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乾坤诡仙 > 第十九章 章鱼战金骨骷髅

第十九章 章鱼战金骨骷髅

        彩月公主?张愚顿时心中凛然!

        这家伙在魏国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当今天子的掌上明珠,据说才貌双全,今日看来,这相貌便没有造假。

        只是,都城天京城离此地可不近,少说也要五千多里,怎么就能碰上了?

        “咦,这位是?”那贵公子看到张愚就站在前面不远处,和他们对视,便好奇问道,甚至上下打量。

        “张四郎公子,我的本宗,刚认识的!”张孤容浅笑回道。

        “哦,张公子?不知公子的张姓,可是皇室之张姓?”贵公子试探性问道。

        “是也,非也!”张愚打了个哑谜,不打算细说。

        张孤容扑哧一笑,而后招呼张愚过来:“公子,萍水相逢,可愿与我等同玩?”

        “佳人相邀,怎敢拂意?”

        张愚自顾自上前,枯木紧随其后。

        张孤容起身,马上有仆人将其脚上水渍擦开,又给她穿好绣花鞋。

        张愚感觉到,那贵公子实力不弱,有魂力浮动,只是没有出手,也不知道真实境界。然而张孤容好像并非武者,感应不到任何迹象,看起来有些柔弱,张愚也不好判断。

        张孤容走在前方,开口说道:“对了,忘了给张公子引荐,这位是雍国皇子周半双,来到魏国出使作客!”

        周半双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向张愚致意。

        张愚回礼,心中却更加纳闷了。

        雍国在天命大陆西北,和魏国并不接壤,都是雄踞一方的超级大国,皇子来出使,公主接待也算正常,只是两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鬼混,着实有些……

        张愚心中腹诽不已,这两人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走了数百米,来到一片桃花林中,处处鲜花烂漫,一条小道尽头,有一个古色古香的凉亭,正有人抚琴低吟。

        又是一个华贵公子,一身白衣,脱离尘世,不着烟火。

        “两位回来了?到哪里玩耍了?”琴声停住,那公子开口问道。

        “范公子,给你带了个新朋友,相互认识一下吧!”

        “这位是张四郎公子,这位是范逸云公子。”

        “范公子可是中域丹霞峰的才俊,一身实力非常了得,天赋更是出类拔萃!”

        张孤容介绍道,只见那什么范逸云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含情脉脉看了张孤容一眼,而后冲张愚抱拳作揖,口中说道:“见过张公子!”

        张愚回礼一番,心中却是思索,中域,丹霞峰,这是什么来路?

        要说中域,张愚还是稍微知道一些的,天命大陆四方大国坐镇,东南魏国,西南陈国,西北雍国,东北吴越国,各自幅员万里,地广人多。

        四大国中间一大片土地,称之为中域,有数十国家林立,乃是百战之地,常年战事不断,民风彪悍,就连门派势力和武者也是层出不穷。

        然而,这些都是大陆上通晓的常识,张愚也只能知道这么多,至于什么丹霞峰和范逸云,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清楚。

        不过也没关系,此刻范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逸云全部心思都在张孤容身上,傻子都能看出来,这范逸云对张孤容有意思。

        周半双知趣,倒是拉着张愚就坐,身为雍国皇子,待人接客是基本技能,很快就和张愚熟络起来。

        “张公子,哪里人士?”

        “交州,偏远乡下,不值一提!”

        “吾观张公子,身姿绰约,想必也是武者,甚是不凡!”

        “哪里,哪里……就是乡野村夫,有一身蛮力罢了!”

        张愚很清楚,这周半双一直在套自己的话,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可能是身为雍国人,本能地对魏国张姓人士充满戒备吧!

        “张公子,请喝茶,这可是我亲自泡的!”张孤容突然递过来一杯清茶,脸上堆满笑容,眼角微眯,十分妩媚。

        张愚皱了皱眉头,这家伙,难不成是在给自己暗送春波?

        可是,虽说两人年纪相仿,但彩月公主的名头,在魏国乃是顶天的存在,不至于对张愚有什么想法吧?

        当张愚余光捕捉到范逸云脸色的时候,一下子明白,张孤容在用自己做挡箭牌,吸引范逸云的注意力。

        一旁的周半双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也是开口帮腔:“张公子,彩月公主泡的茶,甘甜芳香,断不可错过!”

        张愚心中冷笑,这一唱一和,是把自己彻底推到嫉妒心泛滥的范逸云枪口上了。这不,范逸云已经开始眼放冷芒,阴阳怪气说道:“对了,还未请教张公子,今日为何来到此地?”

        张愚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口中回味了一下,十分畅快地说道:“不错不错!果然好茶,公主的茶道造诣不小啊!”

        范逸云有些气恼,眼角微眯,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无视了!然而,当着张孤容和周半双面前,也不好发作,而是将张愚暗记在心。

        一番闲聊之后,日薄西山,夜幕降临。

        张愚再次受邀,与几人来到临近的行宫下榻,相约接下来几日共游。

        回到小院中,张愚踏入房间,枯木跟在后方。

        “有人跟着我们!”枯木小声说道。

        “我知道,就在屋顶呆着呢!”张愚悠悠说道,他早已发现,而且正是范逸云,正趴在屋顶天窗,打量自己和枯木。

        要不是有枯木在,范逸云感到不可匹敌,不然可能直接动手了!

        “你伤势未愈,就留下来好好恢复,我出去散散步!”张愚喝了口水,一个人离开房间,到行宫中四处乱逛。

        伴随着皎洁月光,张愚漫无目的,却慢慢往无人静谧之处走去。

        来到后花园,只有假山流水,四下无人,而后一道白衣身影拦在前方,正是按捺不住的范逸云,一脸冰霜瞪着张愚。

        “小子,半夜路黑,也不怕摔跟头!”范逸云终于得到机会,可以好好出口气了,忍不住揶揄几句。

        张愚却是不屑一笑回道:“怎么,范公子是怕我摔了,特意赶来扶我一把的吗?”

        “伶牙俐齿,看你一会还能不能笑出声!”范逸云气恼,没想到眼前这小子一点都不害怕,也不再耍嘴皮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而是身形一闪,化掌为爪,直接抓向张愚。

        武宗巅峰,这范逸云实力确实不弱,比张愚都强了两个小境界。

        但是,范逸云明显已过二十年岁,相比张愚来说,天赋上还是有不小差距。

        一个错身,迷幻步连连踏出,正好借着夜色,张愚轻巧避开。

        转身一剑刺出,张愚直取范逸云后心,角度十分刁钻。

        范逸云也不是泛泛之辈,显然战斗经验丰富,只是一个跟斗便闪过剑光,一掌横推,往张愚半腰处轰杀。

        张愚也不含糊,左手掌印推出,直接就是一记七叠浪,七层气浪叠加,往范逸云掌心送去。

        噗的一声,范逸云胸膛起伏,体内被七层气浪连连冲击,压制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

        “没想到,我小觑你了!”范逸云脸色变得慎重,不再轻视张愚,而是背后浮现虚影,闪现六个金环,六环金骨骷髅命魂现身。

        张愚蹙眉,骷髅命魂,可是罕见品种,而且还是六环,这范逸云天赋可见一斑!

        骷髅命魂一身黄金色,一拳轰出,拳风猎猎,张愚感到一股狂风袭来,不敢硬接,只能脚踏迷幻步躲开。

        然而,这骷髅命魂实在诡异,直接飘动,张愚闪到哪里,拳头跟到哪里,踪迹完全被锁定了,一下子陷入困境。

        范逸云脸上现出得意笑容,看着张愚成了自己囊中之物,起了戏耍之心,配合骷髅命魂,也是身形飘动,双掌连连轰出。

        张愚气恼,才十几个呼吸,自己已经中了好几掌,要不是皮糙肉厚,恐怕早就遭受重创了。

        背后虚影浮现,三十二只触手挥舞,冲着金骨骷髅席卷而来,将其捆得严严实实。

        张愚终于动用了章鱼命魂,他要好好教训教训狂妄自大的范逸云。

        范逸云虽然被张愚的命魂吓了一跳,但终归自己实力不弱,也不是江湖雏子,金骨骷髅命魂更是强大,一身力气非常雄浑,三十二只触手叠加缠绕,都感到一股力不从心。

        “没想到,你的手段还真不错!”范逸云赞叹了一句,而后摸出一把巨锤,冲着触手就是怒轰而下。

        张愚体内感觉到一股吃痛,那是来自于章鱼命魂的痛苦呐喊,触手全部脱落,甚至有血迹出现,耷拉在地上,软绵绵无法用力。

        金骨骷髅没了束缚,再次杀出,冲着章鱼巨大的头颅就是一记记重拳。

        好在章鱼大头本就是软弱无骨,卸去大半力气,但遭了连续好几拳,也有些晕头转向。

        章鱼赶忙控制命魂回归身后,自己连忙踏出迷幻步,与范逸云和金骨骷髅相隔数米对峙。

        “小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范逸云得意洋洋,耀武扬威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张愚感觉到章鱼命魂受创,心中滴血,眼中更是恼怒至极,这范逸云彻底激怒自己了,本想着只是交交手,出出气,现在可是打出真火了。

        丹田中海量魂力引出,灌输到章鱼命魂,三十二只触手能量爆棚,直接冲着金骨骷髅和范逸云席卷而去,铺天盖地。

        (本章完)

  https://www.dushuzhe.com/book/67747/23889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