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101章:试镜中【二合一】

第101章:试镜中【二合一】

        【在现代法律制度化之前,社会是由家庭构成的,而家庭本质上普遍是父权制的,在家庭当中,年龄最大的男性家长,也就是最老的长者,是至高无上的。他的统治扩展到无条件地加在他的孩子和家人身上,就像加在他的奴隶身上一样……】

        【父权制不是简单的家庭中的男性压迫女性,而是占据绝大多数社会资源的少数男性精英在“家庭-社会-国家”三个维度上压迫所有人……】

        “啊。”关琛看到这里,用黑笔在句子的下方划了线,然后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邢云,“来,考考你。”

        邢云没有回应,仿佛已经睡着。

        机舱外,未经云层阻挡的阳光,洒在他苍白的脸和一头时髦的银发上,好像在照一个将死之人。

        “别浪费时间了,”关琛平静地说,“距离你上一次装睡才过去五分钟,而你的呼吸频率却是深度睡眠的频率,已经露馅了。”

        “……”邢云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叹息,摘下眼罩。

        关琛指着书上划线的句子,问:“如果有一个小学生问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怎么跟他解释?”

        邢云嘟囔着接过书,说:“小学生才不会对这样的问题感兴趣吧。”可惜声音太轻,淹没在了飞机行驶的声音里。

        往书上看过去。

        【一个父权社会,它不仅仅压迫女性,也压迫绝大多数底层男性。】

        邢云想了想,随口说起来:

        “对女性来说,父权社会里她们被定义为‘依附者’和‘性.资源供给者’,话语权缺失,历史形象模糊,从小被教育允许女性不如男性。

        对男性来说,他们必须具备‘男性气质’,比如要具有阳刚之气、多愁善感的男人就是娘炮、不准迷茫脆弱不准哭,从小被教育以成就来肯定自己,不能穷,有钱才有一切。”

        关琛皱着眉头,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工作室招待客人时的态度,他问邢云:“那,要求别人有车有房才能结婚,算不算……?”

        “也算是其中一种。”邢云点点头。

        “啊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关琛恍然大悟,没想到自己以前也是父权制度的帮凶之一。

        现在想想,那些没钱还敢结婚的人里,也有了不起的人啊。

        关琛觉得以后自己当上总经理之后,可以出台一些优惠。

        “都怪这个东西,不然的话,我上辈子就可以吃到好吃的草莓千层了。”关琛感慨地摇了摇头,咂了咂嘴。

        邢云听不懂关琛的胡言乱语,他拉着眼罩,用眼神询问,他能否再次挑战【五分钟快速入眠】。

        “别急。”关琛把书翻到下一页,“我再考考你,这段话要怎么通俗易懂地解释给我初中学历的小弟。”

        邢云看望着浮在对流层的白云,觉得自己好想跟它们一样飘走。

        等邢云应付完关琛的初中小弟、高中小弟和大学小弟之后,飞机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听着广播里收起小桌板的提示音,邢云哀叹:“为什么我会跟你一起来啊……”

        原本坐在这个位置,跟关琛一起飞往京城的人,该是谢劲竹。

        但谢劲竹昨天突然接到《黑蛟龙2》剧组的补拍通知,关琛让大师兄先忙正事。

        按照轮次,接下来是钱良义陪同关琛参加试镜。

        但最后跟关琛一起赴京的,却是邢云。

        “为什么来?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关琛听到了邢云的灵魂发问,好心提醒他:“明知道老头最近回光返照,你还带着客户去酒吧做生意。真有你的。”

        “喂,回光返照不是用在这里的吧……”邢云想起心里的郁闷,也懒得纠错了,“谁想得到【纽约街】的酒吧他也去。”

        邢云带着表演班的学员去赚外快,地点通常是【纽约街】的酒吧。

        那里华夏人去得少,消费的基本上都是脸盲、且华夏语不熟的美利坚居民或游客。

        好巧不巧的是,放飞自我的邢老爷子,突然那天心血来潮,想喝喝洋酒,出现在了酒吧。

        华夏人在一群老外里本就显眼,更何况其中有一个银头发的。

        邢云一行人就这么被抓了个当场。

        好在邢云机智狡猾,说这正在应酬,为的是给学员争取角色。

        邢老爷子很惊讶,不知道邢云什么时候当经纪人了。

        邢云笑得像孙子一样,说才开始,才开始。

        等到了《命运钥匙》试镜那天,邢云带着装有关琛和老爷子排练片段的硬盘,出现在了谢劲竹的工作室,仿佛一个正派的经纪人,准备去京城接触《命运钥匙》剧组,看能不能把自家爷爷推介过去。如果顺利的话,老爷子就可以在京城待上几个月了。

        谢劲竹很赞同,觉得邢老师前段时间流连酒吧天天买醉,很可能是找不到新的人生目标,如果能继续在表演领域发挥余热,那就太好了。

        钱良义也像是感应到了同类的电波,很激动,瞬间“旧病复发”,把这个珍贵的机会让给邢云。

        关琛无所谓谁陪他一起,只要具备本科水平的学识就行,因为他路上需要一个知识转译器。

        为了准备【杀手】角色,关琛陆续买了几本参考书,以为能在试镜前看完。

        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水平。

        虽然看起来不再发困,是天大般的进步,但书里每个词每句话都要理解,阅读速度极慢,可谓举步维艰,宛如龟爬。

        比如书里讲到,【西方父权制的观念建立,来自于古希腊“厌女情结”】,关琛就要去找古希腊的书来看,还要上网查一下什么是【厌女】。

        书里讲【华夏的父权制,主要来自于礼教社会的“宗族制度意识”】,他就要搜什么是【礼教】,顺便再找宗族制度的书来看。

        只是短短一章,他的书单就已经列了好几本别的书需要先看。

        等这些书买来之后,关琛发现想要弄明白这些书里的知识点,他还得继续买。

        最后一本带出几本,几本带出一片,像是无穷无尽的树状图,这么几天要全部看完,根本来不及。

        高中境眼看着就要暴跌回初中境,关琛心里着急,连忙闭关巩固。

        整个五一黄金周,除了必要的排练、进食、采购和日行一善,他基本没怎么出过门,就待在家里看书看资料。

        小熊陪她姐一家去外国旅游了。吴砚参加校队集训,一天到晚要训练。

        只有垃圾少年整天游手好闲,被关琛捉来,花点钱让他帮忙整理资料。

        直到今天赴京试镜,关琛才算勉强碰到了最早买的那本有关父权书的阅读门槛,很不容易。

        收好书,走出机场,关琛和邢云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往试镜的地方去。

        现在的导航功能并不发达,无法具体到某个门牌号。

        到了田导给的那条街之后,司机便慢腾腾地打算从东边挪到西边。

        当关琛看到街边的小孩走得都比车子快之后,他果断便下了车,步行自己找。

        两人正走着,突然有人拦住了他们。

        “泥嚎。”

        拦住他俩的是一个外国小孩。小孩的身后是另外三个外国人,从外表看,像是北美或西欧的。

        两个中年人带两个小孩。脚上穿着运动鞋和帆布鞋,背着包,戴帽子和墨镜,像是一家人来旅游。

        关琛看着小孩,有些开心。

        一是开心自己小孩缘一如既往得不错;

        二是因为他今天的日行一善还没做完,如果小孩是来问路的,那等于是撞到了枪口上,刚刚好。

        关琛用手按在小男孩的头顶,居高临下地问:“做咩啊?”

        小男孩懵了,被按着的脑袋不敢转,只能用眼珠子尽可能地向身后的爸妈发去求救讯号。

        爸妈没管,只是用鼓励地眼神看着小孩,用英语告诉他:“学校里不是教过么?打招呼怎么打?”

        当小男孩摇头表示实在不知道之后,另一个躲在大人身后的小女孩也被两个大人拽了出来,“你去试试,平时华夏电影看了那么多,听了那么多华夏歌,去说两句。”

        小女孩羞怯地走到关琛身前,扭捏了几秒,终于鼓起勇气问关琛:“普通话?中不中?……”

        关琛笑了,竖起一个大拇指称赞对方:“君华夏语本当上手。”

        既小男孩之后,小女儿也中断了对话,她转头无助地看向爸妈。

        邢云看了看关琛,举起手腕,用手表示意时间不早了,再玩下去可能就要错过试镜了。

        关琛只好收起玩乐的心思,回忆外国电影里打招呼的场面。

        “哇擦哇擦()?”关琛用英语问两个小孩怎么了。

        这下对面一家四口一下子激动起来。

        关琛眨眨眼,小心翼翼地继续说了句:“hello?”

        “喔喔!——”四个人举起双手,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how  are  you?”

        “喔喔喔!——”四个人激动地挤在了一起,手握着手,面色通红。

        太夸张了吧……关琛虽然知道这边全世界都在学华夏语,但没想到,见到一个区区会讲点英文的华夏人,竟然能这么激动。

        两个中年人甚至还拿出了相机,想要合照。

        关琛觉得自己玩够了,挥挥手准备走了。

        “wait!请等一下!”一家四口才反应过来拦下关琛的理由。

        小男孩拿着一张百元美钞,用半华夏语,半英语的句子,问关琛,能不能换成华夏币。

        他们站的位置,是在一家甜品店前面。想来是旅游的时候发现华夏币用完了,所以随机找路人来换。

        关琛愣了一下,然后严肃地摇摇头。

        “这是真的。”小男孩以为关琛怀疑美钞的真伪,连忙甩着钞票,表明是真钞,并说,“只要二十华夏币。”

        “不是钱的问题。”关琛解释,“也不是亏不亏的问题。”

        “想换钱,去银行。”关琛用英文说完,便抓着小男孩的双肩,把他慢慢绊倒,放在了地上。

        两个家长大惊,连忙跑过来。

        结果两人被关琛挨个放倒。

        周围的路人看到后,哈哈大笑。

        小女孩站在远处一脸茫然,但她也没能逃脱关琛的毒手。

        “警惕一点,别以为我帅就是好人啊。”关琛拍拍手。

        一家四口从地上爬起来,又惊又怒,眼看关琛还想再来一次,他们连忙走远。

        走出一段距离后,邢云问关琛:“怎么做好事不做到底?”

        “已经做完了。”关琛得意地说。

        邢云不知所以,瞪圆了眼睛,表示自己没瞎好吗。

        “出国在外,财不露白啊。”关琛说。

        私下换汇的法律风险其实很小。

        最大的风险,其实是露财的人可能会死。

        “针对外国游客实施的犯罪,风险很低,收益却很高。像那种光天化日把钱拿出来,等于是主动帮当地心术不正的人完成筛选,表明自己脑子笨,经验少,警惕不足,而且肉肥。”关琛一脸回忆着什么的样子。

        邢云觉得关琛在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神十分危险。

        “跟像是在森林里遇到天真的动物。如果不想它们以后死在坏人手上,办法就是,好人也不要对它们好。”关琛得意洋洋地说:“这是我前几天在书上看来的知识点。”

        “……”邢云捂着额头欲言又止。

        关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拳头一砸手心,“啊,差点忘了!”

        “怎么?后悔了?”邢云说:“你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刚才要是有人录了视频,拍了照片,你以后火了之后,这就是你的麻烦……”

        关琛从怀里掏出小册子,噼里啪啦在上面写着什么。

        邢云眼尖,看到关琛翻到一页页头写着【擅长】两字的地方,在最后一行写上【多国语言】。

        在【多国语言】的上面,写着的是【自制窃听装置】、【无保护徒手攀爬】、【跟踪和反跟踪】……

        邢云看得呼吸越来越弱。

        这写的都是什么啊!

        “找到了。这里就是试镜的地方。”关琛突然收起小册子。

        邢云顺着关琛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家餐馆。门牌号和地址对上了。餐馆的门外,除了挂着不营业的牌子,还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红孩儿大战黑猫神探》试镜现场】。

        邢云转头,看着跃跃欲试的关琛,他突然松了一口气,那个危险的小册子,应该是为角色准备的道具。哈哈,差点自己吓着自己。

        两人心情愉悦的人往餐馆走去。

        门外有工作人员拿着,看到两人从正面走来,工作人员还愣了一下。正想拦住关琛,说餐馆不营业的时候,就看到关琛拿出了《命运钥匙》的剧本,然后报上了自己名字。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连忙拿出名单和照片,反复检验今天名单里的确有一个既不有名、也没关系的演员要来试镜之后,才收起警惕,放关琛和邢云进去。

        《红孩儿大战黑猫神探》只是打掩护的片名。

        一楼的大厅里,坐着一些悠闲的工作人员和艺人的团队成员。正在小声交谈,或吃着店里的甜品。

        关琛两人被工作人员引着,走楼梯来到二楼,沿包厢的走廊往里走,来到了最后一间。

        打开门,里面已经有了几个待命的演员。

        邢云往里面扫了一眼,然后问工作人员,“洗手间在哪里?”他按着关琛的肩,说,“我们先去洗洗手和脸。”

        关琛没有异议。

        工作人员带着没有进门的俩人,来到了走廊中段的洗手间。

        工作人员走后,邢云检查了一遍厕所没有任何人,走到关琛身边,小声问:“刚才房间里那些人,你认识不认识?”

        关琛回答:“不认识。”

        邢云说:“那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先有个准备。”

        关琛不明白他需要什么准备:“等会儿不是各演各的么?”

        “通常,导演试镜都是让演员一个一个进去单独试镜,但有的导演比较怪,会让两个角色或者几个角色一起试。”

        “田导是哪种?比较怪的那种?”

        “他是前面那种,不怪的。”

        关琛翻了个白眼:“那么请问,你刚才那句话有说的必要吗?”

        “不可不防嘛。”邢云说,“毕竟竞争对手一个个都厉害得不得了啊,我们能做的,只有多想一点,多争取一点胜算而已。”

        通过镜子,看着低着头轻声细语的邢云,关琛说:“行,那你都讲讲。”

        邢云讲完一圈里面的人,最后着重讲:“其中有三个,很可能演的是【杀手】。你知道一下,也算是心里有个底,知道自己的对手在什么层次,然后拿出更好的状态来。”

        “哪三个?”

        其中一个嘴有些凸,面容极其普通,甚至可说略丑,仿佛在人群里溜几圈就可以让人找不着。从外形上看,可谓天生的杀手。邢云说,这人是艺术大学出来的,但是很小的时候就混迹片场,可以说是在片场长大的,有丰富的片场经验和群演经验,目前已在动作片和喜剧片领域闯出名堂,有武打的功底,也有喜剧的群众基础。

        另一个面相普通,但穿着正装,看着剧本,很有气场。根据邢云介绍,此人是实打实的天才演员,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拿过【金牛奖】男配,此后无论是文艺和商业电影都游刃有余,履历吓人。在三十岁到四十岁这个年龄段,算是最受业内同行肯定、导演青睐、观众信任的演员。

        还有一个,面容英俊,气质不俗,但让人感觉不拿腔拿调,不端着。刚才门口打开之后,看到关琛,这个人是里面几个试镜演员里,第一时间露出亲切笑容的。关琛原以为是菜鸡,但用邢云的话来讲,这人是实力派偶像,横跨影视歌三栖,人气十分恐怖。演戏以努力出名,会做人,在业内口碑很好,更可怕的是,背后关系大得不行。

        “都很厉害啊,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关琛啧啧感慨。演过两部戏的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鸟了。

        “没有优势。”邢云冷静地说。

        “啧。”关琛不爽地往自己的脸上泼了一捧清水。有点怀念大师兄了。

        如果大师兄在这里,肯定一边按着他的肩膀,一边用八百字小作文鼓励他。

        “没有优势,不代表没有胜算。田导没理由让你什么都没有的新人白跑一趟。”邢云也没有一味地让关琛失去信心,他说:

        “没有优势是指,他们擅长的,你刚好也都擅长。动作、搞笑、演技、气质……只不过没有他们现有的成就那么突出。但……胜在综合。”

  https://www.dushuzhe.com/book/26776/18363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