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有间书屋 > 第五十五章 驱鬼

第五十五章 驱鬼

        渗着白光的面孔忽忽悠悠的来到我面前,我觉得手心攥着冷汗,后背像是灌了凉风似得。

        这家伙是人还是鬼?我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它。

        忽然它的嘴动了一下:“小师傅··您醒啦?”

        哎呀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我一伸手把那人手中的烛台抢了过来。

        “你举就举远点,放下巴低下干嘛?”那人听我这么说呆愣了好半天。

        “对不住小师傅,让小师傅受惊了。”

        我拿着烛台才看清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原来是一间古雅别致的卧房。点亮一盏盏房中的灯饰,视野一下就开阔起来。

        黄花梨的小桌椅,红檀木的古床上面卷着纱帘,青彩瓷瓶以及名人字画一应俱全。我打量着四周,感觉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身临其境一般。

        转念一想,对呀!我就是穿越到了古代,我为张梦而来呀!

        哎~~要不怎么说喝酒耽误事呢?一晕就容易忘记很多重要的事情。低头看看自己的僧衣,我的理智终于回归正途。

        “你是谁?”我看着那个叫我小师傅的男人,模样看起来四十几岁,中等身材,肤色有些蜡白,尤其是一双眼窝黑的跟涂了眼影似得。难怪我刚才瞧他害怕,有光的时候看也挺吓人。

        “小师傅有所不知,你在路边被人撞倒,我见你昏迷不醒所以带到自己府中歇息。我便是这宅邸的主人严柏松,你也可以称呼我为严员外。”

        我了然的点点头,看来真是自己遇到贵人了,不然睡在大街上多危险,外一被马踩了呢。

        我们正说着话,房子外面又传来一阵骚动,好像有很多人奔走叫喊。

        我好奇的指了指外面。

        严员外拖着步子走到木椅旁坐了下来,哀怨的捶了捶腿:“不瞒小师傅,严某膝下只有一女,年芳十八,数月之前去庙会参拜,谁知回来之后便了怪病,夜夜疯癫。其实严某对驱邪捉鬼之事并不相信,可小女身上生的病症又让我无从医治,今日我与小师傅有缘,还请小师傅帮帮柏松,救小女一命。”说着严员外竟然噗通一下跪在我的面前。

        他这一跪给我吓一跳,腿肚子一软也跟着跪了下去。

        “哎哎哎!您千万别这样,快点起来,我们站起来说。”

        我才24让一个4o几岁的人跪地上求我,那我哪受得了。可是这个严员外也挺有意思,他确定要找个尼姑给他女儿驱邪吗?我总感觉这种事情应该是老道干的,和尚尼姑什么的好像渡比较在行。

        将严员外从地上扶了起来,我装模做样的双手合十,口中嘟囔了一句:“南··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个员外要不你还是找道士吧,我有心想帮你可我不见得行。”

        严柏松摇了摇头:“小师傅有所不知,近几个月来我已将附近所有的道观走过,请来的道长不计其数,但是未有一人可解小女的症状,只有白云观的观主如虚道人说过,小女是被魔物侵蚀,熬不过半年也就一命呜呼哉···”

        员外说着抹了一把眼泪,看他这样为了女儿,我的心也跟着难受。

        “那个什么··你先别哭了,带我过去看看吧。”

        我觉得先去看看他女儿什么症状再说,外一是什么羊癫疯或者精神类疾病,我回去研究研究或许能有偏方呢。

        听我这么说严员外擦干泪痕,目光里充满希望,在他眼中哪怕只要一线生机,都会成为动力。

        跟在他身后走出厢房,经过一处松石假山布置的花园,即便是在夜色里依然看得出唯美的景致。经过花园之中的长亭,离得不远便是一座弯月拱门。

        严柏松停下脚步指了指那边:“此地便是小女蓉娟的闺房。”

        二层的小独楼,八角风铃顶,粉黛飘香来。

        我刚进入一丝遐想,小楼内噼啪作响的声音便打破了夜的寂静。

        “啊~~哈哈哈~~”一个女人诡异的笑声让我惊恐,那是一种渗透到心底僵硬的笑,在我听来只有精神病院里才听得到的声音。

        “她··她··她不会咬人吧?”我胆怯的询问严员外。

        “小师傅你不要靠太近施法,上次的道长手臂上的肉还没长出来。”他表情很严肃一点也不像开玩笑,我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接下这个苦差事。

        别的不说,关键我真的不懂,我念南无阿弥陀佛能好使不?

        掸了掸身上的僧衣,正了正头上尼姑帽,我是硬着头皮往小楼上面走去。

        突然几个丫鬟模样的女孩从楼上连滚带爬的跑了下来,哭花的脸极其恐怖,还有一个捂着滴血的手。

        不知道手指头还在不在,我皱着眉紧张的望着她们匆匆离去的背影。

        咽了咽因紧张分泌的唾液,脚下一滑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回头看了一眼庭院里小门外的严员外,他还满怀期待的望着我。

        我心中暗骂了两句:都摩一羽那两个家伙见我丢了也不知道找找我,害我被人拖来驱邪。

        “九公子···九公子···是你来了吗?”闺房内一个娇羞的女孩很温柔的问道。

        九公子?我总觉得这称呼好像在哪听过。

        不管那么多了先回答再说:“啊!是我!我来了。”

        那女孩的声音似乎更加痴迷缠绵:“小蓉等得你好苦,你快进来呀~~”

        推开房门,一阵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那似乎是一种花香又或是一种异香,十分特别,我恐怕是这辈子第一次闻到这种气味。

        闺房内很乱,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桌椅都是随意倒下的,青花瓷瓶的碎片散落一地,斑斑血迹和不知哪来的清水混合在一起。

        远处的床榻上坐着一个人,我只能看见她的小腿和赤脚,上半身被长长的挂帘完全挡在里面。

        幸亏这房子里还有几盏蜡烛,不然我肯定是连进都不会进来的。

        “咔嚓!”一个不小心我又踩碎了一块瓷片。

        好疼!————这个黑布鞋的底子也太薄了,直接就穿透扎在我的脚心上了。

        我强忍着眼眶眶里的泪水,继续小心的往里面走了走。

        “九公子~~快到我这边来呀~~”

        我隐约可以看见挂帘里的女孩在向我招手,我只能咬着牙慢慢的一点点向她靠近。

  https://www.dushuzhe.com/book/426/183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