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余庆年五竹 > 第五卷京华江南 第三十八章 家法

第五卷京华江南 第三十八章 家法

        第三十八章 家法

        范府现在分成前后两宅,庭院豪奢,家宅阔大,光书房就有三个,响起一声惨叫的书房在正西边,靠着园子,是三间书房里防备最松,也是下人们最能亲近的一间,骤闻得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起,园中众人悚然一惊。

        范思辙一声惨叫之后,书房里立马响起两声女子的尖叫。范若若与林婉儿花容失色,上前死死拉着范闲的胳膊,生怕自己的相公(哥哥)一时火起,将范思辙再踹上两脚,活活踹死了。

        在这两位女子的眼中,范闲一直是个温文尔雅,成熟稳重的年轻男子,纵使也有不愉悦的时候,但从来没有表露出如此暴戾的一面,今日看着范闲脸上的重重寒霜,二女心里不由打了个颤,不知道范思辙究竟做了什么让他如此生气,却还是死死拉着范闲的胳膊,不让他上前。

        范思辙被藤子京领着老爷命揪回了范府后,急得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才觑了个空,千乞万求路过书房的思思姑娘,偷偷给嫂子姐姐递了个口信,请她们速速过来。

        范若若与林婉儿姑嫂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进书房后,听着范思辙连呼救命,还打趣了几句,这时候,看见范闲那踹心窝的狠命一脚,才知道事情肯定闹的挺大,两张小脸都白了,略带一丝畏惧地看着范闲那张生气的脸。

        “放手!”范闲嘴里说出来的话,就像是被三九天的冰沁了一整夜般,冷嗖嗖地带着寒风,“父亲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谁也别再拦我,我不会把他打死的……”

        范思辙伏在地上装死,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发现哥哥表情平静,又说不会将自己打死,心里略松了一口气。

        不料范闲接着寒寒说道:“……我要把他给打残了!”

        说话间从两位姑娘死死攥着自己的胳膊里轻松抽了出来,气极之间,来不及找家法,直接抓住书桌上的茶碗,劈头盖脸地就掷了过去,碰差一声脆响。盛着热茶的茶碗不偏不倚就砸在地上范思辙地脑袋旁边!

        热茶四溅,碎瓷四溅,范思辙哎哟一声,被烫的一痛,脸上又被刮出几道血痕子来,再也不敢躺在地上装死,一跃而起,哭嚎着便往林婉儿身后躲。一面哭,一面嚎道:“嫂子……哥哥要杀我!救命啊!”

        林婉儿看着小叔子一脸血水,唬了一跳,赶紧将他护在身后,将满脸怒容的范闲拦在身前。急促说道:“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成?”

        范闲看见躲在婉儿身后范思辙那狼狈模样,却没有丝毫心软,想着他干出来的那些龌龊事情,反而是怒火更盛。指着他骂道:“你问问他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情。”

        范思辙正准备开口辩解,却是胸口一甜,险些吐出口血来,知道哥哥刚才那脚踹的重,一时间吓得半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这么死了,惊恐之余,大生勇气。跳将起来尖声哭嚎道:“不就是开了个楼子!用得着要生要死的吗?……嫂子啊……我可活不成了……啊!”

        一声气若游丝的惨叫之后,范思辙就势一歪,就往地上躺了下去,真真把婉儿和若若两个姑娘吓了一跳,赶紧蹲了下来,又是揉胸口,又是掐仁中的。

        这时候范闲已经将今日之气稍许反泄出了少许,看着这小子装死。气极反笑。再一看书房之门大开,园中有些下人远远可以看着这里。反手将书房门关上,面无表情说道:“这一脚踹不死你,给我爬起来。”

        范思辙见他全是下狠手地模样,哪里敢爬起来,只伏在地下躲在嫂子与姐姐身后,盼着能拖到母亲赶过来。

        范闲这时候已经坐到了书桌之后,面无表情,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若若小心翼翼地递了碗茶过去,轻声问道:“什么楼子啊?”

        范闲缓缓啜完碗中清茶,闭目少许后,寒声说道:“青楼。”

        婉儿和若若又是一惊,两位姑娘家今天受的惊吓可真是不少,不过相较于范闲的那一脚踹心窝,范思辙开青楼虽然显得有些荒诞,却也并不怎么令她们太过在意,这京中权贵子弟,大多都有些暗底里的生意,皮肉生意虽然不怎么光彩,范思辙……的年纪似乎也是小了些,但……至于下这么重的手,生这么大的气吗?

        范闲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监察院一处在一夜半日之内查出的抱月楼案宗,扔给了妹妹。

        范若若满脸疑惑地接了过来,低头看着。案宗并不很长,上面抱月楼地斑斑劣迹却是清清楚楚,证据确凿,无从解释,不过一会儿功夫就看完了。

        先前一阵乱,让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几络青丝搭下额头,恰好遮住了她的面容与眼眸,看不清楚她的反应与表情,但是渐渐的,若若地呼吸沉重了起来,明显的带着一丝悲哀的愤怒,下唇往嘴里陷入,看来是正在咬着牙。

        林婉儿好奇地看着这一幕,也很想知道案宗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想走到小姑子旁边一同参看,又怕范闲趁着自己不在,真走上前来将范思辙活活打死了,所以不敢挪动。

        范若若缓缓抬起头来,面色宁静,但往日里眉宇间地冰霜之色显得尤为沉重,一双平静的眸子里开始跳跃着怒火,她望着躲在嫂子身后装死的范思辙,咬牙一字一句说道:“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问话的口气很平静,但平波之下的暗流,却让房中数人都感到有些不安。范思辙自小被姐姐带大,相较之下,更怕这位看似柔弱的姐姐些,也与若若更为亲近些,下意识里缓缓坐了起来。颤抖着声音,无比惊恐地解释道:“姐,什么事情啊?”

        范若若面上一阵悲哀与失望,心想弟弟怎么变成这种人了?眸子里已经开始泛起泪花,将牙一咬,将手上的案宗扔了过去,正好砸在范思辙地脸上,伤心斥道:“你自己看去!”

        范思辙看着安坐如素地哥哥一眼。又看了嫂子一眼,拣起案宗看了下去,越看面色越是难看——原来抱月楼做的事情,哥哥都知道了!

        便在此时,范闲眯着眼睛,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范思辙尖叫一声,嚎叫着跳了起来,拼命地摆手。吓得半死口齿不清解释道:“哥!这些事情不是我干的!你不要再打了!”

        范闲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冷冷说道:“杀人放火,逼良为娼,如果这些事情是你亲手做的,我刚才那一脚就把你踹死了!但您是谁啊?您是抱月楼的大东家。这些事情没您点头,那些国公家的小王八犊子……敢做吗?”

        范思辙颤抖着声音,说道:“有些事情,都是老三做地。和我没关系。”

        “范思辙啊范思辙。”范闲冷笑道:“当初若若说你思虑如猪,还真是没有说错,你以为这样就能洗得干净自己?我还是真小瞧了您了,居然俨俨然成了京中小霸王地大头目,你好有能耐啊!”

        你好有能耐啊。

        范思辙心越来越凉,他年纪虽然不大,但心思却是玲珑的狠,知道哥哥是听不进自己地辩解了。愈发觉着冤枉,哭丧着脸嚎叫道:“真不关我事啊!”

        便在这当儿,他又看见了一个令自己魂飞胆跳的画面。

        范若若一脸平静地从书桌下取出了一根长不过一臂的棒子,递给了范闲。

        范闲第一次来京都的时候,范若若便曾经用戒尺打过范思辙的手心,戒尺……便是范家的小家法,那大家法又是什么呢?

        是一根棒子。

        是一根上面缠着粗麻棘地棒子。

        是一根打下去就会让受刑者皮开肉绽的恐怖棒子。

        在整个范府之中,有幸尝过大家法的。只有一个人。那人曾经是司南伯最得宠的亲随,仗着范府的势力与范建地恩眷。在户部里搞三搞四,结果惨被范建一棒来打倒,如今还在城外的田庄里苟延残喘,只是腿早已断了,凄苦不堪。

        范思辙小时候受教育的时候,曾经看见过那人的惨状,此时一见范闲正在掂量着那根“大家法”,顿时吓成了傻子,张大了嘴,说不出什么话来。

        范闲走了出来,对着妻子和若若冷冷说道:“这件事情,我有责任,你们两个也逃不开干系。”

        婉儿默然退到一边,与若若并肩站着。

        范思辙看着那根棒子离自己越来越近,魂飞胆丧之下,竟是激发了骨子里地狠劲儿,一跳而起,指着范闲的脸痛骂道:“嫂子姐姐,你们甭听他的……哥……不!范闲,你也别作出一副圣人模样,我就开妓院怎么了?我就欺男霸女怎么了?这京都里谁家不是这么干的?凭什么偏偏要打我?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不过你现在和二皇子不对路,我刚好牵了进去,让你被人要挟了……成,你失了面子,失了里子,怎么?就要拿我出气?要把我活活打死?”

        范思辙大声哭嚎道:“有种你就把我打死了!你算什么哥哥!我当初做生意的时候,哪里知道你会和二皇子闹翻?这关我什么事,你又没有告诉过我!有本事你就去把老三打一顿,只会欺负我这个没爹亲没娘疼的人……算什么本事!你不是监察院的提司吗!去抓京都府尹去,去宫里打老三去!去啊!去啊!”

        啪地一声轻响,他的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并不怎么响亮的耳光,顿时醒了过来,傻乎乎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范闲。

        范闲听着这番混帐话后,气的不善,面上虽然没有显露什么,但额角的青筋已经开始一现一隐,重生以来近二十年,像今天这么生气的,倒还是头一遭,最关键的就是,他是真心把范思辙当兄弟看待,谁知道对方竟会做出这等事情来,还会说地如此振振有辞。

        “你给我闭嘴!”他终于忍不住痛骂道:“你要做生意,我由你做去,你要不非为作歹,旁人怎么敢来要挟我?就算要挟,我是那种能被要挟地人吗?我今天要惩治你,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就是因为你该打!这件事情和宫里地老二无关,和老三无关,范思辙你要清楚了,这就是你的事情!”

        范闲又是伤心,又是愤怒:“小小年纪,行事就如此狠辣,我不惩治你,谁知道你会为父亲惹上什么祸事!……我是对你有期许的,所以根本不允许你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老二老三算什么?我气的就是你,我恨的也是你,他们不是我兄弟,你是我兄弟!”他盯着弟弟的双眼,寒意十足说道:“我查的清楚,幸亏你没有亲手涉入到那些事情里面,还算可以挽救,既然你把路走歪了,我就用棍子帮你纠正过来。”

        话音一落,棍棒落。

        大家法之下,范思辙股腿之间裤破肉裂,鲜血横溢,终于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嚎叫声,声音迅疾传遍了整个范氏大宅,惊着园中的下人丫环,震着藤子京与邓子越一干下属,吓坏了那些在园中候命的范柳两家子弟,自然也让有些人感到无比地心疼难受。

        范家二少爷的惨叫声不停回荡在宅中园中,那股子凄厉劲儿实在是令人不忍耳闻,先前还伴着范思辙发狠的硬抗之声,后来便变成了哭嚎着的求饶之声,又变成凄楚的唤人救命之声,最后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微弱的哭嚎声里,渐渐能听着十四岁少年不停叫着妈妈。

        “老爷!辙儿真的要被打死了!”满面泪痕的柳氏跪在范尚书的面前,抱着他的双腿,“你去说说吧,让范闲停了,这也教训的够了,如果真打死了怎么办?”

  https://www.dushuzhe.com/book/19859/131311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