“自然是带回去。”

        言冰云不赞同地摇摇头:“万一被北齐人发现了怎么办?”

        “被发现了怎么办?”范闲盯着言冰云的脸,嘲讽说道:“当然是凉拌。就算他们发现了又能怎么办?你被关了一年,这胆子也小了许多。”

        言冰云与王启年对视一眼,发现范闲今天的心情有些问题,于是很默契地闭嘴不说。范闲看了二人一眼,忽然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海棠没有看出来?只不过她拿我没办法而已。”

        王启年接着请示回国的行程安排。范闲略一沉默后,缓缓说道:“太后寿宴一过,我们马上启程,我……有些想家。”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9859/131311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