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剑徒之路 > 第292章 绝望的太乙

第292章 绝望的太乙

        李绩从未小瞧过体修,从未!

        事实上,在他三十余年的斗战生涯中,给他造成最大压力的,往往都是体修,或者,法修练有体修之术。

        剑修克制法修是有道理的,对法修他总有很多的解决方法,比如这些雷修,如果他愿意,再来十个,他也能让他们发不出一道雷霆!当然,这是个例,不是剑修克死雷修,而是他李绩克死了雷修,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面对数百万次的雷劈的。

        三个体修中,高诡的吟神对他的影响最小,李绩擅长六识,而不仅仅是神识,而且他的杀意也完全可以帮助锁定目标;参三的血固对他有一定的影响,却不大,在玲珑上界他遇到过好几个擅长控制移动的对手,在这方面他经验丰富。

        那只兕牛很讨厌,有时候,最简单最直接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却往往是最难以应付的……

        他的应对出乎所有人的想象,因为他选择了硬顶……

        为什么不呢?谁规定说剑修就不能和对手玩摔跤?他李绩同样拥有千锤百炼的身体,雷火锻金身同样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体修功法,用在此处,正当时!

        兕牛角长七尺,碗口粗细,李绩左手轻搭角上,右手直接掏进其鼻眼,在被顶的后退的同时,脚下渐渐发力,同时,泥丸震动,两道剑光呼啸而出,把高空刚刚成形的雷霆劈的飞散……又多出三息时间。

        感觉兕牛冲击力下降,李绩丹田一鼓,沉气开声,左手板角,右手环脖,拧腰萃然发力,数千斤的大兕被板翻于地,旁边高诡,参三看的眼眉直跳,再想抢上前,又哪里还来的及?

        李绩动作飞快流畅,左膝顶兕脖于地,右手瞬间晃出一把长剑,直对兕牛左耳根后便扎了下去……

        弱点观察,是每个斗战高手的必备一课,兕牛弱点在哪里,李绩事先并不清楚,但修士自有修士的方法,从左手搭在兕牛角上起,这头凶牛的气血流动就尽在心里,左耳根后七寸,便是气血流转的要点中心,故此李绩一剑之下,凶牛立刻萎顿于地,打个滚,现出骨颂的真形。

        李绩一击得中,立刻遁离,行进间再出两剑,天空中两处雷霆消散,两个雷霆士再喷一口老血……

        兔起鶻落,直到此时,四个崇黄修士才堪堪追上浑身体修,一阵扑天盖地的术法下来,将将圈住两人。

        天露已被刘力行取到手,四个围两个,饶是高诡,参三激发了血脉,也急切间冲不出,突不破,眼见同伴躺倒于地,不由急的是哇哇大叫。

        李绩好整以暇,每过三息出两剑,搞得两名雷霆士是矮子骑大马,上下两难!

        这时躺在地上的骨颂缓过劲来,一骨碌爬起身,倒吓了身边正缠斗的几人一大跳,这人也是光棍,冲李绩遥遥一礼,

        “多谢道人手下留情,骨颂技不如人,这便自己跳下去吧。”

        说罢,也不管其他人,自顾自把身一纵,跳下云端。

        李绩的下手很有分寸,那兕牛的耳后,为骨颂要害之地,长剑若刺入超一尺,那是必死无疑;李绩却只刺进三寸,乱了它血脉气息流动,破了他化身也就作罢,也没想真要他命。

        剩下的高诡,参三,眼见同伴屁事没有,也不再斗,同样冲李绩方向施个大礼,呼哨一声,也各自跃下,倒搞得两名雷霆士尴尬无比,还是雷洞子在下面高喊认输,才黯然离去。

        这一场,竟比头一场还快了许多。

        安真灿几人欣喜非常的同时,也有些自疚,这场争斗他们没出什么力,最危险的时刻更没帮上什么忙,无论是眼力,判断,反应,和常年混迹于血腥的李绩没法比。

        这第二场后,几人才真正的心服口服,暗赞此人被誉为金丹下第一修,真正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名实相符;于是跳下云端,帮助同门准备第二次的莲蓬采摘。

        李绩却未离开云端,他从纳戒中取出无数吃食美酒,其中有带自北域的,也有顺自崇黄留仙居的,铺了好大一片地方,冲下方喊道:

        “可有人饮得么?”

        浑身教中倒是颇多洒脱之士,当时便跳上来好几个,其中骨颂等刚跳下去几个的也赫然在列,不多时雷机子等太乙门人也跳了上来,一时间,来自方丈岛,西戈沙洲的特色美酒佳肴也不逊色,摆将出来,比李绩的还多。

        道家中人,是很少如此聚会畅饮的,但李绩从来就没把这些所谓清规戒律风度放在眼中,太乙天门是标准的道门正传,弟子清苦自持,但既然出门在外,偶尔的放纵也不会拘泥;倒是崇黄门人一个个扭扭捏捏,只有安真灿一个跑上来凑兴。

        体修弟子最爱这种场合,方丈岛孤悬海外,也没有中原道门这么多的讲究,所以跳上来的最多,后来连力觉,桑堪都忍不住冲天的酒香跳了上来。

        一众人互通姓名,其实主要就是李绩的自我介绍,浑身教这些低阶弟子俱各豪爽,敬重强者,李绩剑术了得,手下又很有分寸,这酒食一摆,好歹也成了酒肉朋友。

        骨颂把脖一仰,一大壶酒便倒了进去,胡须上水淋淋的,把胸一拍,

        “李绩兄弟,我骨颂今日便交你这个朋友,大了不敢说,有遭一日来了方丈,定要告知兄弟我,我再与你一醉方休……”

        修士喝酒,如果不想喝醉,那就一定不会醉,众人酒肉相佐,高谈阔论修真世界风闻趣事,倒也逍遥;

        不要把修士想得有多么不食人间烟火,多么清高自赏,多么卧薪尝胆以图后报,金字塔尖的便只廖廖数人,本事不济的整天想这些,那也不用活了。

        但气氛虽融洽,一些深层次的,交心的话是谁也没说,一顿酒食便能认识一堆朋友,这种好事怎可能有?便是粗豪如浑身教体修,也没这般的简单;但有了一个好开端,才会有以后,否则今日场上杀了人,那一切都无从谈起,以后见面就是掏刀子分生死的时候。

        李绩并不是个喜欢类似热闹场合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偶尔挑起这样的气氛;心理再坚硬的人,也会有偶尔的软弱;再习惯孤独的心,偶尔也需要他人的关怀。

        哪怕情到浓处,再悄然退出。

        况且,他其实是有自己个人的目的的,这次的聚饮,并不纯粹。

        他忽然有个想法,如果五莲叶小世界结束之后,他跟浑身教传回方丈岛,会怎样?

  https://www.dushuzhe.com/book/8259/6061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