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有间书屋 > 第125章 财劫

第125章 财劫

        缓了半天忘尘才从错愕中回过神,匆忙的拿起手中的画笔在洁白的纸上描绘起来。

        他专注的目光时而看向女人的裸背时而看向画纸,简单的线条逐渐勾勒出轮廓,我就站在他的身旁默默欣赏,可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越是细致的观察越让他感到紧张,额头渗出的汗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微微泛红的面色难掩他心中那丝渴望。

        我看得很着急,生怕他会把持不住,可又不知道怎么帮他。

        画纸上的美女一点点形成,和岩石上端坐的女人非常像,这让我想起泰坦尼克号里的情节,杰克在给露丝专注的画像。

        “可以了。”忘尘有些沙哑的说道。

        女人简单披上轻纱,赤着脚走了过来。白皙的大腿透过裙摆显露出来,岔口几乎到了腰间,里面肯定是什么都没有的,这一点我非常确定。

        我看了看忘尘,他似乎也现了,躲闪着目光尽量不去注意那里。

        女人绕道画板前,仔细端详自己的素描,脸上渐露笑容。

        “果然画的很美。”说着一只手,指尖慢慢搭在忘尘的肩膀上,一点点爬上他的脖颈,接着是脸颊,顺手摘下他鼻梁上的黑色眼镜。

        开始啦!开始啦!女妖怪准备要下手了。

        我急得去抓女人的手臂,可是我的手穿透她的身体直接滑了过去,仿佛我是虚幻的一样。

        “小薇,你是碰不到她的。”顾良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

        “都说了你不许看!!”

        他无奈的笑了笑走向远处休息。

        忘尘被女人撩得面红耳赤,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如同被石化了。

        女人攀起的一条腿跨上了他的腰间,像极了蛇精,耳畔的厮磨和轻抚再加上她美丽的容貌,恐怕叫个男人也抵挡不住。

        我很质疑神出的这道考题,如果不被诱惑才奇怪吧?

        现在我基本已经放弃忘尘能靠自己把持住的想法了,这怎么能叫色劫呢?这完全就是一个坑好不好。如果那女人长得平淡无奇,男人抵不住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独处,想入非非,那或许是男人的不对,但是这么美的妖物···

        哎~~我不愿再去想,准备找顾良离开这里吧。

        “对不起,请你自重!”忘尘突然挣脱美女的纠缠,慌乱的躲开。

        哎呦喂!尘宝宝不错嘛,关键时刻怎么想通的呢?

        “你···觉得我不漂亮吗?”美女睁着大大的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他。

        “不是、不是,你很美,但是我不能这样,我觉得大家应该先彼此了解,在考虑要不要在一起,没有爱的性,是可耻的。”

        说得好!我激动得都快鼓掌了。

        美女很愤怒,扔下他的眼镜,甩着蓝色透亮的裙摆气呼呼的走进木屋里,留下一脸茫然的忘尘。

        他蹲在地上把自己的眼镜捡了起来戴好,整理好画板和画笔,默默的背上画夹,继续向着山路上方走去。

        木屋里传来微弱的谈话声,我很好奇想进去看看,顾良拉住了我的手。

        “那是考官在评核他的成绩,不用进去,我们只要继续跟着他就好。”

        我的脸颊抽动了两下:“还有考官??良,讲真的如果有天我也想获得笔是不是也要经历这样的考验?”

        他摇摇头:“小薇不会拥有自己的笔。”

        “我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有必要先给自己扎一针预防下:“如果我的测验用你来色诱我的话,肯定过不了。”

        顾良笑得很开心:“那我就在这个世界里永远陪着你,你到哪我就到哪,让你的测试永远不会结束。”

        我踮起脚努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诚恳的看着他:“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句最经典的话怎么说来着: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咱俩还在这谈情说爱的功夫,忘尘都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我们并不费力的快步追过去。

        “良,你说他第一关是不是算过了?”一边走一边问顾良。

        “嗯,我想应该是合格了。”

        “那你知道下一个考题是什么吗?”我好奇的追问道。

        顾良停下脚步想了想:“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财劫,所谓财劫其实对某些人并没有太大的难处,就看人是不是能把金钱置之度外,当然如果是对钱财特别看重的人会很麻烦。”

        我也觉得这题不难,顾良带着我午夜去商场横扫的时候,最后我不也是控制住了对物质的**。

        临近夕阳黄昏之时,忘尘走到了山顶,凛冽的风吹得我头都乱了,但是却没感到寒冷。山顶的平台上依然有一个木屋,和半山上的那处非常相似。

        忘尘好像可以感到冷风的侵袭,夹紧身体不停的摩擦双臂,敲响了木门。

        “谁啊?”屋里传来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你好,我是过路的画家,因为天黑了没地方休息想在这借住一晚,您看方不方便?”

        “不方便!不方便!你找别的地方吧!”男人很干脆的回绝了忘尘的请求。

        “我看山顶上只有你这一个木屋,如果你不收留我就要挨冻了,拜托帮帮忙好吗?”他依然没有放弃站在门外哀求。

        屋里沉默了一阵子,传来男人的回答:“要住也不是不可以,你有钱吗?”

        忘尘赶忙在自己的身上的马甲兜里翻找,终于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

        “有,有,我这有四百多,够吗?”

        可能是听说有钱,屋里的男人慢慢将木门打开,露出一张猥琐的脸。

        一高一低的眉毛很粗,老鼠眼鹰勾鼻子大嘴岔,左边的嘴唇上边鼻孔下面还有一颗黑痣,卷曲的毛毛让人看了感觉很恶心,好像鼻屎没擦干净一样。

        不过这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依然穿着天蓝色布料的衣物,同样是蓝,刚才那美女穿得就是美若天仙,到他身上就跟工作服似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猥琐男看了看忘尘手中的钱,眼珠子骨碌乱转了几圈,突然整个身子探出门外,一伸手便将忘尘手中的钱抢了过去。

        忘尘还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两只手仔细的点验钞票。

        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念叨:“就这么点钱···太Tm少了,算了,让你睡一宿就睡一宿,天亮就快滚啊!”

        “谢谢你。”忘尘背着画夹走进木屋里,我和顾良也跟着走了进去。

  https://www.dushuzhe.com/book/426/1833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