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见习土地神 > 第63章 第 63 章

第63章 第 63 章

        第63章

        和县距离海城并不远,    杜骄阳和廖成业在路上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廖成业的姨妈家。

        廖成业的姨妈和表姐兰向敏看到杜骄阳,全都愣了愣,把他请进屋之后,廖姨妈拉着廖成业到一边。

        “你不是说给我请了大师吗?大师呢?”

        “我不是给你带过来了吗,    刚想跟你介绍,    你就把我给拉走了。”

        廖姨妈瞪了他一眼:“你别也觉得是你表姐疑神疑鬼吧?尽是找我们开涮。”

        “没,    他就是在海城土地庙工作的,你要是打听打听应该知道这个土地庙吧?”

        “是那个很神奇的土地庙?不会是弄错了吧?”廖姨妈狐疑的打量着外面坐着的杜骄阳。

        “姨妈,    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

        廖姨妈这才没有多说什么,可依然半信半疑。

        两人虽然是躲在厨房说的悄悄话,    杜骄阳在客厅里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对于这样的误解,杜骄阳已经完全不在意了,甚至觉得就应该有这样的怀疑精神。

        如此,才不会被人忽悠,    毕竟这世道骗子可是不少。

        “你是成业那个去演戏的同学杜骄阳吧?我还记的以前电视里放你拍的电视剧时,    成业非拉着我们必须要看。”

        兰向敏避免冷场,努力找话题。

        杜骄阳笑了笑:“对,    我之前是演过一些戏。”

        “那你……”兰向敏想问,    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问起。

        杜骄阳过来,    廖成业是打了招呼的,她虽然已经还有准备会来一个年轻人,    可看到本尊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现在是在土地庙里工作,    懂一些玄学上的事。”

        杜骄阳看着兰向敏,    问:“你休息不太好?”

        兰向敏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脸:“还这么明显吗?我还以为回娘家会好很多呢。”

        兰向敏的气色很不好,有很明显的黑眼圈,整个人的情绪非常的低落,看起来非常的憔悴。

        肉眼明显看得出,她不管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况都不太好。

        不过想来也是,遇到这样的事,还不被最亲近的人理解。带着孩子跑回娘家,也是非常无奈和不得已的行为。

        杜骄阳听廖成业说,兰向敏和自己的丈夫还在冷战中,她回娘家之后,对方也没有过来看她。

        “身体健康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不会邪气上身。”杜骄阳认真道。

        他在兰向敏身上感受到了阴气,说明她之前是被阴魂所以缠绕的。

        这个家里并没有异样,而且她身上的阴气很淡,说明是之前被缠上的,且对方的杀伤力并不是很强。

        很多地方其实都有阴魂在飘荡,一般来说对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很多也是人类看不见的。

        普通人碰到阴魂,只要在太阳下晒一晒就没事了。

        可如果身体比较差,不仅仅是病症喜欢找上门,阴气也会对他们有伤害。

        兰向敏心里咯噔了一下,抬眼望向杜骄阳,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杜骄阳:“廖成业跟我说起你的遭遇,我相信你并不是眼花。”

        兰向敏抿了抿唇:“你为什么这么确信?”

        杜骄阳伸手在她的头顶上轻轻滑过,弹了个响指,兰向敏就明显感受到身体的不同。

        她之前不管多热的天,总是觉得身上有股凉气。有时候明明流着汗,还是有那种阴冷感。

        原本以为她生了孩子之后身体不大好了,很多女人生完孩子后,月子没做好都会落下这样那样的小毛病,说是病好像又没有那么严重,可又让人感到隐隐的不舒服。

        兰向敏之前也想去医院查一查,可她一个人带孩子,实在是脱不开身。

        她很凑巧和弟媳一块生的孩子,她的弟弟和弟媳就住在她爸妈家的对面,平常就经常来往,互相照顾。

        而且两口子都是公职人员,官不大事很多,所以也没法带孩子。

        因此她妈妈只能帮忙带一个,她的爸爸现在又没退休,所以娘家这边没法抽人过来搭把手。

        至于婆家那边,之前婆婆也过来帮忙。

        可因为育儿观念的不同,兰向敏经常跟婆婆吵架,后来干脆自己带孩子,不需要他们过来。

        兰向敏丈夫工作也很忙碌,平时回到家也不会搭把手,所以兰向敏每天都很忙,没有个休息喘气的时候,也就没为这点小事去医院检查了。

        平常也就多穿点衣服,自从生了小孩,她就没有穿过短衣短袖。

        夏天的时候,她待在空调房里,哪怕开29°,都要裹着被子睡觉。温度如果低一点,只能裹着厚厚的被子,跟自己的丈夫分两张被子睡觉。

        每次起来的时候,她都一头的汗,经常因此被她的丈夫冷嘲热讽,说她其实并不冷,都是心理作祟。

        兰向敏也试图让自己放松,可要是不裹着被子,就觉得骨子里透着凉意,会不停的打哆嗦,非常的难受。

        现在,困扰她这么长时间的问题竟然一下子就消失了,这让兰向敏感到惊奇极了。

        “你做了什么?”

        “不过是将你身上的阴气驱散而已。”杜骄阳很是轻松道。

        兰向敏激动又有点害怕:“阴气?我果然是撞鬼了!”

        “你只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保持心情的愉悦,那么邪祟就没法缠着你。”

        兰向敏更是惊奇:“就这么简单?”

        杜骄阳笑道:“说简单也简单,可现实很多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这倒也是。”兰向敏也笑了笑,“那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杜骄阳摇了摇头:“我只能确定你身边没有邪祟,至于是不是之前的房子有问题,我得看看才知道。如果没法除根,以后很可能还会碰到。”

        兰向敏想到那天的情景,不由哆嗦了一下。

        那套房子是他们花了很多钱才买下来的,虽然是二手,面积也不大,可因为是学区房所以非常的昂贵。

        而且这种房子有价无市,他们也是运气好正好碰上了。

        如果就这么放弃,她也很舍不得。

        况且还没有满两年,税费也会高很多。

        可要住在里面,兰向敏一想到那个场景就不想踏入一步。

        尤其现在还在跟丈夫冷战,顿时有些为难。

        如果她的丈夫知道她是因为这种原因带人去看房子,恐怕又是一顿大吵。

        “现在还不急。”杜骄阳知道她的为难,并没有立刻让她做决定。

        好歹自己老妈是居委会的,从小耳濡目染,知道一个小家庭的情况也可以非常的复杂。

        “我还是先看看孩子吧。”

        兰向敏抱歉道:“他刚刚睡下,你能不能等一等?这孩子一直没有好好睡,这么小的人睡觉时间加起来还没有大人多。他睡得又很轻,只要有别人进屋他就会醒过来。”

        “没关系,不用吵醒他……”

        杜骄阳正说着,屋子里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

        兰向敏皱眉连忙冲了进去,动作非常的迅速。

        这个时候廖成业和廖姨妈也走了过来,廖姨妈之前还有所怀疑,可当她听到和看到两个人的对话,怀疑瞬间消失了大半。

        她明显看到杜骄阳打了个响指,自己的女儿就有了变化。

        她也说不好哪里变了,可就是能感受到不同。

        “大师……”

        杜骄阳连忙道:“阿姨,不用客气,我是成业的同学,你叫我小杜就好了。”

        “哎,哎,小杜,你可真是年轻有为啊。我刚才竟然还怀疑你呢,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别生气哈。”

        杜骄阳不在意的笑道:“阿姨,您这样是对的。这世上骗子特别多,不能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杜骄阳忍不住多叮嘱了几句,实在是现在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太多了,很多老年人花掉自己大半辈子的继续去买一些完全没用的保健品。

        没用有时候反倒还是好事,最怕就是信了那些人的话,只吃这些三无产品,没有继续服该服的药,伤财又伤身。

        现在很多骗子都喜欢打着中医和玄学的幌子,专门针对老年人群体进行诈骗。

        “哎哟,果然是大师就是实在!要是别人肯定开始一通的忽悠。”

        廖姨妈听杜骄阳这么说,更加相信他是有本事的了。

        而且杜骄阳的长相明显是大妈喜欢的乖乖仔模样,对杜骄阳更加的亲近。

        “小杜,我闺女没事吧?”

        “阿姨,我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不好下结论。不过目前可以确定,她并没有受到很深的伤害。”

        廖姨妈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时候兰向敏也抱着孩子出来了,那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让兰向敏急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哄。

        杜骄阳站起来走了过去,伸出手:“给我抱抱吧。”

        “这孩子认生,他……”

        兰向敏正说着,就看到平时最认生的孩子竟然停止了哭泣,而且朝着杜骄阳伸出手要抱抱。

        兰向敏惊讶极了,整个人目瞪口呆。

        “真是听话的乖宝宝,给叔叔抱抱。”杜骄阳将孩子抱了过来。

        小孩已经两岁了,不像新生儿那么脆弱,所以杜骄阳也不怕自己不懂得怎么抱伤了孩子。

        “哎呦,这孩子竟然会跟人了!”廖姨妈惊讶不已。

        作为外婆,廖姨妈很少能抱自己的外孙,每次一抱就哭得昏天暗地。小时候还好,越大越排斥人,除了自己的爸妈,其他人只要碰一碰都不乐意。

        原本以为是一直没怎么带外孙,所以才会生疏。

        可这次回来了那么长时间,廖姨妈一有空就会去逗弄,想着跟外孙亲近一点。

        这么多天过去,还是没有太大的效果,总是跟他们亲近不起来。

        没想到,今天竟然主动抱抱一个第一次见过的人。

        乳名叫小烧麦的孩子认真的看着杜骄阳,奶声奶气的叫着:“爷爷。”

        “噗嗤——”

        廖成业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其他人也忍俊不禁。

        “小烧麦,你这什么眼神啊,那么大的帅哥,你竟然叫爷爷?”

        廖成业笑得合不拢嘴,有些幸灾乐祸的看杜骄阳吃瘪。

        他不会承认,他也是曾悄悄嫉妒过杜骄阳的帅气面容的。

        “小烧麦,叫哥哥。”兰向敏哄道。

        小烧麦认真的看着抱着自己人,依然非常肯定的叫着:“爷爷。”

        说完还在杜骄阳脸颊上重重的啵了一个,然后自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虽说童言无忌,可做家长的难免觉得失礼。

        兰向敏抱歉道:“小烧麦现在还不太能理解称谓是什么意思,他是乱叫的,你别介意。”

        杜骄阳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小烧麦的眼睛。

        “他的眼睛确实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啊?”

        其他人都愣住了,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逗小孩,还是另有企图含义?

        杜骄阳解释:“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又是新生,很容易看到一些大人们看不到的东西。”

        “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能力逐渐就会退化消失,只有极少的人会保留下来。”

        廖成业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你是说小烧麦是鬼眼?”

        杜骄阳点了点头:“他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至于是先天的还是后生的,我目前看不太出来,我更倾向于两者结合。”

        小烧麦之所以叫他爷爷,是看到了他的真身。

        他的真身是没有固定形象的,是随着看到的人心中形象变化而变化。

        “这还分先天和后天?”

        “是的,有的事天赋技能,也有的人是经常看到阴魂,眼睛得到了锻炼,鬼眼也就不会闭上。”

        廖成业:“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真的撞到鬼了!?”

        “结合种种,可以肯定。”

        兰向敏问:“是不是那个房子有问题?”

        “九成可能性。”

        他们身上的阴气都不重,更像是在一个环境待久了,才会慢慢聚集起来的。

        “那为什么我表姐夫没事呢?”廖成业不解。

        “大概是那阴魂没有那么厉害,对方阳气足,所以可以抵御阴气的侵蚀。不过这种环境待时间长了,对身体还是不太好的。”

        廖姨妈突然拍了拍大腿:“我记得上个房主也是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才卖了房子要去治病的吧?”

        兰向敏:“对,要不然也不会转手,价格还很公道。”

        那里是学区房,很多人会用来出租,可以收到很高的租金,还能当做一笔投资,那里房价每年都在涨。

        “我就说好房子谁乐意卖啊,肯定是那有问题才肯脱手!”

        廖姨妈很是后怕,还好发现得早,要是发现晚了,那可就麻烦了。

        兰向敏也很是担忧:“文浩一直住在里面呢,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廖姨妈连忙将她给拦住:“你待会要是这么说了,你们又要吵架了。”

        兰向敏虽说正和丈夫闹别扭,却还是很关他的。

        “小杜,你有没有办法驱鬼啊?要是能瞒着我那女婿最好。”

        杜骄阳并未言语,而是望向兰向敏。

        “妈,这事要是瞒着他,以后他会一直说我疑神疑鬼,闲在家里没事干就喜欢胡思乱想!”

        兰向敏不赞同道,她会跟自己丈夫闹成这样,是因为她的丈夫不愿意相信她。

        如果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她就坐实了罪名,那她以后都脱不开身了。

        “姨妈,我也觉得这件事还是大大方方的好。”廖成业忍不住插嘴道。

        廖姨妈望向杜骄阳:“可这样的话,小杜估计还没开始做法,文浩就要把他给赶走了啊。”

        这话一落,兰向敏和廖成业不吭气了。

        之前廖姨妈也请过大师,结果门都不让进,一点不给她这个丈母娘面子。

        为此,小两口又是吵了一架。

        一开始秦文浩也有些怀疑的,可小两口吵架,话赶话之后就坚决不信了。

        仿佛自己信了,就是低头了,以后家庭地位不保了似的。

        兰向敏是担心自己的丈夫,可原则还是要守的。

        只字片语就让杜骄阳感受到了夫妻之间的交锋,心中感慨不已,面上依然笑得温和。

        “没事,我的程序并不复杂,一开始就当我是普通客人去做客就好。等我真的抓到了,也就眼见为实了。”

        商量好,在家里吃了个饭,一行人就洋洋洒洒的一块回海城了。

        到海城的时候,正好是六点多,秦文浩也正好下班。

        秦文浩的脸色不太好看,不过看到自己丈母娘和好几天没见的儿子,眉眼很快舒展开。

        “妈,这件事不是我太犟,实在是向敏她也太疑神疑鬼了,还想要我卖了房子!”

        刚进屋秦文浩就忍不住开始吐槽,觉得自己的妻子太骄纵了。

        他们为了买这套房子花了多少心血,身上背着那么多的债,哪里能说卖就卖。

        廖姨妈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非常敷衍的嗯嗯啊啊的应着。

        就连兰向敏听到这样的话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他们带来的非常帅气的年轻人。

        秦文浩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尤其看到自己儿子跟那年轻人很亲近,还叫他爷爷的时候,更是大为震惊。

        杜骄阳走进这个屋子,就感受到了一股阴气。

        没有怨气和戾气,只是普通的阴魂。

        杜骄阳右手食指中指立于唇,嘴唇微微动了动,轻念咒语。

        秦文浩一看这架势,再联系岳母的做派,立马明白了什么,顿时恼怒不已,连忙上前阻止。

        可还没挨着杜骄阳的身边,室内突然刮起了一阵风,灯也变得一闪一闪的。

        这是怎么回事!?

        “出来吧。”杜骄阳朗声。

        一个男人从电视背景墙那缓缓的走了出来,仔细一看他的脚都是垫着的,并没有踩到地上。

        “啊——”

        兰向敏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一把拉着自己的妈妈,一边下意识躲到自己的丈夫身边。

        “就是他,那天晚上就是他!”

        秦文浩直接全身僵硬了,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是假的,肯定是做的特效!

        可紧接着,秦文浩最后的一点希望被打碎了。

        小烧麦看到那个男人,扬起灿烂的笑容朝着那男人展开双臂,咯咯咯的笑起来:“叔叔,叔叔,玩!”

        秦文浩脑子嗡的一下全空了,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那鬼魂看到杜骄阳,完全不敢回应小烧麦,战战兢兢的望着杜骄阳。

        杜骄阳在他叫出土地神的时候,直接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留在这里吓唬人?”

        那男鬼连忙摆手:

        “大人,不是的,我没有吓唬人,我只是觉得这孩子很可爱,很像我儿子,所以想要跟他一起玩。”

        大家听到男鬼出声,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挤在一起恨不得缩成团。

        虽说之前他们就知道有鬼,可真的看到还是吓了一跳,哪怕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么恐怖,跟真人差不多,可还是让人感到害怕。

        杜骄阳挑眉,男鬼又继续解释: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要出来透透气,没想到正好被她给撞上了。

        而且一般人是见不到我的,她那天身体很虚,因为太过劳累,已经在猝死的边缘徘徊了,所以才会看到我。”

        兰向敏几人都瞪大了眼,没想到还有这么个隐情。

        尤其是秦文浩很是不可思议:“你撒谎,我老婆又不用上班,一天就是在家带带孩子,怎么可能劳累得快要猝死!”

        男鬼白了他一眼,原本诡异的眼珠子看起来更可怕了。

        “你以为在家带孩子做家务不累啊?你这孩子两岁了还没法睡个整夜觉,白天跟个孙猴子一样到处乱爬。有几次要不是我托着,你老婆就一个转身功夫,他脑袋就快磕到桌角了。

        你老婆又没人搭把手,上个厕所都不敢多蹲——声明哈,我不该看的都没看。你以为不累人啊?”

        兰向敏听到这话,不由的红了眼眶。

        “原来是你一直帮着我,我一直以为是小烧麦运气好。”

        男鬼不好意思的挠头:“也确实是他运气好,别的人我也没法托住。”

        “我还以为小烧麦长大了听话了,原来都是你帮我带着,谢谢你。”

        兰向敏这时候并不觉得害怕了,回想从前种种,她感到很亲切。

        小烧麦自从会爬,就非常的调皮。

        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放在很高的位置,可他依然能从椅子那爬到桌上,然后各种抓玩。

        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下次依旧。

        有一次还用手指往插孔里戳,还好她反应快。

        可后来,渐渐的小烧麦就能自己在爬爬毯上玩了,兰向敏一开始还以为他是长大了懂事了。

        这也让兰向敏稍稍能解放一小会,不至于要无时无刻都盯着。

        在场的人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走向,秦文浩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杜骄阳问。

        男鬼怀念的看着这个房子:“我以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https://www.dushuzhe.com/book/20762/14212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