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丞相前妻想篡位 > 第六十八章·送友人(明日上架)

第六十八章·送友人(明日上架)

        眼下,她正举着筷子,斟酌先吃哪个菜比较好。

        “乐娘子。”对面的池娘子笑眯眯的。

        “池娘子。”选了花椒肉片的殷乐喜滋滋的。

        池娘子卸下了脂粉,和殷乐坐在馆子里,像极了一对即将远行的姐弟。

        “娘子此后何处去?”殷乐笑问。

        “我这样的女子,离了扬州,恐怕也只有烟花地能收留我了。”池娘子托着头,眸子里却不见悲戚,“不过转念一想,做一名弹唱的女妓,日后当个妈妈,总好等着自己被卖给素未谋面的买主。”

        她做不了重活,若是作为丫鬟,她又是这般年龄相貌,啧……

        听到这话,殷乐轻叹一声,取出一个木盒,打开盒盖。盒内装着十瓶香露,两盒香脂。

        “长安城有座青楼,叫七里桥,楼里的女子经常有以一技之长营生者。那儿的妈妈还算良善,不会逼迫清倌儿。池娘子若是愿意,可以去那儿碰碰运气。”

        这“的卢”和“由庄”本该就在七里桥大展风头,她如今只不过是把时间提前了些,把涂香之人调动了下。

        “‘的卢’是怕娘子人生地不熟,遭人冷落。‘由庄’则是别有情调,为娘子扬名的。”殷乐杏眼弯弯,声音如常,仿佛曾经在香雾间低吟浅唱的人不是她。

        那时,乐娘子轻轻拨弄着琴弦,侧耳倾听之人,表字谨之。她的一身才情,最后竟全部用到了烟花之地。

        “还有。”她补充,“你的那两千两,我用不上,现在还予娘子。”

        “娘子不怕妾忘恩负义,拿了银钱跑?”池娘子手里捻着自己的家当,突然开口。

        “我与池娘子的交易里,并没有关于金钱。”殷乐回答,“我对长安颇有了解,因此给娘子推荐了个去处。若是娘子不愿,那娘子自便。”

        “再说,娘子就算想害我,又如何?娘子知道我的背景,我能在你还没振作之前就把你掐死。”殷乐表情纯良,似乎所言并非害命之事。

        池娘子捂着唇,佯装惊讶,眉宇间闪过一丝温柔。这位小娘子,可不是简单的小娘子呵……

        这位小娘子甚是奇怪。她不图财,敢为自己一掷千金,不图名,肆意在花船上大声喧哗,却不说自己就是制香之人。

        “娘子,妾斗胆一问。寻常女子十一二时,怕是连虫子都不敢弄死,为何到娘子这边,竟是如此洒脱?”池娘子问。

        “因为我有钱,我有志,我比你们过得好,自然想要做的也要多。”殷乐的回答一点儿也不谦逊,池娘子刚想笑,又听殷乐说,“还有人赏识我,愿意做我的靠山,支持我走我想走的路。还有……”

        还有?池娘子捂住心口,小心脏怦怦跳。

        “我比你们都大。”殷乐说。

        池娘子略略张嘴,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几声:“娘子不过十二,正是舞勺之年,何来老成?”

        殷乐托腮:“我在西子湖畔做了黄粱一梦,一梦二十年,醒来发现小米饭都没熟。所以,我比你们都大。”

        “不知娘子都梦到了些什么?”池娘子扬眉。

        殷乐看了池娘子一眼,眸光闪动:“我梦到了我想做的事。”

        这便是,少年有大志?池娘子轻笑。

        她从位子上站起,娇柔地冲殷乐欠了欠身:“既然如此,旖旎便祝娘子心想事成。”

        ……

        乡试开场那日,天气正好。白云挡在太阳前,却遮不住那撒下来的阳光。

        卖茶卖水的小二一早就候在那儿,在一群面上焦灼,看着考生入场的男女老少面前大声地吆喝着。而悠闲看热闹的,干脆登高闲坐,一览热闹风光。

        一对少男少女悠闲地坐着,少年脚踏皂白长靴,身穿玄色锦袍,腰间别着把精致折扇,发冠之下黑发迎风而散。少女头戴白玉钗,身上穿着青地月明锦缎,手中捻着蝶恋花绣帕,绣花鞋不染尘地踮在地上。

        殷乐被阳光晒得忍不住眯了眼,却伸长了脖子去看外面的情形。

        “你在看些什么?”郭采练看着殷乐手里的茶一点儿没喝,一个劲儿东张西望,忍不住奇怪。

        “在看这群人被搜身。”殷乐讪笑,目光所及之处,有小吏正在对一名考生里里外外地搜查着。为观的群众纷纷捂脸,可奈何手太小,就是挡不住眼睛。

        郭采练举起袖子遮面,一口茶差点儿没咽下去:“你这副模样,真真是色胚一个。我还道之前的谣言是瞎胡扯,现在看来,殷乐的确是名男女通吃的好色之徒。”

        “冤枉啊,郭大小姐。”殷乐连连叫苦,“我对美人的爱,发乎情而止乎礼,绝无下三滥之事发生。”当然,美人儿是用来欣赏的,谈情说爱殷乐是万万不可能做到。

        “哦?”郭采练满脸的怪笑,“我昨儿还听说,有一位叫殷乐的郎君为了一个瘦马和养家大打出手,打晕养家后还将万两银子的赎金扔了养家一身,可有其事?”

        殷乐:“谣言!绝对是谣言!”

        见殷乐笑得开心,郭采练的笑容忍不住黯淡片刻。

        “我要去长安了。”她说,迎着殷乐的目光,她转而又笑笑:“我大哥被朝廷录用,要去京城做事。父亲觉得扬州有邢家,难免晦气,便要举家前往长安。”

        “这么说,长安城将会迎来一名才女?”殷乐眨了眨眼。

        “是啊。”郭采练嘴角上扬,可口中的语气却有些失落,“方才认识了阿乐,还未有机会深入了解,便要异地分别了。”

        郭采练独自惆怅着,殷乐却是喜上眉头。少年打扮的少女装模作样取出折扇挥了挥:“阿乐也有奔赴长安的意思,不如采练姐姐先行一步,替阿乐在京城人面前美言几句。”

        郭采练吃惊,心说她去美言有什么用。殷乐要去长安,肯定是以殷瑾瑜的名字去京城定国侯府,传诵扬名什么的……

        恍然间,郭采练心念微动,惊异地看向殷乐。殷乐含笑点了点头,给了郭采练肯定的眼神。

  https://www.dushuzhe.com/book/23144/15713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