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穿成爱豆亲闺女 >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现在这档亲子节目这么火,    某八卦论坛上面已经开始磕韩念跟韩炽的关系了。

        楼主:不需要洗白韩炽了,韩念绝对跟他有什么关系,至于是父女还是兄妹这个让人感觉很疑惑,不过都姓韩,然后长相又很相似这一点就够吃瓜群众吃惊一整年的了,    而且我刚才依稀仿佛听到了韩念叫爸爸,    这个肯定不会有假。

        1楼:抱住沙发吃个年度大瓜!

        2楼:我也有点怀疑了,    细思极恐,如果真的是韩炽的女儿,    刚好是在韩炽出道一年多以后生的女儿,刚好那一年他休息了一年,    韩炽休息一年生孩子去了?

        6楼:女人生孩子要休息,你们见过男人生孩子要休息吗,你们跑错频道了吧!

        10楼:虽然这个事情没啥意义,但是感觉是一件很好磕的瓜,    我已经期待年度大戏上演了,    你们的哥哥竟然在二十一岁就生娃,完全没有到法定年龄好吗?

        11楼:现在二胎横飞,    不会是二胎妹妹吧!

        24楼:现在什么年代了,    人家即便是非婚生子不也好好养大了,    比很多怀孕了给女人塞几千块钱要人家打胎的好多了对吧,我磕的是韩炽的颜值,    难道我还真的能嫁给他了不成,    明星跟谁生孩子我管不着,    反正不会跟我生,也不会跟你生,得不到的永远别骚动。

        31楼:就觉得某些人尬吹的莫名其妙,未婚生子都让你们说的清醒脱俗了。

        32楼:我们不能否认婚前性行为的存在,现在多少人都是奉子成婚的,不能因为韩炽长得帅就不让人谈恋爱了吧,品品你们的留言,什么年代了还要给人带贞操锁,今天早上恰了一嘴巴的柠檬,满嘴的酸味。

        48楼:24楼的说得好    1,现在的年轻男孩子这么有担当的不少,韩炽教孩子还是挺有耐心的,韩念虽然很淘气,但是也有很多优点,很会处理人际关系什么的,她开直播在卖东西,

        109楼:你说啥,卖东西,我勒个去,啥情况啊,果然网红就是网红,最终的归途就是卖东西吗,看来你们的念念宝贝也不能免俗嘛,

        大家都没有忘记,韩念念那个直播账号本来就是超级有人气的账号,而且现在已经成为该直播平台人气最高的直播账号之一。

        这几年直播节目已经如雨后春笋一样从网络时代脱颖而出,短短的几年内就打得传统媒体措手不及,很多人都沉迷小视频跟直播无法自拔,最近韩念没有出来搭乐高,害这个平台的人气都跌掉了不少,还有一些本来每天习惯刷一下的人现在也不刷了。

        最近手机都没得玩,韩念也就很久没有做直播了。

        今天要不是爸爸勒令她做直播卖货,她还不一定上直播间来。

        ——好久不见了小念念,最近可好,不过最近每天都能看到你真的好开心啊,乖乖不要惹大人生气了好不好?

        ——你要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别闯祸,比让你们家的猫不吃舔舔乐还难。

        ——看你们哔哔的挺开心的,只有我知道自己在单机刷屏吗?

        ——我想知道念念怎么就卖东西了,不是说好了不是商业化直播吗,这下真的是打脸了吗?

        ——三岁看老,这么点就知道直播卖货,就没有一点点内涵吗,说来说去都是很庸俗的东西。

        ——念念怎么没有内涵了,人家能够给你把行李箱扩容两倍你信不信。

        镜头晃了晃,出现了韩念那张圆圆的小脸,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头顶上不知道谁给她扎了个小丸子,这个年龄段的小女孩有的头发还没有长粗,一扎起来就更加稀稀疏疏,让人忍不住担心小家伙长大以后的发际线。

        客厅是农村的那种老式客厅,跟以前念念直播间的背景完全不一样,光线也昏暗了许多,因为节目组还要直播的关系,客厅里面还加了灯光照明,但是明显不如韩炽家里的大豪宅那么舒服。

        她现在能看懂很多文字了,看见网友在不停刷弹幕,就盯着手机在看。

        韩炽坐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嘲讽道:“你看她看屏幕时候的样子,你确定她真的能看懂?”

        韩念很认真的跟他说:“我真的很看懂,他们说我很喜欢闯祸,好吧,我现在也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我很诚恳的跟你道歉,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看到什么都好奇,真的!”

        她这样诚恳的道歉让韩炽觉得心虚虚的,韩念念的态度好了吧他觉得对方有阴谋,但韩念念要是闹起来,他又觉得烦。

        “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啊真的,韩念念你要是连续三天不闯祸,我可以在你的直播间做50个俯卧撑我说道做到。”韩炽现在就像是自己曾经鄙视过的所有家长一样,说起韩念念的罪行来未免唠唠叨叨的,这会儿他累了,坐在客厅木质沙发上当大爷等着吃饭。

        韩念:“你怎么不问我到底能不能看懂?”

        韩炽无语了:“那你到底能不能看懂?”

        韩念指着手机屏幕,有板有眼的说:“有人说我三岁了,但是还是喜欢闯祸,说我不闯祸猫咪都会不吃舔舔乐,所以舔舔乐是什么东西?”

        韩炽:“......”我去,你还真的能看懂。

        韩念:“看你的样子好像不相信我,你承认我是个聪明的孩子有多难吗?”

        老韩家的男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一向都比较腼腆,从没有人会像韩念那样逆天动不动就来一句“爸爸我爱你”“全世界最好的爸爸”“我想我可能是太爱你了”,真的,跟不是老韩家的品种一样。

        别说要他亲口夸自己闺女,就是说句好听的恐怕都难。

        不过他有些得意,念念确实很聪明的,同龄三岁的孩子大部分还停留在认数字或者“大小”这种简单的汉字上面,但是韩念已经无师自通的能看懂弹幕上面的字了。

        其实他从没有刻意去培养女儿在某一方面的才能,因为小时候被他妈天天塞各种培训班,最后他发誓自己的孩子一定不能让她接触到更早的教育,但是最近也在后悔中,如果让韩念学点东西,她是不是就没有那么精力充沛。

        后来加入了很多家长群,也听到不少家长聊起过早教这回事,持有两种看法的都有,但是没有人认为小孩子精力充沛跟早教有任何关系,她还这么小你也不能让她参加一个马拉松兴趣班去消耗她剩余的体力。

        那么问题来了,从没有人教过韩念认字,她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直播间粉丝瞬间有一种我家有娃初养成的既视感:

        ——那些说我们是没有内涵小网红的,康康,你们家三岁的孩子能看懂弹幕吗;

        ——念念宝贝麻麻爱你,给麻麻抱抱;

        ——念念其实不用会太多了,你什么都懂我们会自卑的;

        ——这个直播间不是卖货的吗,怎么聊了这么久还没有进入正题,我好奇念念会卖什么,不过我已经跟着入了郁美净跟榨菜,念念这个皮肤真的是擦儿童霜擦的吗,大家擦同款儿童霜,怎么你的皮肤这么好这么优秀。

        ——敲碗等卖货;

        ——按照念念一贯的直播套路,我怀疑她可能玩着直播就会忘记这件事情了,大家拭目以待吧,我看着她好像现在就忘记了。

        还是铁杆粉丝比较了解她,韩念可不是忘记了嘛,她看到弹幕上闪来闪去的字就欲罢不能了。

        韩念现在认字的兴趣浓厚,看到不会认的字还要韩炽帮忙解释一下,她的记忆力超级好,看一眼就能记住。

        之前那些吐槽她小网红没有内涵的人本来想哔哔,现在只想啪啪打自己的脸。

        人家就没有专心卖货好吗,不知不觉又演变成了父女斗嘴现场。

        不过父女斗嘴也挺好玩的。

        韩炽:“我说了那个字叫双,你偏偏说是又,我刚想说你聪明吧,怎么三秒钟又打回原形。”不过人家确实是聪明,韩炽有一种养了一个虎娃的感觉,这个闺女可是他亲生的啊,越想心里越美滋滋。

        韩念念今天超可爱,今天的小丸子包包头是辛辞给她扎的,她喜欢的不得了,韩炽也超喜欢,他喜欢的表达方式是,忍不住扯了扯她脑袋上面的小丸子。

        女生都很爱护发型的,韩念一双小手狂捂住脑袋,她头发本来就很少了,怎么能扯人家头发,再这样搞她很暴躁的好不好:“那明明就是两个又,那叫又又,不叫双,不信你让辛辞看看到底是双还是又。”

        虽然本人是个杠精本精,但是杠精其实还挺讨厌别人也是个杠精的。

        韩念跟韩炽的相处模式跟一般的父女不太一样,大概也是因为韩炽生念念的时候年龄其实比较小,即使是做了爸爸,他也没有那么快代入到父亲这个角色里面来,有时候两人玩闹起来,实在是分不清是父女还是兄妹。

        有时候爸爸欺负女儿起来也是不遗余力的,韩炽还特别喜欢看女儿着急上火的样子,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韩念让韩炽上火。

        “你搞我的头发,我也弄你的头发。”韩念直接从爸爸身上爬上去,小手哗啦啦,韩炽的一头浓密的头发让女儿弄得乱七八糟。

        “韩念,我看你是三天不打皮痒痒要造|反了是吧。”

        “哼,你欺负小孩子。”

        韩念已经从自己的爸爸是个大明星,转化成为一般女儿的心态了,她现在对爸爸有点审美疲劳,不管网络上还有他的粉丝吹多少彩虹屁,她对神颜值的爸爸都已经免疫了,要她让着爸爸是不可能的,有时候惹毛了她也会翻墙。

        韩炽也已经从刚开始要对小宝贝的呵护备至,转变成动不动就想要闹她几下。

        也不知道老韩家的人都特别较真还是什么,韩炽也跟她较上劲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互相不想让。

        韩炽又捏了韩念的脸蛋一下,韩念气鼓鼓的回去要扯韩炽左耳朵上面的耳钉,韩炽赶紧护住那只耳钉,父女两个扭打成了一团。

        对于韩念突然之间从直播间消失这种情况粉丝们也是见怪不怪的了。

        大家从没有那么期待过博主能够好好卖货。

        辛辞就在不远处的厨房里面听着父女两个斗嘴,虽然好像相互嫌弃的样子,但是其实父女两个很亲昵,刚才韩炽出来的时候把念念抱着,念念好像很害羞的样子躲在他颈窝处,两个都跟小屁孩一样。

        放在许多男生身上,韩炽这个年龄段的人可能还在大学读书,享受父母关爱,但是他已经做了三年爸爸了。

        她很无奈的走过来当和事老:“好了别打了,准备吃饭吧,花甲粉煮好了哦,你卖货的到底卖不卖。”

        只要辛辞出来,父女两个就很有默契的闭嘴。

        韩炽看了她的背影一眼,突然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好像身边那些本来该存在的人还在,他应该是这种状态,如果念念也跟他一样早婚早育的话,那他应该四十几岁就可以当爷爷了。

        不行不行,光想到那个画面就受不了,韩炽很恼火的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养孩子就是有很多烦恼,比如说当爸爸的一想到闺女要是将来被那个大猪蹄子给拱了,内心就是一万点的排斥。

        自从发现韩念记忆力非常好以后,辛辞每天抽出来大量的时间跟韩念一起学习汉字,最后发现韩念掌握汉字的速度比她快多了,刚开始两人一起讲故事书的时候,经常会被韩念打断,原来她看到熟悉的字,自己要一个个的认出来。

        这才短短一周的功夫,韩念起码认识了四五百个汉字,这种认字的速度简直前所未闻。

        韩念最近很怕爸爸叨叨,在直播间自言自语:“好啦,刚才我搞砸了一顿晚饭,现在辛辞在煮好吃的,你们猜猜吃的是什么东西?”

        然后又嘀嘀咕咕说什么“以后再也不淘气了”之类的,不过小孩子犯事了以后都会说自己以后再也不淘气了,但是这样的保证估计没有二十四小时她自己都会忘记。

        网友纷纷表示不知道,看过刚才直播的人还挺多的,因为大家都在猜旁边准备做俯卧撑的这个男的是谁。

        一周没见,念念竟然都能看懂屏幕上的字了,以前仿佛是单机码字的宝贝们现在高兴死了,抱住念念要亲亲。

        但凡对韩炽稍微熟悉一点的人都听得出来这人是韩炽拉。

        直播间的弹幕也啊啊啊啊了很久,都要求看韩炽。

        电视台直播间也不放他,韩念的直播镜头里面韩炽只露出来两条大长腿。

        辛辞在旁边说道:“刚才村里的人送了一些花甲过来,我泡了红薯粉丝,晚上做花甲粉吃,今天晚上你们有口福啦。”

        本来吃烧烤也没有什么好吃的,韩念他们弄砸了青菜,没有想到村长家送过来好大一盆泡好的花甲,加上郑大妈家里有现成的红薯粉丝,干脆煮花甲粉吃。

        最重要的生蚝还没有弄脏,还是可以继续烤。

        韩念露出很捧场的笑容:“哇,花甲粉一听就很好吃,我都快要流口水啦。”

        韩炽:“.....”呵呵,你知不知道自己笑的很假。

        辛辞在一旁做菜,而父女两个在一起聊天斗嘴的时候,这种感觉特别像一家人。

        周平他们一个在院子里面玩,唐美柔这个凶狠的婆娘负责看着其他三个孩子,直播镜头应该是在厨房拍摄辛辞做菜,韩念守着直播间,韩炽负责对她冷嘲热讽,父女两个在一起相处的镜头非常有爱。

        虽然没有看到脸,直播间那边已经开始沸腾了,大家不约而同听出来了声音是韩炽的。

        不过大部分人又不是冲着韩炽才来看韩念的直播,虽然在电视台上面直播能看见韩念,但是在直播间见到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弹幕里面已经开始催她说正事了。

        ——不是要卖货吗,我已经准备好钱包了。

        ——看看念念卖啥东西。

        ——不管念念卖啥东西我都会买单的。

        ——三岁的小孩子就会卖货了,世风日下。

        韩念终于再一次出现在镜头前面,这次前面放了一个木质的小椅子,而她本人坐在前面的一个小凳子上面,面前摆着一碗花甲粉。

        她很夸张的闻了闻粉丝的香味,然后夸奖道:“辛辞煮的花甲粉好香好香啊。”

        另外一只手从另一边伸了过来,抢过去念念手里的叉子,给她把面挑高晾凉,不用说那双修长漂亮的大手一定是韩炽的啦。

        韩念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吃的流口水:“哇,我闻到香味了呢,今天的花甲粉是辛辞做的,花甲是小姜赞助的,粉丝是郑大妈家里的,等下还有烤生蚝。”

        直播间一阵哀嚎,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候跟我们讲这些无法抗拒的食物,我也敲想吃花甲粉嘤嘤嘤。

        花甲粉太香啦,也是吃货几个命好了,要不是这边弄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的,也得不到这顿好吃的眷顾。

        这对好多还没有吃饭的网友来说简直是摧残,要知道农村的晚饭弄得比较早,这会儿已经吃上了,但是好多在大城市里面上班的网友现在还在饿着肚子看直播,而且还是在围观念念吃花甲粉,你说馋人不馋人,难道现在直接关了直播间?

        那是不可能滴,念念下次开直播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

        直播间已经吵翻了:

        ——嘤嘤嘤,那种木质的椅子和凳子我小时候也经常用,我们那里小孩子还真的都是那样坐着吃饭的,看着韩念这样乖乖坐着好有童年回忆的感觉啊;

        ——做作!

        ——人家怎么做作了,你是没有过过乡村生活吗,那些哔哔哔的杠精可以死远点了;

        ——旁边那只手真的是韩炽吗,看起来好暖心哦,小孩子吃粉是很容易被烫到;

        ——韩炽也在吃同款花甲粉吗?

        ——还从没有见过念念吃饭,总有一种看着念念吃饭都很香的感觉,她吃完饭会不会舔爪爪?

        ——姐妹你也太恶搞了吧,不过念念的眼睛又大又圆,让我想到了小猫咪,太可爱啦;

        不过弹幕上面已经一阵哀嚎了,不少人求同款花甲粉的做法,还有人表示想冲进来看辛辞做的花甲粉。

        不过亮点就是,辛辞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真的会做饭,在这个年代已经很罕有啦。

        韩念很赏脸的吃完花甲粉,连汤汤水水都嗖嗖嗖的喝完了,不过没有舔爪爪,她跟直播间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因为花甲粉放久了会糊,所以要早点吃饭,等她洗了碗正式做直播。

        听声音是念念跑开了的声音,几个孩子里面她最先吃完饭,现在搭着凳子站在灶台上面坑次坑次的洗碗,等水的声音没有了,小家伙又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

        这是什么神仙孩子,吃饭不用催不用喂,自己吃完还去洗碗。

        还别说些小孩子如果认真吃起东西来,大人看的也是赏心悦目的,韩念从小就很会吃东西,一岁多自己就会用叉子吃饺子,到现在叉子勺子都用的很好,看见念念吃饭,一大群网友又开始感慨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不肯好好吃饭。

        总之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真香,自己家的就呜呜呜。

        “好啦,咱们说说这次卖的东西吧,其实就是这边的海产品生蚝啦,现在能运的几个省份,在我前面的小纸板上面,因为这边小渔村很穷,村里面好多跟我年龄一样大的小孩子都没有上幼儿园,她们要到六岁才能去镇上的小学上学,电视台这边决定帮助这边的小朋友们找到一份固定的收入,所以帮助这边的渔民卖生蚝,中间的包装和运费都是电视台赞助,赚来的钱分给这边挖生蚝的小朋友,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我的淘宝店里面下单了哦。”

        这其实也是韩念跟爸爸一起想到的点子啦,这边的人的思想比较老旧,其实很多海产品,如果能固定行程销售模式卖出去,这边的女人跟孩子也能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如果这个阶段试运行能够成功,那么助农扶贫的1.0阶段也算是完美进行了。

        顺利的话,接下来还有2.0和3.0的计划,一档节目播出的意义不仅仅是让观众觉得放松和轻松,如果能够改变一些人的观念和生活,也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让城市里面的孩子体会到农村里面艰苦的生活,让他们对父母和身边每一个人都充满感恩,帮助落后地区逐渐摆脱封建陈旧的观念,也是这次节目组此次节目的宗旨。”

        韩念说出来这段话的时候,不仅直播间的弹幕停止了,就连电视台的直播镜头那边也是静悄悄的。

        好可爱的小宝贝啊!

        还等什么,买买买。

  https://www.dushuzhe.com/book/21603/14212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