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锁龙人 > 第一章过去

第一章过去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见到了四大护法,原来四大护法是受命于尸骨婆的。而尸骨婆的目的,是要他们表面效忠于长生道这个邪教,实则暗地里是要阴刘洋,并且帮助木青冥,战胜木青冥他们这些锁龙人战胜长生道邪教的。这个忽然起来的消息,让毫无准备的木青冥大吃一惊。引出来交代完尸骨婆让四大护法告诉木青冥的一些事情后,西护法让木青冥临走之前,记得带走他的玄清剑,千万不能让这把神兵,又落在了长生道的手上。同时东护法也叮嘱木青冥,一定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长生道真正的过去。】

        夜幕下的圆通山寂静笼罩,就算如今山中草木凋零,也在夜色下难见山中真容,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而山下圆通山边上的警厅中,赵良的办公室里真真的是雾锁烟迷,迷雾重重。

        正坐在办公桌后的赵良,嘴里叼着纸烟卷,一口早已被烟熏得发黄的牙齿,轻轻地咬着卷烟末端。

        手里拿着他的盒子炮,正在装弹。

        “你们家木少爷真怪,前些天还让我慢慢抓那些还藏在城里的长生道教徒呢,今天就要全部抓了。”许久后,装弹完毕的赵良手握枪柄,把手中盒子炮一横,甩手瞄准了不远处的玻璃窗。

        同时在烟雾之中,眯眼起来,紧盯着枪管上的准星。

        就坐在他对面的妙笔,呵呵一笑,对赵良说到:“我家少爷这是给你个升职的机会,之前慢慢抓是为了让你一直都有点忙的事情,现在一口气抓了,也是为了让你升职,怎么到了你嘴里,还成为我家少爷的不是了?”。

        其实是最终的决战在即,木青冥打算剪除长生道安插在城中的眼睛和耳朵,让龟缩在西山上的长生道,彻彻底底的成为聋子和瞎子。

        赵良闻言,也是呵呵一笑,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枪,手夹着烟卷弹了弹烟灰,赶忙给妙笔赔了个不是后,又拿起手枪把玩起来。

        “算了,谁让我家少爷和你是朋友呢。”妙笔也没有跟赵良计较,言归正传道:“还有一件事,你们省警厅把所有长生道的档案放在了哪里?我今天就要知道。”。

        木青冥今夜给妙笔的任务之一,就是这个。一是帮赵良解决几个身怀邪术,还暗藏在城中的长生道教徒。二来,是要知道省警厅把长生道的机密档案,藏在了什么地方?

        锁龙人不可能一直在城中,待到长生道彻底铲除,风水大阵永不停息之日,大多数锁龙人总是要离开这个城市的。到时候这些有关的资料都要销毁,抹除锁龙人的存在痕迹。

        要靠赵良他们这些省警厅的人,自觉的去销毁是不太可能了的,木青冥早已打好了算盘,必须自己销毁。

        所有档案一经销毁,再用过往烟云术给全城人抹去记忆,就没有浊胎知道锁龙人的存在了。

        虽然这样也会让长生道失去被万人唾骂的机会,但木青冥也不得不这样做。

        总比把锁龙人永远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好。

        夏启时代的锁龙人悲剧,不能再继续上演了。

        “地址就在这里。”赵良早有准备,把提前画好了的地形图,从抽屉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妙笔。

        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两人,只剩下了赵良口中吞云吐雾而出的刺鼻烟雾,所以赵良也没有偷偷摸摸的。

        不过省警厅暗中早已有了防备;或许是邪教存在也让官府觉得丢人,所以长生道的档案都是绝密档案。

        在加上上次省警厅的档案室被长生道突袭,起火一事,他们重开的档案都秘密存放在一个机密的地方。

        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知道这个地点的人少之又少,幸好赵良就是知道地点的其中一人。

        “可这个地方向来是官府,存放机密档案的地方,一向是内紧外松,外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内部却是守卫森严。”在妙笔接过了地形图时,赵良提醒他,道:“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提醒归提醒,但赵良没有太多的担心。他知道木青冥他们这伙人能耐不小,看守档案的那些人手里的几条破枪,奈何不了木青冥他们这些锁龙人的。

        不过赵良还是仗义的;木青冥是几日前才和他私下说的此事,赵良就尽心尽力的去办了。

        至于之前他上司要他做的事,那种等到锁龙人铲除了长生道后卸磨杀驴的事情,赵良早已决定欺上瞒下,打死也不背叛,暗算木青冥他们的。

        “嗯。”点头着的妙笔看了看手中地形图,将其折叠起来后收入了袖中。

        与此同时,妙笔也收到了妙天的意念传音:“妙笔,那几个比较厉害的长生道教徒已经被诛杀,可以让赵良行动了。”。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和你回合。”妙笔用意念传音对妙天这么说着,于烟雾之中站起身来,张口对对面又点了一支烟卷的赵良说到:“你可以行动了。”。

        话音落地,烟雾之中的妙笔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赵良的眼前。

        他们锁龙人总是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赵良都早已习惯了,也未大惊小怪。

        赵良也随之站起身来,把手中手枪别到了腰间的枪盒子里去后,踏步向前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了大门,对门外已经在分发武器的手下们朗声说到:“按名单和地址,逮捕城内外所有长生道教徒。如有反抗者,一律就地枪决,决不姑息!”......

        暖风习习,在阴阳之间的夹缝中回旋,却只在阳间这边徘徊不断,不敢逾越中间的界线进入对面的黑暗之中。

        那边阴风咆哮,看似凶恶,但也不敢逾越中间的界线,涌到光明一片的这边来。

        在这个两界之间的夹缝里,阴阳可谓是泾渭分明,互不干扰又互不纠缠。

        木青冥和墨寒,站在光明的这一边,立在阳间这边。

        而四大护法,却还在黑暗的那边。

        他们四人面色坚定,看向木青冥和墨寒的眼中充满了期许。

        四大护法就算是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也满怀着希望。而他们的希望,就是对面的木青冥和墨寒。

        他们坚信,木青冥和墨寒能战胜长生道的。

        并不只是因为尸骨婆是这么告诉他们的,战胜长生道,彻底铲除这个邪教的关键在于木青冥。

        还因为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都和木青冥以及墨寒交过手,没有太撼天动地,但木青冥他们的配合默契,力量自然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抢夺皎云的计划非常完美,也很出色。

        再加上之前墨寒暗中埋下火之灵气的那一招,也足以让四大护法都感到震撼。

        而长生道的教徒们,却没有锁龙人的这种默契。

        现在他们四大护法信了,尸骨婆果然没有诓骗他们,木青冥他们这些锁龙人,或许是可以真的创造新的传说的。

        现如今能能铲除长生道的人,恐怕只有木青冥和墨寒了。

        只是木青冥还不能完美的控制体内力量的这点,让东护法看得有点着急。至于墨寒,道行是精进了不少,可也还没有到高深莫测的地步。

        但是,刘洋已经越来越接近邪神的力量了。

        一旦让刘洋如愿以偿,力量更盛,超控生死和寿命,号令尸体大军,那就不是现在的木青冥和墨寒能战胜的了。

        好在还有时间,木青冥他们在道行上也还有进步的空间

        “青冥,你磨练磨练你的眼力吧,会有意外收获的。”想到此,东护法又在木青冥重重地点头答应下四大护法们要求时,忽然说到:“你现在魔气已经完全转化,不受魔气折磨,对真炁的控制也更容易。但全新的真炁非常强大,你的双眼也因此获得新的力量,多使用使用才能熟能生巧的。”。

        “知道了。”彻底冷静下来的木青冥,点头应了一声。

        铁宝就在他眼前,但对方已经死了,木青冥觉得再怎么激动,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了。

        索性不如冷静对待这个改变不了的事实。

        “那你们其他人呢?”而墨寒则沉思了许久后,环视着其他护法,略有担忧的问到:“西护法会和邪兵融为一体后,长生道会对你们做什么呢?”。

        这是墨寒沉思很久想到的;以她对长生道的了解,这个邪教也是喜欢物尽其用的。

        “我们和刘洋思绪连接的时候,依稀看到了他是想要在邪兵锻造出后,让手下的几个教徒,吞噬我们的灵魂,瓜分了我们的力量。”南护法看了看西护法和自己以外的东护法和北护法,又看向了墨寒:“为了对付你们,长生道也不准备单打独斗。他们中有些教徒最近也道行精进,一日千里。估计是为了最后的决战,做足了准备。”。

        “原来如此。”墨寒转头看向丈夫,眼含担忧不减反增。

        长生道要是真的这么做了,还真的就不好对付了。

        一个刘洋都让他们头疼,再加上几个道行精进的教徒,只会给锁龙人们带来更多的麻烦。

        但是墨寒看木青冥面色严肃,但无惊无惧,似乎根本不怕刘洋。倒是木青冥眼中多有愤怒神色,对长生道的种种行为倍感愤恨。

        长生道总是喜欢这样玩弄他人,甚至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随意牺牲刘洋之外的任何人,这是让木青冥最反感的地方。

        所以他无论如何,于公于私,都一定要铲除长生道的。

        “青冥,你也是长生道计划的关键,因此你也要多加小心。”缓缓站起身来的东护法,叮嘱木青冥道:“虽然还想和你多聊一会,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毕竟不是死人,在这个阴阳夹缝之中不能待得太久;你也别太早的过来,多看看这世间的一切,寿终正寝之时再来这个世界找我,告诉我你看到的一切,到时候我们再把酒言欢,把你所见的一切都告诉我。”。

        “嗯。”木青冥再次激动了起来,但千言万语,只是化为了一个字,蹦出口中。

        “那个小狐妖,作为同族,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与此同时,南护法也注视着墨寒嫣然一笑,笑颜犹如黑夜中绽放的昙花:“当年我开创狐火,源自于见识过锁龙人的天火术,参考他们的岣嵝神通聚集天地灵气化为力量的能力,来强化了狐火术;所以你现在是锁龙人的话,只要真炁强大,狐火也能威力有所提升。”。

        阴风回旋,但四大护法身上的衣袍还是纹丝不动。

        他们站在阴气浓郁的昏暗之中,逐一对木青冥和墨寒做着最后的叮嘱。

        因为日后已经没有机会了。

        “啊,对了对了。”就在南护法才说完话的时候,东护法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对木青冥急声说到:“转告妙雨和妙乐,我们不是有心伤害她们的。还有你的徒弟皎云,也是一样的,替我给她赔个不......”。

        “我知道了。”木青冥瞳仁一颤,打断了东护法的话。应是应下来了,但是木青冥还是不知道怎么跟妙乐说铁宝的事情。

        而且离别在即,日后又是长时间的离别。不出意外的话,再相见之时,只怕又是几百年后,木青冥和墨寒都入土为安之日。

        而且很有可能,长生道摄取了他们的灵魂后,就算木青冥和墨寒驾鹤西去,也再也见不到四大护法了。

        这离别来的突然,也倍感悲凉,木青冥和墨寒无不是悲从心头起,说不清的苦涩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木家年轻的锁龙人,你的真炁有魔气的转化,虽然我不知道你体内过去怎么会有魔气的,但你对于魔功一定也了如指掌。我没有什么好教你的,就算是长生道吸收了我的力量,也不能完美超控。”木青冥和墨寒五味杂陈,北护法却又对木青冥说到:“记住了,对付魔功在于封印和禁锢。”。

        北护法的话让木青冥想起了和张倩倩斗法之时,差点入魔,也是墨寒用狐媚术让他清醒过来的,这确实一个不错的办法。

        “记得把我们的这段记忆洗去。”与此同时,西护法也站起身来,对木青冥说到:“而且记得带来我手中的玄清剑,那也是一把神兵,可不能再落在长生道的邪教手中。你手下那个用寒气封住我们四肢的弟子,体内水之灵浑厚,玄清剑木属,正好相生,送给她了。”。

        西护法说的是龙姑,但是说的没错。

        正因为体内也是水灵居多的锁龙人,所以更容易控制大桃木打磨炼造而成的玄清剑。

        而且,要是再把那把上古时期的玄门法宝留给长生道,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要是木青冥他们趁机带走,长生道也只能吃了哑巴亏。

        木青冥忽然觉得,要是四大护法不是站在他这边的,又不是死而复生的人,受尸气困扰而没法完全发挥实力的话,他应该不敢与四大护法为敌的。

        不过,能再见到铁宝,木青冥还是心头涌现一丝丝欣喜的。

        “宝哥,我一直想对你说,对不起。当年我不是故意要杀了你的,那时候我已经入魔了。”木青冥踏前一步,注视着东护法立正站好后,深深鞠了一躬,把腰深深地弯了下去。

        而铁宝一愣后,使劲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道:“我知道的,没有怪过你也没有后悔阻止你入魔而丢了命。”。

        弯腰低头着的木青冥,注视着自己的脚前地面,双眼通红,在眼眶之中打转的泪水忍不住涌出,如断线玉珠滴在了地上。

        “起来吧青冥,以后别活在自责你了,好好的活下去,替我把胆敢控制我灵魂,剥夺我自由的长生道消灭了。”顿了顿声,东护法又不急不缓的对木青冥这么说到:“还有你妻子很漂亮,你小子小时候的梦想成真了啊”。

        说罢,瞥了一眼闻言略显娇羞的墨寒,对木青冥嘿嘿一笑。

        木青冥抽泣一声,缓缓直起了腰来时,西护法又提醒他道:“时间不多了,快洗去我们在这里的记忆然后离开吧。”。

        就在此事,眼中还有含泪的木青冥,与对面的东护法四目相对。

        两人对视之下双眼中的瞳孔,再次变得一片殷红。

        四周狂风忽起,连连呼啸。

        木青冥心含不舍的缓缓抬手,捏出了过往烟云术的手诀。

        “记得去查访一下长生道真正的过去,他们在过去曾经用假历史,掩盖了整个邪教真正的历史。而且据尸骨婆说,现在只有在昆明附近,能查到长生道的真正历史了。”就在手诀成形之时,东护法又一拍脑门,赶忙对木青冥急声说到:“你需要知己知彼,才能战胜长生道的。”。

        狂风大作,有如下山猛虎一般连连呼啸。

        不再流泪的木青冥脸上挂着泪痕,脸上神情也变得坚定,重重地点头,对对面依旧眼含期许,看向他们夫妇的四大护法,缓缓运气。

        他要在东护法用离魂术把他送走之前,洗去对方的记忆;关于在这个阴阳夹缝之中的记忆。

        “木青冥,在对付长生道的事情上。”就在木青冥施出过往烟云之时,依依不舍的东护法有开口说到。

        紧接着,他们四大护法一起异口同声的,对木青冥和墨寒说出了一样一样的话,也是他们对木青冥夫妇的期望:“一定不要手软,斩草定要除根!”。

        “嗯,一定!”木青冥斩钉截铁的应了下来之际,自己和墨寒眼前一黑,再次什么都看不见了。

        下一秒后,木青冥和墨寒再次恢复了视力,却不再见到阴阳之间的夹缝了,他们的灵魂回到了体内,眼前场景自然就是海埂大坝之上。

        安静的结界之中大风已经停歇,对面的四大护法,还在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冰霜虽然融化了一些,却还剩下不少。

        “师父,怎么了?你们和我们的神识连接忽然断开了一息?”与此同时,身后的张晓生不顾一切的用意念传音,跟木青冥和墨寒联系了起来。

        原来他们去了阴阳之间的夹缝里半天,在现实里只不过是一息的时间。

        “快走。”而木青冥也不打算给张晓生他们答疑解惑,只是用意念传音叮嘱了弟子们一句:“用缩地成寸,立刻回小院去。”。

        在他传音之时,墨寒已经收起了结界,忽然发现镜花水月结界外,四大护法施展出的结界已经不再了。

        大风忽起,原本平静如镜的湖面再次波涛翻涌了起来。

        白浪滚滚而来,连连撞上大坝,拍打着打败两侧。

        木青冥随手一招,打败上还未使用的那些锁龙人火雷符篆破土而出,随风飘飞,在半空之中盘旋一圈后,逐一收入了他的袖中。

        墨寒也一个拂袖,带起一阵清风,挂向了大坝每一个角落。

        所过之处,焦痕渐渐的淡去,泥土连连翻滚,把大坝地上的坑洼逐渐填埋,恢复原样。

        木青冥的弟子们虽然心头困惑丛生,但还是师命难为,还是按木青冥的要求,齐齐施展出了缩地成寸,离开了海埂大坝。

        而木青冥一个闪身,跃到了西护法身边,袖口一卷,轻而易举的夺走了对方手中的玄清剑后,回到了对四大护法正在施展狐媚术,争取多困住四大护法一些时间,好让自己逃走。

        木青冥准备的完美计划也就只实施了一部分;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些意外,但是还是收货颇丰。

        别的不说,至少木青冥再见到了铁宝,亲耳听着铁宝说出不记恨他的话,就让他不会再活在自责和愧疚之中。

        虽然对铁宝他还是心有惋惜和遗憾,但是木青冥和墨寒也背负起了新的责任,一定要铲除长生道的重任。

        在此之前,他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太多问题了的。

        “走了。”见墨寒施术结束之后,木青冥在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还呆愣着的东护法,才带着墨寒转身,同时施展出了缩地成寸,消失在夜空之下。

        下一秒后,木青冥和墨寒齐齐闪现到木家小院门前,先他们一步抵达家中的张晓生给他们开了门,把他们迎了进去。

        大门在木青冥夫妇进门之时缓缓关上,快步疾行几步的木青冥,站到了天井正中处,皱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最后东护法的提醒,让他对长生道的知己知彼倒是没错,也很有道理,可是倒底去哪里,才能找到长生道的过去?

        虽说,东护法也给他圈定了一个范围,是在昆明地区,但昆明地区这么大,范围这么广泛,去哪里找寻长生道真正的过去?木青冥是一头雾水,全无头绪。

        就在此时,张晓生走了过来,墨寒见只有张晓生和龙姑就在眼前后,心头一凛,赶忙问那张晓生:“你师兄啊弘呢?”。

        在家的妙乐和妙雨也出门而来,告诉了墨寒寒泉和木云乐已经睡下了后围到了木青冥身边。

        “我师兄尿急,上厕所去了。”张晓生说着此话,正好啊弘从倒座房那边的茅厕走出来,墨寒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平安无事,这是最好的。墨寒也赶忙拿出青铜壶,交给妙雨和妙乐,让她们去放出壶中的皎云。

        “张晓生,你从小在昆明市井混迹,知道有什么人,知道很多过去发生在昆明的事情的吗?”百思不得其解期间的木青冥紧锁眉头,看向了张晓生,这么问到。

        他想从人的口中,打听到长生道过去的蛛丝马迹。

        张晓生会给木青冥出什么注意?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https://www.dushuzhe.com/book/7541/14294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