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九章 帝国利益

第六百零九章 帝国利益

        窗外烟雨凄迷,雨水顺着屋檐如珠串一般滴落,隔壁不时传来的夫妻间喁喁私语和低声谈笑,却已经清晰入耳。

        长乐公主凭窗远眺,清冷的空气夹杂着水气扑面而来,目光如同烟雨一般迷蒙。

        “愿娘子相离之后,

        重梳婵髻,美扫娥眉。

        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

        解怨释结,更莫相憎。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是当初和离之时,长孙冲相赠的和离书上写就的话语,看似意味隽永,心平气和,充满了深情与祝福,实则却是“别亦不宽、爱恨交缠”。

        那一段婚姻彻彻底底的摧毁了她的人生,少女之时所有对于幸福的憧憬都在现实当中被撞击得支离破碎,生活从未因为她人世间最尊贵的身份而有所优待,在享受着人世间最极致之尊荣的同时,也付出了对于一个女儿家来说最珍贵的一切。

        上天总是那么公平,在赐予你一样东西的同时,往往也会取走一件相等的东西……

        若自己不曾被赐婚于长孙冲,亦或者能够晚生几年,是否便能够遇上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可惜,人生没有重来。

        所幸,人生没有重来……

        *****

        雨幕之中,魏王李泰撑着雨伞穿着雨靴,大步流星的走进这一处位于苏州城外的庄园。徐氏庄园已经被彻底破坏得不成样子,多处损毁,花园更是被乱兵踩成了一摊烂泥,所以穆元佐便将自家位于城外的庄园贡献出来,此处本是他老父母所居,为了讨好王爷公主,干脆将父母也给接到了城内府中……

        进了正堂门口,李泰将手里的雨伞递给一旁的内侍,抖了抖衣摆上沾着的雨水,跺了跺脚,这才脱去了鞋子,踩着地板走了进去。

        房俊正盘膝坐在窗旁的茶几前饮茶,见状将将起身欲施礼,便见到李泰摆摆手,快步走到近前坐下,道:“给本王斟杯茶。”

        房俊便顺势坐下,取过一只茶杯用热水烫了一下,略微清洗,斟了一杯茶。

        李泰拈起茶杯,一杯热茶分三口饮尽,这才长吁一口气:“热汤入喉,暖心暖肺,提神醒脑,齿颊留香!一盏热茶胜过珍馐佳肴,凭窗远眺胸臆尽展,二郎的确会享受。”

        未等房俊回应,却又自顾自抱怨道:“这江南哪儿哪儿都好,可就是这天气着实令人难受。一场雨下了这么多天,被褥衣服始终都是潮的,攥一把能够攥出水来,看似不冷,可是这湿冷的空气直往人骨头缝儿里钻,还不如关中寒风凛冽割面如刀,起码屋子里暖和啊!”

        在关中虽然冬天更冷,但门窗的缝隙都密封上,屋子里燃着地龙,这些年有普及了火炕,甚至再燃气一盆香炭,那简直比春天还要温暖。

        可是这江南之地似乎连空气中都蕴含着水分,尤其是这淅淅沥沥的雨天,哪怕正堂里燃了香炭也感受不到几分暖意……

        房俊执壶给茶杯之中续满茶水,笑道:“殿下语气之中颇多抱怨,可为何微臣却未从殿下眉宇之间感受到半分沮丧,反而眉梢眼角似乎都流淌着不可自抑的喜庆之色?”

        “哈哈!不愧是享誉天下的诗词圣手,这份观察入微的本事,当世少有人及!”

        李泰得意一笑,拈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之后一本正经的侧过身冲着房俊拱手施礼,道:“本王此番大有收获,皆是拜二郎之赐,这等情谊没齿难忘,本王素知二郎胸襟广阔、器宇轩昂,故而也不多说那些个感激之类的废话,只有一句,容后图报!”

        这回厚颜恳请房俊陪同他南下,只为了接受那些江南士族赔偿房俊的产业货殖,又使得房俊历经九死一生,本应当心存愧疚才是,可熟料却因此使得各家人心惶惶之下竞相跑去自己那边钻营,试图让自己给他们说说话,免得房俊怒火万丈之下不管不顾采取报复,由此而来的货殖钱帛简直车载斗量。

        大大发了一笔横财。

        愧疚是肯定愧疚的,毕竟原本就不需要房俊南下,可即便是亲王之尊见到那些士族献上的钱财也不免动容,欢喜也是真的欢喜。

        房俊便嗟叹道:“这世道便是如此,从无公平可言。有些人家贫如洗穷困一生常常三月不知肉味,有些人生来富贵锦衣玉食何而不食肉糜,有些人利刃加身九死一生遭受无妄之灾,而有些人邀天之幸坐享其成自有金银满仓……啧啧啧,《道德经》中说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应当众生平等无分彼此……纯粹扯淡嘛。”

        李泰得了便宜便卖乖,正色道:“诶,无端诋毁圣人之言,这可使不得。这个问题你得反过来想想,虽然本王如今收受了大笔钱财,可你也因此收获了本王的真挚情感。钱财乃身外之物,来去如浮云,可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却能够历久而弥新,一生一世,不能或忘。由此可见,你的收获比本王多得多。”

        房俊瞪着眼睛,赞叹道:“微臣从未见过这等厚颜无耻之辈!”

        狡辩倒也罢了,偏偏还能这般东拉西扯,李泰你能不能要点脸?

        李泰再是脸皮厚,此刻也不禁老脸一红,干咳一声,摊手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本王当真如何不要脸了似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回你险死还生,当真不打算追究这些个江南士族?”

        房俊呷了口茶水,道:“不瞒殿下,此番遭受刺杀,微臣深感愤懑,大唐立国以来虽然历经多次朝廷争斗,可自从陛下御极以来,却是君臣投契、朝野和睦,从未发生过此等穷凶极恶之事。若是人人都有样学样,无论斗争之一时胜负便寄希望于暗地里出手,长此以往,岂不使得人心惶惶,君臣离散?此乃亡国之兆也!可话说回来,这次江南士族大多皆是收到牵连,实际上都是无辜的,微臣若是一股脑的不分青红皂白尽皆报复,难免有人便会遭受无妄之灾。尤为重要的是,江南乃大唐钱粮富庶之地,年年税赋缴纳皆占据全国的大头,在东征即将开始之际,微臣岂能因为一己之私使得整个江南产生动荡,进而影响到税赋征缴,扰乱陛下的东征大业?”

        继而长叹一声,无奈道:“个人之恩仇,如何能够凌驾于帝国利益之上?微臣固然没读过几本圣人微言,却也知人间正道,这一回就便宜了那些个家伙吧,只是敲一敲他们的竹杠,让他们割下来一点肉,希望能够记得疼。”

        窗外雨声淅沥,寒气扑面而来,李泰却觉得精神振奋,胸臆当中自由一股气流激荡。

        他挽了挽袖子,亲手执壶给房俊面前的茶杯续上茶水,正色道:“二郎之胸襟,远超天下英雄多矣!这一句‘个人之恩仇不可凌驾于帝国利益之上’,实在是令人茅塞顿开、心情激荡!若人人皆能如二郎这般视帝国利益至高无上,吾大唐定可横扫寰宇,再现强汉之风骨,普天之下,皆为我土,率土之滨,尽归吾臣!”

        房俊也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一种久违的热血在激荡澎湃,似乎又回到上辈子曾经历过的“愤青”岁月,干脆举起茶杯,大声道:“那微臣便以茶代酒,敬吾大唐千秋万载,一统寰宇!”

        “好一个千秋万载,一统寰宇!若父皇在此听闻此句,定会装置凌霄、浮一大白!”

        “殿下,请!”

        “饮圣!”

        茶杯碰了一下,也不顾茶水滚烫,一口饮尽。

        男人之间便是如此,有些时候情绪到了,一丁点的小事都可能引起强烈的共鸣,谁心里还没有一个励精图治强国强军的梦想?

        无论时移世易、沧海桑田,哪怕这一个曾经屹立在世界之巅的民族备受欺辱,这一片神州大地满目苍夷,也照样会有那样一群热血澎湃的年轻人为了渺茫之目标抛头颅、洒热血,无怨无悔,可鉴苍天!

        强汉之筋骨,盛唐之风韵,早已镌刻在这个民族的灵魂深处,追忆曾经的荣光,早已成为每一个华夏子孙舍生取义、一往无前之动力。

  https://www.dushuzhe.com/book/3334/143051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