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剑徒之路 > 第200章 寒鸭举宴

第200章 寒鸭举宴

        寒鸭站在门外迎客。

        是的,亲自迎客,而不是管家下人代劳,这取决于他的身份,如果是大族子弟,如果境界再高些,可惜,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筑基内剑,依靠的是长袖善舞,这毕竟是个修士的世界。

        看到轩辕城执事房一群人中的李绩,他有点不敢置信,然后大步迎上来,有李绩在,他这场宴会的逼格生生便能高出一档。

        “寒鸦师弟,你怎么来了?要是知道你肯来,一早我便邀请你了,我还以为你这样上进的修士会看不上这等酒宴聚会呢。”

        李绩笑道:“我正与黄师兄叙旧,听说师兄这里有美食相待,便不请自来,不唐突吧?”

        “怎么会,请都请不来呢。”寒鸭引众人入至大厅,安排最尊贵的席位,香茗,餐前果品流水介送上来。

        寒鸭的这座宅院真正不小,就是在富人扎堆的城西,也属中档之流,可见其十数年的经营,攒下的家当甚是丰厚。

        有身份的人举宴,当然不会象酒楼一般十数人围一张桌子,而是每人一张玉石条案,开宴也是分餐制。

        人还未到齐,寒鸭自去招呼客人,李绩一边和黄道人闲谈,一边暗暗打量整个大厅的布置。

        这是一座环形大厅,数十张条案也是环形布置,中间空间巨大,显然是留着美姬歌舞之用;整个布置不算太豪奢,但寒鸭显然是用了心的,色彩搭配相宜,简洁大气,很不错的眼光。

        客人很快到齐,除执事房众人外,还有大族子弟,权贵公子,商人大贾,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是在轩辕城混的开的,可见寒鸭这些年的交际能力。

        李绩来此,一为黄道人面子,二为美食,其他的浑不在意,也没心思和人结交寒喧,都是红尘中人,不是一个路数。

        寒鸭在简短致辞后,酒宴正式开始,一群舞姬歌女涌进来为大家助兴;不得不说,寒鸭真的是个很有眼色的人,绝口不提李绩的名字,他知道李绩不好这个,能来这里捧场,他很满足。

        菜肴端上来后,李绩很快把注意力放在美食上,吃就是吃,他不太认为这和风度有什么关系,他也不认为作为一个贵客就应该怎么样,更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看法。

        从某个方面来说,修士真是个很苦逼的群体,明明有敏锐的味蕾,无坚不摧的牙齿,纳戒一般的胃袋,这些都是吃货的标配,却在大部分时间里竟然只能靠辟谷丹充饥?

        好在大吃大喝的,并不只他一个,修士们的胃口都很好,战斗力惊人;小口呡酒,斯文吃肉,那只有一个原因:修练出问题了。

        这是个真实的世界,李绩一边吃一边感慨,本来以为还会因为吃相而引起某些人的鄙视,从而出现打脸的情节呢,现在看来自己是想的太多。

        他又错了。

        隔着李绩数席远,坐着三个道装中年人,他们不属于轩辕城,是轩辕剑派定军峰座下弟子,偶然的原因被朋友带来赴宴,却不成想竟在席中看到令他们厌恶之人。

        “是他么?”图林疑惑的向身边的师弟问道。

        “是他,从九宫回来时我在夕照峰见过他,寒鸦,没错。”图远回答道。

        “嘿嘿,轩辕双骄,好大的威风,也不知是否名不符实?”另一道人图越冷笑。

        三个人,图林是心动期,图远图越都是融合境,皆为定军峰下外剑优秀弟子,其中图林过境界没资格参加九宫试炼,而图远图越则是因为选择了宗门大比而错过九宫。

        外剑一脉的很多弟子对李绩和武西行是有看法的。

        这不仅仅是内外剑之分,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在里头,比如,此次九宫外剑七十一人一个没回来,这让外剑一脉很受伤;

        金丹以下内剑已经有了轩辕三杰,现在又加上了轩辕双骄,一个外剑没有,很丢面子;

        剑派大肆宣扬李绩和武西行的战绩,对战死的剑修却提的不多,这对死了七十一人的外剑一脉来说,有些接受不了,他们感觉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显然,轩辕有失偏颇的宣传正在制造麻烦。

        “我外剑一脉七十一名同门的血,却成就了他的名声。”图远咬牙道,定军峰这次九宫试炼是损失最大的峰头,足足三十一人让峰主方真真人都肉疼不已,其中很多都是图远几人相处了数十年的老兄弟。

        “不能这么说,内剑一脉也损失了二十一个呢。”图林的话看似在劝解,其实更象火上浇油,他看不惯李绩另有原因,曾经和李绩有过交恶的图海一向和他走的很近。

        “坚持到最后也不见得实力人,不过是走狗屎运罢了,杀了几个敌人谁又说的清?偏这两人一个说杀了三十八个,一个说杀了三十七个,仗着没有证据信口开河,真正让人作呕。”

        图越的说法在外剑一脉还是很有市场的,说不定真正的英雄就在外剑一脉呢?只不过运气不好,没坚持到最后罢了。也怪李绩和武西行杀完人后没有留下影石做证据,李绩是想低调,而武西行则是骄傲不在乎。

        “两位师弟之意?”图林假意问道。

        “小弟之意,宴后必有剑戏,我等三人可如此这般……在众人面前给他个难堪,也稍解我等心头之气。”图越早有定计,轩辕剑派弟子之间除非申请生死斗,否则在外是不能有激烈冲突的,若是有死伤,那更是死罪,这一点,没有通融一说。

        但剑戏又不一样,就象文人喝美了便要斗诗,武夫喝好了就要角力,修士,尤其是剑修喝痛快了便一定有剑戏。

        所谓剑戏,并不是直接针对对方修士,也没有固定的方式,而是比剑,比精准,比长程,比操纵,比力量等等,也大概能代表剑修的部分实力;当然,真正的好手是不屑为之的,决定战斗胜负的因素太多,可不是这简单的几项就能代表的。

        “好,便是这样,图远师弟练得一手好缠丝剑,就和他比操纵,图越师弟天赋异禀度人,便和他比剑;师兄我虽入门最久,却没什么特长,就和他比力量吧。”

        他倒不傻,知道李绩能坚持到最后,即便没有吹嘘的那么厉害,但恐怕也弱不到哪里去,所以各取其长,务必让这欺世盗名之人灰头土脸才好。

        “如此甚好,师兄安排得当。”图远图越抚掌而笑。

  https://www.dushuzhe.com/book/8259/5511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