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者小说网 > 剑徒之路 > 第433章 飞来艳福

第433章 飞来艳福

        深夜,李绩飘浮在辟邪山门上空,神识如水般的铺洒开去。

        这有些不道德,及侵犯他人的**,但辟邪军心初稳,一些牛鬼蛇神免不了会出来作怪,还有被捕获的那些他派修士,单靠辟邪剑派现有的力量很难照顾的过来,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巡视一番,过了这段时间,想来便不会这么辛苦了。

        青叶,严刚组织的巡查人手格外的用心,和前几日不同,现在的认真是真正发自心里的,眼看门派有擎天玉柱支撑,难关似乎也已过去,当然是表忠心秀表现的时候。

        一切正常。

        李绩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被擒来的那数十名修士身上,因受他严令,不得凌辱欺压降者,所以这些外派弟子都被安排在环境条件还算不错的海珠阁附近。

        海珠阁,不过是个普通的楼阁群,往东是女舍,往西则是大片男修的洞府;在修行界,大部分门派修士的洞府潜修之地其实并不分男女,是混杂而居,但也有少数门派谨遵男女古制,分群而设,辟邪剑派的那位老祖便是个守旧之人,故此辟邪剑派单另建有女舍区。

        海珠阁很安静,被捕的修士们很老实,大概是李绩白日的表现太过惊人,而且辣手杀人,浑不顾对方境界低微,这种不修来生之德的上修是不敢轻易得罪的,因为他们心意难测。

        两名金丹也被安置在海珠阁中,李绩亲自下的禁制,其实就是一股独属于李绩的剑气本源,旁人解不得;

        和其他修士相比,二个金丹还是有些特殊照顾的,他们各自拥有一个单独房间,黑羊道人在一楼尽头,血见则在三楼正中。

        他们二个才是李绩此次神识探查的主要目标,正当李绩准备移动身形离海珠阁更近些时,旁边一侧女舍中一道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当时便引起了李绩的注意。

        黑夜出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身形有意无意躲闪隐匿的行走方式。

        金丹修士的弱神识下,低阶弟子无法察觉,李绩只是关注,并未太放在心上,谁没点子**之事呢?偷偷出去练功,会友,见情人,再正常不过了。

        但接下来的事,却成功的挑起了他的兴趣,让他不觉惊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那是个女人,这本没什么,可她却进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房间,这也没什么,也许是讨论功法秘术呢?但当旎猗之声响起,精妙的小法阵都快挡不住满屋春色时,李绩终于明白了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这特娘地,奇葩无处不在啊!

        也许是宗门安稳渡过劫难,心情比较放松的原因,两个女人都比较放的开,这让六识无比敏锐的李绩十分的尴尬,他一方面自诩私德无亏,不愿意探查他人这等**,另一方面又十分无耻的给自己寻了个继续听下去的理由,万一这两个女人有什么不轨之意呢?

        一刻钟后,李绩终于停止了自己这种无聊的行为,人家两个姑娘就是私情而已,不牵其他。

        以李绩现在的六识之力,如果稍微再加强些神识之力,其实是可以透过屋舍法阵直击现场的,他到底也没这么干,不过是耳听之术一番倾听后就选择了放弃。

        “我从本质上,还是偏于正人君子的。”离开时李绩这样评价自己,但他确实又很好奇,这两个女人,是器械选手呢?还是磨镜高人呢?

        夜色深沉,在方壶岛,在辟邪山门,李绩就是个无敌的存在,悄悄接近了海珠阁,身形一闪,人已出现在一楼一间房内,整个法阵半点涟漪未起。

        黑羊道人心中一动,被人如此接近便是再迟钝的修士也不可能不察觉,但他忍功了得,没做出任何的异动,只是缓缓的睁开眼,眼前一个面相年轻普通的修士正静静的看着他。

        “黑羊待罪之身,囚下之徒,拜见孤烟子道兄!”

        李绩不动声色,一句话却几乎让黑羊道人惊得几乎跳起来,“田地多?辟邪的招待你可还满意?”

        黑羊道人,本名姓田,全名田地多;他是北域散修出身,家境豪阔,父亲是天岭一带有名的大地主,因有良田万顷,故给自家儿子起了个非常贴切的名字--地多!

        大鼓山是个杂烩门派,本身有些传承,但一多半高层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散修豪杰,说它是个门派,还不如说是个占山为王的海盗窝子更准确些。

        田地多,嗯,现在对外称作黑羊道人的他是怎么万里眺眺的从北域来到这千岛域当了海盗头子,此事除了他自己,外人已不可考,李绩知道他,和另一人有关,那人便是--寒江!

        寒江,李绩曾经的大师兄,冲击金丹失败后便远游他洲,不知所踪,但数十年来,他的师傅渡难从未有过一日停止过对自己小徒弟的寻找,其中唯一一次摸到点边的,就和这个黑羊道人有关。

        简单的说,寒江游历千岛域时,因为某些原因和他人有了争执,最终动手受伤,当时便多亏了这个黑羊道人的帮助,才能躲过对方的搜寻,并在大鼓山养好伤后才离去。

        黑羊道人帮助寒江,也许是因为同出北域,也许是敬仰轩辕,不管怎么说,轩辕欠他一份情;渡难很久之前在一次闲谈中和李绩说起过此事,故此才有海上一战李绩半途收手之举,否则凭他脾性,怎可能杀一半留一半?那血见道人也是因为黑羊之赐才白捡一条命,可惜不自知。

        “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黑羊道人压住内心的惊慌,在大鼓山,没人用真名,这和世上所有的强盗马贼一样,泄了底就意味着家人的安危受到了威胁,这是出来混的人竭力要避免的,家,永远是最后的港湾。

        李绩也不说话,定定的打量着这个来自北域的海盗头子,虽然已有几百岁了,但黑羊保养的还算不错,一副翩翩中年骗子的模样,五官端正很有些迷惑性,反正站出去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可能更象个久混衙门的官僚,而不是凶神恶煞的海盗。

        李绩不怀好意的笑着,“听说黑羊道友还未娶妻?那怎么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与道友一见如故,辟邪正好有两个好女子,貌美如花,不如就与了道友,你我两家成为亲家,也是一段佳话呢!”u

  https://www.dushuzhe.com/book/8259/6736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zhe.com。读书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zhe.com